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文字報道:陳澤滔--我是抗命者,也是公民記者——80後IT人記錄抗命實况

1414922833578_8E9A7E7DE26BCCCAA15DFA049374DAA5

文:麥馬高

他是一個八十後電腦工程師,喜歡打機、踢波和溝女,但2014年令他思想及生活上都有重大轉變。在搜尋器輸入511就會出現他的名字,他叫陳澤滔,是7月2日被捕的511名公民抗命者之一。

被捕當晚,陳澤滔詳細記錄了由被捕一刻、旅遊巴上、黃竹坑警校內至釋放一刻的現場經歷。文章內容幽默,感情真摯,把讀者帶到現場,令人能夠用更近的距離和更真的角度去了解這次公民抗命的起點。報道奪得了獨立媒體(香港) 「網絡公民大獎」最佳文字報道,該報道在當日一刊出後馬上在網上瘋傳,他坦言這是他意料之外。

當中報道節錄:

等畀人抬其實除咗叫口號之外,仲有一樣就係叫啲警察嘅number,「56447 唔好咁扭佢手腕, 佢痛呀」「15423 唔好扯呀」當然佢哋都唔多會理你嘅,而你事後亦都唔會記得呢啲 number。唯一例外嘅係警員3310,佢應該係比較多經驗啲, 抬人亦比較直接,我哋叫咗幾句「3310 唔好咁大力」佢就當然唔會理我哋啦。點知後面有人爆左句「nokia 唔好咁大力, nokia 3310 我話你呀」我見到白衫果個差佬當堂陰陰咀咁笑, 仲同隔離果個咬耳仔tim!之後 nokia 先生就無再出現過啦。3310 我記得你呀,唔好咁大力呀!!

記錄被捕實况 笑中有淚

而更意外的是,陳澤滔認為這一晚改變了他將來的路。為什麼七一當晚會「走」了出來?一切從六月說起,他不諱言自己本來請了兩星期假,好讓自己能安坐在家觀賞世界盃。不過,適逢當時立法會正在審議新界東北計劃的前期撥款,他表示眼見當時的議會暴力,尤其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粗暴通過議案,令他決心要為香港做點事。

陳澤滔強調,自己在6月13日的立法會門外時,還沒有「衝鐵馬」的準備。「我看着年齡比自己小的同學在行動,我實在為自己感到慚愧。他們都不怕被捕,我真的很無用,我的包袱其實少過他們,理應站得更前。」那一刻的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點都應該做些事,保護他們。」他一想到這裏,更是哭了出來,並不斷反問自己,為何那麼懦弱。

由兩年前的國民教育到去年的碼頭工潮、香港電視不獲發牌到今年的新界東北計劃,來到今天的佔領中環,香港走過一場又一場的社會運動。不過,有些人選擇繼續如常生活,確切的貫徹了舞照跳,馬照跑。有些人則從此不一樣,包括陳澤滔。

6月13日令陳內疚和悔恨,所以當學聯表明會在七一遊行後在遮打道預演佔中,他出發當日便下定決心,今次不要再當逃兵。不過有趣的是,他的提款卡在當天亦無獨有偶地壞了,所以他便特地喚女友去撳五百元給他,準備被捕後的保釋金:「我已經準備定被拉。」

2003年七一遊行,他還是中七生,沒有上街,只是在家中打機,亦對時事政治都沒有太大興趣,更遑論關心。升上大學時也沒有上莊,學生會的事更是充耳不聞。「自己其實一直都十分抽離,對社會運動沒有太大熱誠。」

陳自言性格獨立,讀大學時也是自己一個人住宿舍,更去過澳洲作一年的工作假期。不過,如果新界東北的議會暴力是他覺醒的原因,這或許只是近因。遠因是工作假期令他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一年間令他判若兩人。

赴澳工作假期 反思港人生活

他在四年前毅然放下電腦工程師的工作,跑到去澳洲,更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一年間做過農夫,整天摘士多啤梨,做過酒店服務員,洗過無數廁所。他樂在其中,在那一年間不斷反問自己:「為什麼在香港生活會那麼壓迫?香港工時長,假期也相對較少。」陳希望自己能夠在工作假期中尋回真正屬於自己的「位置」。

