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如何抗爭?網媒興起成出路?

1546144_661352213901820_1715364606_n

沙龍講者:(左起)主持方鈺鈞、嘉賓蒙兆達、梁國雄、孔雪怡和呂秉權。

近月,本地新聞及言論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專欄作家被抽稿、撤換總編輯、報章被中資背景的公司集體抽廣告……傳媒工作者採訪時受到的阻撓和暴力對待愈益頻繁,回到公司後又可能面對老闆的直接「打壓」,甚至「炒魷」滅聲。記者在日常工作中如何抗爭?獨立媒體於3月21日舉辦離線沙,邀來立法會議員、學者,記者、工會代表,期望開拓爭取新聞自由的可能性。下為沙龍文字整理。

協力:黃俊邦 整理:方鈺鈞

 傳媒自我審查事例

 

前記者、現職浸會大學新聞系客席高級講師呂秉權首先憶述昔日多次遭上司審查新聞的經歷。他提到,當年趙紫陽逝世到河南趙家採訪,每日有好多新聞。但公司除撤走一隊攝製隊外,更直接告訴他「唔洗跟」,「跟左都唔會出」,他感到好「屈辱」,同事指是受到中聯辦壓力。不過他仍堅持跑相關新聞,抱著不出街亦照做的心態。

六四廿週年時,有中聯辦人員約他「飲咖啡」,「說完一輪廢話」後,便說六四期間「領導」來了香港,覺得其服務的電視台太多六四消息,詢問是否可以減少報導,「又洗我腦」,說國家已經發展云云。他把事件匯報級上司,上司直言不用理會。

 

他曾參加由內地安排的採訪團,前後五次被禁止及警告不要向前湖南省委書記周強發問李旺陽的問題。正式會面時更打算把答問環節刪走,團長先以開場白「拉布」,由原本5分鐘延至15分鐘。周強發言30分鐘後,原本預定的1小時會面只剩下少量。團長打算立即致送紀念品,呂秉權當時大叫是否可以問「一個香港人關心的問題」,呂便問了李旺陽的問題。

 

他指有些情況尚可以反抗,但有些就不知如何處理。如04年七一大遊行的片段,拍回來的都是「倒董」聲音,最終「老細」換上其他街聲取代原本「倒董」的聲音。當時年輕也不懂得反抗,也覺得不過是「老細」一時失手,惟有與行家借酒消愁。

 1925203_661354483901593_1291747545_n

記者很少投訴工作受審查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孔雪怡說,記者很「勞工」,放勞工假而不是紅假。記協也不像是一個普通工會,很少記者來投訴,也不會要求福利,最多是問記協拿記者證到外國使用。她簡介記協故事,成立至今差不多50年。最初是由外國記者成立,為中文傳媒記者增取較佳待遇。工運上,當年曾跟進《成報》欠薪、或記者被無理解僱,會以《勞工條例》協助,但這些個案不多。目前記協似是壓力團體,做新聞自由年報。記協發出的記者證亦是政府及紀律部隊所承認,因此記協要求成為記協會員必須是全職。

 

孔提到當年做政治記者,04年時立法會選舉和同事討論梁國雄勝算好高,被「老細」說「有革命思想、要持平D」。她舉例子,有一位現任記者在落紙印刷前一刻,凌晨一時多時,「老細」要求他整篇報導「唔出得」,該記者只能在死線前「亂塞D字」落去。情況天天如是,他是聽話會改的記者,情緒仍然「崩潰」。

 

孔感覺,記者從前對「老細」好崇拜,如今則是要估「老細」是否會接受這樣的報導方式。孔提到種種審查,很難有確實証據,因為上司會以種種理由請你改稿。行家出來食飯,會呻工作辛苦,卻鮮有投訴新聞受審查的事。如今記者肯寫、肯講被審查的狀況,已經是有進步。

 

孔又提到碼頭罷工事件,記者「很浪漫」,在碼頭訓。《新聞透視》被抽起碼頭工人一集後,監製也已經離職。不少記者在事件期間也與「老細」嗌大交,壓力當然來自不希望看到碼頭工人罷工的財團,以及「老細」與財團的千絲萬緀的關係。壓力從來不只是來自中央,可以是來自財團、「老細」的朋友、「老細」的朋友的朋友。一些財經記者開始調查一些公司的財務資料時,已經收到律師信。所以很多財經新聞「都寫到好似通告咁」,「老細」又會巧妙地安排一些新記者去採訪一些很複雜的新聞,那麼便不會「出事」,「問到一些唔想問的問題」。

 

面對各種壓力,孔說記協也未想到方法。她又指記者的圈子很細,因此被打壓的記者也不願意出鏡,恐怕日後的工作會受到限制。如今通常是採取「頂得幾耐得幾耐」策略,深怕一離職,新的記者更容易聽話。

