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在線】把吐槽做成一種運動:香港獨立媒體

dsc03944

按:2013年10月,獨媒出席互聯網治理論壇 (IGF 2013)時,接受荷蘭在線記者專訪。內容談及獨媒在香港的獨特位置,及它為社會帶來的影響。

原文出處 [簡體中文版] 2013-11-19  作者:Wei Liu

當媒體受到政治與商業壟斷,不再質疑,公信力就隨之下降。隨著各種博客平台的普及化,一股“草根媒體”、“公民記者”的風潮,大約從2004年開始也席捲全球。香港獨立媒體也在那一年誕生,以零審查的開放平台、財政與觀點完全獨立的姿態,如今已堅持了近十年。

網絡烏托邦
獨立媒體(香港)的倡議幹事方鈺鈞告訴荷蘭在線,香港獨立媒體為香港人提供一個“零審查”的網絡平台,網絡平台盡量開放。任何人都可以登記成為作者,上傳文章,他/她的文章在沒有審核的情況下,會自動發表在網站上。

“主流媒體有很多自身的限制,只有獨立媒體才不受財團、政府、和政黨的控制,可以寫自己想寫的事情。”方鈺鈞說,“而且主流媒​​體會關注大人物、大事件,可能一件小事,一件社區的新聞不會引起他們的興趣,但如果我們發現什麼社區的問題,我們就會去報導,去跟進,可能就會改變它的命運。”

獨立媒體的一個重要理念,是推動公民記者運動,而香港獨立媒體網也成了公民記者的一個聯邦。當這些具有社會性的吐槽被整合到一個平台上,他們的社會力量也就愈加凸顯。每次香港有重大的社會運動,遊行的人就把他們第一手的所見所聞寫出來,發表在獨立媒體網上。獨立媒體也會組織特約記者團前去採訪,其中有來自各行業的人士。每次社會運動發生,網站的瀏覽者量也隨之大升。

影響力最大的香港媒體
經過對WTO示威運動、天星和皇后碼頭保衛運動、以及廣深港高鐵修建所牽涉的保衛菜園村等事件的報導後,香港獨立媒體已經成為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媒體之一了。最近一次網站上有關爭取特首普選的佔領中環運動的討論,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很多媒體和Facebook的討論。

“因為我們網站的立場太鮮明了,所來的人都是有心人,或者都是活躍於社會運動的、有理想的人,不同於普通一般的讀者,所以一篇文章發表在我們網站上,如果和社運有關,與政府的變革有關,它所引起的影響力會很大。”

在香港免費電視的議題上,獨立媒體不僅把意見提交給政府,還鼓勵網民也去提交,最後7800份意見提交,比以前高了十幾倍。政府最後也來諮詢獨立媒體在版權條例修改上的意見。 “在香港,你不去喊話,不去爭取一些事情,你就不會得到。”方鈺鈞說。

政府也時常對獨立媒體的文章內容做出直接回應。 “政府有時會發電郵給我們說:’你們這個講得不對’。因為我們是一個平台,所有聲音都可以來,政府給我們的文件,我們也貼出來。”

改變主流媒體的視角
獨立媒體的影響力,不僅是社會運動者們的自我陶醉,他們的報導視角也在影響著主流媒體。據方鈺鈞介紹,不少主流媒體的記者都開始在香港獨立網站上找題目。

“當社會運動發生時,主流媒體一般是放大他們的暴力行為,說他們很激進,我們就會更加會去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方鈺鈞舉例說,2005年12月WTO在香港舉行時,有許多韓國農民前來示威。當時香港主流媒體報導的口徑,基本是警方已準備好應付韓國農民的暴力衝突。 “但我們會覺得,他們為什麼自己要買機票過來,特地來示威。他們背後一定有很強大的理念和原因,我們就和他們一起,訪問他們。慢慢地,我們可以轉變主流媒體地報導角度,主流媒體裡也漸漸多了韓國農民的聲音。當時警察對他們非常糟糕,不讓他們上廁所什麼的,我們一些記者和示威者一起,就親身體會到他們的遭遇。”

2009年,獨立媒體對菜園村事件的不斷報導,更是使保衛這個受中國高鐵建設而面臨拆遷的小村,成為當年香港的重大社會運動。起初,媒體和政府都報導說,村民不想走的原因是,他們要更多的財政賠償。但獨立媒體則把村民的故事娓娓道出,他們如何在那裡落地生根,其中一些人已經幾代住在那裡了,其中牽涉的事件很多。獨立媒體進行了一年多的跟踪報導,慢慢也轉移了主流媒體的報導視角,最後主流媒體也不能再說村民是為了錢,他們也開始講村民的故事,講政府規劃的過程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攻擊和挑戰
雖然香港尚未形成類似“五毛黨”的搗亂行為,但獨立媒體的報導風格,也使他們成為許多人的眼中釘。今年早些時候,獨立新聞網站遭到DDoS攻擊,攻擊的IP是從國內百度過來的,目前尚不知是直接過來的,還是被人利用。 “我們不知道是哪篇文章出問題,我們出問題的文章太多了。”方鈺鈞說。

這並不是香港獨立媒體首次遭到攻擊。 2012年8月,有四名歹徒闖進獨立媒體的辦公室,在數分鐘內,用鐵鎚砸毀多台電腦等辦公用品後逃離。獨立媒體主席朱凱迪當時向媒體表示,這是他們堅持獨立報導和一系列推動言論自由的活動而招致報復。

香港言論自由狀況下降
在過去兩年中,香港的新聞自由狀況持續下降。根據無國界記者發表的數據,2011年香港的新聞自由的急劇惡化,排名下滑20位,排名第54位。 2012年,香港再次下跌4位,排名58位。

方鈺鈞告訴荷蘭在線:“基本上很多香港的報紙都收聲了,都變得很’乖’了。主流媒體很多有中方資金,或者想進入中國市場,所以會自我審查······香港記者在大陸採訪被打,香港政府既沒有給予記者支持,也沒有發表聲明······香港政府的信息越來越不透明,梁振英等政府官員發表講話後,講完就走,不回答記者問題,主流媒體的記者也覺得,要拿政府的資料很難。香港還沒有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如果沒有的話,我們香港就沒有歷史。在97年之前,我們的文件還可以在英國找到,但是回歸以後我們的檔案就沒有了,這是很恐怖的。因為回歸以後,政府怎麼運作、如何做決定,如果他們不公開的話,我們都不知道。”

或許可以說參與獨立媒體的人比較理想主義,比較相信一些普世的價值,但就像他們在今年初的一篇文章所寫,這樣的人“為我們燃起星星火光,在荒謬的世界中溫暖我們的心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