陳之前的工作負責撰寫電訊程式,「例如你去到澳門,便會接到一個表示歡迎之類的信息,有一段日子認為這根本沒有意義。」他想過回來後做記者,因為記者有一份報道真相的使命感,而且自己也喜歡寫字。他曾說:「回來後不要再做呢行啦,因為真係做得不太開心。」然而,世事總是未如人意,他假期回來後發現,寫程式始終是唯一技能。記者做不成,便唯有重回老本行,但他開始在社交網絡上抒發所見所聞。

陳澤滔一向有寫網誌的習慣,但大多作朋友之間的交流。「幾年前我爆肺入院,我都有記低自己的經歷及感受。」得獎的報道511分之一中更是如數家珍紀錄了該晚至翌日的多個畫面,如身邊同路人的呼叫、警察的輕描淡寫和一名來自深圳阿叔的由衷感受。「我希望能透過報道和記錄,從而分享自己的感受之餘,更希望能夠身體力行去告訴身邊周遭的人,社會運動甚至公民抗命不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陳澤滔愛看黃子華的棟篤笑,佔領期間有一晚離開了金鐘,便是趕赴了紅館。「香港關心時事的人比想像中多,就像今次,其實每日都有西裝友會來金鐘睇下到底發生緊咩事?」陳認為,要打動政治冷感的一群,便必須寫一些較容易入口的東西。「因為太多學術理論,他們未必想繼續看下去,希望寫點輕鬆的,可以有較強的感染力。加上鍾意黃子華,可能不知不覺間學了他的手法。」

三個月前被捕,今天再次走到街頭,並在干諾道中天橋紮營,為的是對自己的一份堅持。因為家人的工作關係,擔心他一旦留案底會影響升職及工作前途,所以不太贊成此舉。「我已經用盡晒今年所有有薪假,現在放無薪假。」假若公司一個電話召喚,還是會立刻回到工作崗位上幫手。陳又笑着說,女友都有上街及過夜,對他是一百巴仙的支持及體諒。「她明我做咩既,甚至同我講:你抗爭我就努力上班掙錢啦。」

但令他打從心裏高興的是,他成功感動了家人,家人今次更親身來到金鐘。陳澤滔表示,日常和朋友言談間很少談到時事,但會把自己的想法及見聞寫在社交網絡上。「同事大多是七十後,成日都會話做咩要搞咁多嘢?安安份份唔好咩?」陳希望能用文字及行動,告訴他們這社會不是只有金錢,而是有更多價值觀去追求;參與社會運動是希望能夠推動社會進步。

盼爭取警察及藍絲帶支持

他憶述七一當晚的情况,他既是參與者,也扮演了記錄者。「其實很累,但又不敢睡,事發後一次過寫下當日的見聞,是希望能告訴其他人自己經歷了什麼事。」陳澤滔的報道中提及了香港警察對待佔領人士的情况,他表示在黃竹坑警校看到的大部分警察都是善良及克制。然而,警民衝突及關係惡化成了近日的焦點,被警察拘捕過的他有這樣的看法:

「穿上制服,但不代表是特權階級嘛,有時候警察的文化是有錯,大家都應原諒,尤其同伴犯錯,更應體諒。」而近日有佔領人士對警員進行人身攻擊的謾罵,陳澤滔認為是無謂的。他強調,社會無論如何都需要警察維持法紀,「即使十個警察九個有做得不妥,甚至偏頗,但都應該要拉攏第十個。」他笑言自己是典型的和理非非:「因為無論是警察甚至藍絲帶,都應該用潛移默化的方式去令他們相信我們相信的。」

陳澤滔和七一當晚被捕所認識的朋友一起來到金鐘紮營,他們攜同了近日成為佔領區內的風頭人物——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紙牌人像前來。訪問期間的習總很受歡迎,不斷和其他佔領人士「合照」。陳澤滔透露在工作假期回港後,有想過到內地山區義教。他認為要改變一個地方,就要用知識及文字去改變,如播種般。「哈哈,現在的香港更需要播種。」他明言已有準備再次被捕,如果雙學及佔中發起自首行動,他亦會參與以履行公民抗命。「希望能夠陪伴學生去到最後一刻,除非當局重啟五部曲,否則不會因為其他原因而撤離。」

陳澤滔是德國球迷,德國隊沒有美斯,沒有洛賓,沒有尼馬,靠的是每位球員多走一步,憑團結的整體打法拿下了今屆世界盃。他今年見證了德國奪得世界盃,而香港的真普選呢?陳澤滔,甚至七百萬港人,在有生之年可以見證到嗎?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4年11月2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