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工人:罷工認識社運 佔中不缺席| Follow-up coverage of Hong Kong port workers strike

XYZ_0

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翻譯及轉載至USI網站

 English: Follow-up coverage of Hong Kong port workers strike

简体中文: 码头工人:罢工认识社运 占中不缺席

(獨媒特約報導)一年過去,貨櫃碼頭再次平靜,工人繼續默默為生活奔波勞碌。不過,社運的種子早已在碼頭埋下,遍地開花。獨媒記者重返碼頭,找來一年前的被訪工友,回顧經歷罷工後,工作待遇及工人對社會運動意識的轉變。

徐沛能是前外判商「高寶」員工,入行十五年。「高寶」於工潮期間結業,徐加入另一外判商「成功」建立的子公司「美獅」繼續任職吊機手。去年碼頭工潮期間,獨媒曾為徐沛能與學聯支援學生辛辛進行對談訪問

加入工會保權益

徐沛能認為,碼頭工作環境和職安健在罷工後得到改善,勞工處加強巡查工作環境、公司會派人跟進機器問題、午飯時間增至一小時等對於工友的工作要求,公司亦會盡量滿足,並主動了解員工需求。

在罷工後,徐意識到工會的重要性,加入了其中一個工會組織:「未加入工會嗰陣,好多嘢都只係自己呻,加入工會後,好多嘢都可以透過工會轉達俾勞工處,而勞工處亦會透過工會了解工友訴求。」

IMG_1671a

積極關社 七一首上街

「台灣嗰個服貿協定,應該要逐條逐條審議嘛。」、「啲外傭離鄉別井來嚟幫你打工,我爸爸個工人成四年冇見過個仔。有啲工人係好古惑,但其實呢個都係一個循環……」去年碼頭工潮,是徐沛能首次參與社會運動。罷工過後,他與其他工友開始積極了解各種社會議題,討論不同政策。

特別關注外判工福利的他,認為政府應恢復集體談判權,才能保障工人利益:「海外啲工會有集體談判權,先有能力同資方傾,而家好多行業外判工人都冇話語權,根本冇得講價。」

佔中預埋我!

徐又稱,以往家人只會各自在看新聞,罷工後開始與太太和女兒討論時事, 與家人的關係亦變得更融洽和緊密。徐沛能又開始參與遊行示威,為民主和公義站出來:「想像唔到自己會去七一遊行,以前嘅自己一定唔會做呢啲嘢!如果第日要佔領中環,我一定會參加。」

記者:溫靖雯、吳卓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