台灣獨立媒體書院:走出壟斷,打造眾獨立媒體時代|Taiwan Independent News Academy Hits at Corporate Media

protest-375x279

圖:相片來自台灣獨立媒體學院

按: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並翻譯及轉載於Global Voices。

English: Taiwan Independent News Academy Hits at Corporate Media

(獨媒特約報導)過去幾年,台灣的媒體環境可謂跟香港一般,腥風血雨刀光劍影。在香港,港台一而再被整,免費商業電視台牌照遲遲未批使一台獨大;在台灣,黎智英因進入不了電視市場而被趕離場,染紅的資本以併購為手段,侵蝕台灣的媒體。

不過相對起來,台灣的民間社會和媒體自主運動,比香港的根底厚,在1987年戒嚴結束前,一直有黨外雜誌、地下電台廣播等,對抗國民黨的專制統治。反而近廿年,媒體在自由市場和財團靠邊下,各自成為藍綠兩營的喉舌而失去獨立性。

除了反專制的媒體運動傳統,台灣專業和民間媒體的工作者界線並沒有香港那麼分明,很多民間媒體的主事人均是前專業記者。故此,自公民記者開始成為新的社會實踐後,專業新聞界也會主動幫忙,發展這個獨立的媒體空間。譬如說2002年成立的台灣「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自2007年開始就與PeoPo公民新聞,設立公民新聞獎,推動公民導報。此外,每年的新聞界盛事「曾虛白新聞獎」和「卓越新聞獎」,均有獨立記者獲取獎項。2010年,獨立記者朱淑娟就連獲三個獎項。台灣記協更公開指出,因為台灣政商媒體生態墮落,獨立媒體工作者的發揮空間會更大。

由去年春天開始籌組並試行運作、今年三月十八日正式啟動「獨立媒體學院」,就是由一群獨立記者和新聞傳播學者創辦,希望能培訓更多的獨立媒體工作者。我們採訪了發起人之一、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副教授陳順孝,談學院成立的背景和目的。
圖:相片來自台灣獨立媒體學院

反媒體壟斷的憤怒
陳談到近年台灣民眾對商業媒體的不滿與憤怒:「我們看到越來越多傳統媒體如報紙、電視,近幾年因營收困難而炒作羶色腥新聞。有些媒體更公然出賣新聞,接受商業和政治置入性行銷,政府轉型成全國最大的廣告主,藉由廣告行銷委託案來收買新聞、影響輿論,而中共官方在台進行新聞置入性行銷,更增加了民眾的政治疑慮。此外,近年的旺旺中時集團併購中嘉案、壹傳媒併購案、公共電視新任董事會難產案,此讓人越來越擔心媒體壟斷。」

在黯淡的主流媒體生態下,學者、學生、傳統媒體記者和網路獨立記者形成了聯盟,推動新一波的媒體運動,一方面透過社會動員,反對媒體併購、倡議新聞室內部民主、維護新聞和言論多元化,另一方面透過推廣獨立新聞,營造一個多元的媒體生態。

創造媒體生態破壟斷
事實上,過去廿年,公民新聞在台發揮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陳順孝在這領域看到希望:「獨立媒體、公民記者在反國光石化運動等重大社會議題,所發揮的力量已超越大眾媒體。此外,獨立媒體工作者也不斷贏得重要新聞獎項,影響力和專業評價越來越高,社會上越來越多年輕人有志投入獨立新聞工作。學院的成立,就是為了培訓有志之士,形成分進合擊的獨立媒體生態圈,抗衡財團媒體的壟斷。」

大眾傳媒一向被稱為「第四權」,透過公正客觀平衡報導,監察政府與財團,為弱勢發聲,當主流媒體被政商壟斷,就無法承擔監察者的角色,相反,他們要被市民監察與批評,公民可借網絡工具打造自己的媒體,發揮「第五權」的功能。

然而公民獨立報導要頗大的投入,當中涉及技巧、非商業性的新組織模式、以及社群互相幫助、一起成長及累積經驗的空間。而「獨立媒體學院」的成立,不單要培訓獨立記者採訪的技巧,更是要創造組織與社群的空間。故此,學院一方面會提供課程,包括一些新聞線,如勞工、環境、司法、財經、農業等,內容強調該領域的政治操作,而不是抽空的採訪技巧。新聞線外,還有專題規劃的工作坊、師徒制和實習,使學員能進從實踐中學習。

學院還在籌備成立一個「獨立記者協會」,協助新的獨立媒體規劃營運,以壯大社群,希望未來能結合各個領域的獨立記者成立「自由通訊社」,打造一個以記者會中心的新聞生產和分發平台。

正如文首所說,台灣的媒體運動根底比起香港厚實,自1990代末,已經在反思政商關係對媒體運作的影響,而乘互聯網發展而興起的獨立媒體和公民新聞平台包括,於1999年成立的《苦勞網》,網站以「媒體運動,運動媒體」為口號,關注弱勢族群與勞工權益;於2000年成立的《環境資訊中心》、《PeoPo公民新聞》、《公共電視議題中心(PNN)》、針對新移民的《四方報》、揭露媒體與政治關係的《新頭殼新聞網》、以及去年成立的《上下游新聞市集》等。這些由不同群體成立和經營的平台,產生了互相壯大的協同效應,而「獨立媒體學院」則再進一步,打造更紥實的獨立媒體生態。

回看香港,過去幾年也有頗多由公民創立的媒體,但均以評論為主,以公民或獨立新聞為主打的遠較台灣薄弱,雖然也有一些意見領袖透過博客和面書監察媒體,也有如「草媒」的媒體﹣民間團體實習工作坊,力量卻非常零散,尚未能形成一股挑戰政商壟斷媒體生態的運動力量,言論和新聞自由的空間不斷萎縮,長期處於挨打狀態。

如何反守為攻,把分散的力量連結起來,是未來的一大挑戰,希望台灣「獨立媒體學院」的經驗,能為香港的媒體運動,帶來一些啟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