1503334_661384957231879_2100365068_n

兩種差異的「新聞自由」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提到,劉進圖被斬後的「反暴力」遊行,不少媒體老闆也有參與,但老闆與前線記者談的新聞自由,是兩種不同的新聞自由。商營媒體往往以商業邏輯包裝的政治打壓。讀者雖然是持份者,如自己是《明報》的長期讀者,如今社論開始轉變,但其實沒有太多選擇,只能「死死地去買」,讀者這個持份者也無甚影響力。

 

組織工會就是希望改變「唔係出錢就大曬」的想法,媒體也要有社會及道德考量。他提到香港沒有《不公平解僱法》,被解僱不需要解釋,但成立工會後則可以受到《勞工條例》保障。他歡迎明報在劉進圖一事後組織工會的決定。

 

走在工運前線,他深知傳媒一直自我審查,以往很多工運若涉及大財團,跟本難以出街。例如他曾經帶一眾小販到百佳抗議超級市場壟斷,當日亦有不少傳媒在場,最後只有NOW有報導。他覺得大家都不想得罪李嘉誠,除了他兒子。

 

傳媒要獨立不是中立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認為,參加工會的人也不會只看自己待遇薪酬,一定有社會意識。記者不純粹是一個工人,工作製成品翌日便能看到,「異化」不是太深。他舉例外國很多記者的年紀十分大,但香港則不少資深記者也轉任編輯,以至逐漸腐敗。

 

他批評《明報》將「李先知」放於第二板,與社論並列,但這寫手卻不具實名,內容亦不需證據。與《蘋果日報》「李八方」不同,它放得很後,大家一看知是「八卦野」。他又評論03年七一大遊行,各媒體作「滾動式報導」。市民遲了出發也可以在電視看到最新情況,令更多人參加,於是此後媒體不再做「滾動式報導」。

 

香港傳媒生態惡劣的問題,已經不再是「沒讀者買會死」的情況,「大公報、文匯報、商報會死咩?」大部分媒體都是母公司的周邊業務,抱著「唔蝕就可以」心態。內地除了有威權更有錢,傳媒老闆可以拿媒體作討好內地的工具,「以商養報」。

 

長毛提到,他提到有一年在政總留守,媒體沒有滾動報導,市民根本難以知道事件,記者區也設至老遠。他當時心想記者如何報導?於是去拉開記者區的鐵欄,沒有記者走出來,卻變成報導他「搞事」。近期他不停提到梁振英有間英屬處女島的公司,希望記者會跟進,可惜至今仍了了之。他直言不相信記者,形容今時今日記者生產的報導有兩個特質,一是不斷生產,二是官能刺激。

1601080_635822939788081_353194419_n

網絡媒體成為出路?

 

長毛坦言不再相信單靠記者能「頂住」,要靠民眾,善用新媒體反制。他說如今真的要搞其他媒體,網絡媒體的興起對所有人包括主流媒體的影響非常之大。用新媒體監察舊媒體,令舊媒體警醒。不要相信傳媒中立,獨立已足夠。

 

呂秉權說,內地不少記者也是「日頭耕公家田」,晚上做自己的故事及新聞。他分享,不少「老細」都著主管不要主動去找一些議題如「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 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的新聞,「去記者會就得」。又例如電台「烽煙」節目,會先接聽所有來電再選取一正一反一中間,其實不算反映民意。

 

孔雪怡回應,記者有時候會議題「疲勞」。「老細」會問為何不斷問「平反六四」的問題。很多故仔都會「無左」。她也認同要做新媒體,不過她認為新媒體不應只做評論,應從發掘故事,多做深入調查式報導。她說曾與社運朋友嗌交,不能每次都給你一定字數報導,可否做一些如碼頭罷工的充權行動。碼頭罷工使用其他媒介放大事件,亦有助主流記者爭取版面。

 

蒙兆達承認,泛民或社運人士過份依賴主流傳媒。職工盟前往政總及中聯辦的行動,惟一意義是記者報導。不過現在還好,多了新媒體的發布渠道,他自己亦會拍照上載至社交網站,爭取公眾留意。他分析碼頭罷工為何獲得廣泛報導,是因為組織到500人,主流媒體不夠忽視,雖然當中仍有好多審查如李卓人訪問被抽起,不要播出老闆的「大頭」。他建議佔中運動也是一樣,要靠組織動員。

 

題外話:中聯報滙報香港事務含水份

 

呂秉擁有多年追訪內地新聞經驗,和在場觀眾分析中聯辦在港運作情況。他指出,現時中聯辦在中午會收集香港所有報導,然後匯報上級,「基本上操控輿情」。例如描述香港人雖然感到不滿,但明顯與2003年有距離。中聯辦確是可以寫報告說泛民較弱,中間派力量較強。不過他傾向相信中聯辦的報告有「水份」,以證明「交到差」,或匯報功績「做到野」。亦會因著切身利益將某些問題嚴重化,如「港獨」議題,以向中央拿更多人物物力。據聞,中聯辦九龍塘的辦事處又擴充營業至觀塘,甚至不需按揭。他並提醒大家留意中紀委巡查中聯辦,暗示中聯辦的權力、人力及物力「好勁」。

 578579_660072204029821_1600755149_n

One thought on “新聞自由如何抗爭?網媒興起成出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