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申訴專員公署:政府新聞處行政失當 拒網絡媒體採訪

13898190_667386060083960_650368441_o

致申訴專員公署:

政府新聞處行政失當 拒網絡媒體採訪

「獨立媒體(香港)」為一推動香港公民媒體發展的機構,伙伴機構「香港獨立媒體網」成立於2004年,為香港其中一個主要的網絡媒體。

今年的2月28日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的投票日,投票結束後當局在將軍澳調景嶺體育館安排了新聞中心,香港獨立媒體網派出四名記者到場,其中兩名記者持有香港記者協會發出的記者證,但全部被拒進入採訪區,政府新聞處人員指必須屬註冊媒體,方可獲安排進場。其他網絡媒體的記者亦一律不准進入採訪區。

本網其後聯同三間本地網絡媒體,包括《端傳媒》、《立場新聞》、《謎米香港》(本地另一英文網絡媒體《Hong Kong Free Press》其後加入聯署)在3月11日發表聯署聲明,要求立即開放網媒及公民記者採訪權,並以電郵約見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

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本地公共關係)庾志偉在4月1日以電郵回覆本網,拒絕安排會面,並稱政府新聞處一般會接納已註冊或發牌的大眾新聞機構採訪政府部門記者會及活動,但信中指基於整體情況,包括場地條件、保安要求、現場秩序等因素,並非所有註冊媒體均獲准採訪。信中又指,現時網絡媒體並無依法註冊的登記或發牌制度,業界對如何界定網絡媒體未有共識,難以在眾多網絡媒體及公民記者中作出區別。

本年8月2日,選管會舉行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候選人簡介會,本網記者再次被拒進場採訪,政府新聞處人員稱「暫時接受唔到網媒入去」。

本會認為,政府新聞處一刀切拒絕網絡媒體採訪政府部門活動兼拒絕會面,屬行政失當。

網絡媒體訴求經年

自2013年起,本網已多次嘗試採訪政府部門活動,但全部均遭拒絕(附表一)。本網亦曾在2013年2月1日,電郵政府新聞處要求加入該處新聞發布系統,但處方在2月8日回覆指「系統容量有限」,訂戶只限於「日報、電台、電視台、新聞通訊社和新聞期刊」使用,拒絕本網申請。

立法會在2014年1月22日的會議,立法會議員莫乃光亦曾就網絡媒體採訪權提出質詢,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曾列舉可獲安排採訪的媒體條件:

(i)註冊印刷報刊、期刊
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香港法例第268章),已經向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註冊的報刊、新聞期刊,以及關聯的網站。

(ii)電台
政府資助的電台廣播機構;及持有根據《電訊條例》發出的聲音廣播牌照的電台廣播機構。

(iii)電視台
政府資助的電視廣播機構;及持有根據《廣播條例》發出的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或本地收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或持有非本地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的商營電視廣播機構;以及持有根據《電訊條例》發出的固定電訊網絡服務牌照、有限制固定傳送者牌照、或綜合傳送者牌照的機構。

(iv)新聞通訊社
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已向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註冊的新聞通訊社,以及政府新聞處海外公共關係組編製的「駐港外地記者」名單上所列載的新聞通訊社、報章、雜誌及電視/電台廣播機構。

上述的條件將網絡媒體「一刀切」排除在外,然本地其實並無任何法例定義何謂新聞機構,政府新聞處的定義僅為其行政決定,該處應不時就定義進行檢討,與時並進。

傳媒業界代表之一、香港記者協會在今年2月29日亦曾發表聲明,極度不滿網絡媒體被拒進入新聞中心,認為屬歧視網絡媒體政策。

政府新聞處一直延誤檢討容許哪些媒體採訪,完全禁止網絡媒體採訪,屬行政失當。

網絡媒體屬市民接收信息的重要來源

根據政府新聞處網頁中,關於本地公共關係科新聞組的簡介,該組「負責發布政府政策、計劃、決定、活動、服務的信息,把這些信息傳送給報社、新聞機構、電台和電視台」,與時並進,不時檢視「報社、新聞機構、電台和電視台」的定義是政府新聞處的職責。

網絡目前已是市民普遍接收新聞資訊的重要渠道,本地多個網絡媒體的瀏覽量亦比不少傳統媒體為高。以香港獨立媒體網為例,在社交媒體facebook的讚好數量逾48萬。根據2015年1月由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陳電鋸、傅景華 撰寫的《佔領時代的facebook專頁版塊》一文,香港獨立媒體網facebook在885個專頁中中介度排名第一。而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李立峯曾在2013年4月一次調查中,發現有10.6%受訪者瀏覽香港獨立媒體網。

根據2016/17年度預算,政府新聞處去年度共舉行記者會及簡報會共1,760次,安排傳媒採訪的公眾活動則有5,930次。政府新聞處拒絕讓網絡媒體採訪,令逾半經常瀏覽網絡媒體的市民無法有效接收政府資訊。目前不少公營機構及法定機構,亦依賴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傳送採訪通知及新聞稿,政府新聞處的做法令網絡媒體也無法接收該些機構的新聞資訊(見附表二)。

立法會亦容許網絡媒體採訪

目前,立法會是容許網絡媒體進入立法會內採訪,根據《新聞界代表在立法會綜合大樓的採訪指引及安排》,網絡媒體可獲發臨時記者證,只要該記者持有由機構發出的記者證,並符合下列其中一項條件即可:

(a) 所屬新聞機構的商業登記證副本,以及可證明該機構 在商業樓宇內作業及其編輯部聘請至少一名全職職員的證據;

或 (b) 若申請人來自印刷媒體,證明其所屬機構出版的報章或雜誌中至少有一份或一期登載了至少一篇有 關立法會或 立法會議員的文章;

或 (c) 網上新聞媒體申請人的網址,並提供證據證明其新聞門戶網站曾採訪立法會新聞或訪問立法會議員。

立法會今年5月16日行政管理委員會上,更進一步決定下屆立法會將修改指引,不再以出版形式(印刷或網絡)區分媒體,符合條件的網絡媒體可獲發俗稱「長證」的傳媒代表採訪通行證。證件適用於整屆立法會,網絡媒體不再需要每次進入立法會均須申請臨時記者證。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曾鈺成會見傳媒時發言如下:

「在發出傳媒(代表)的採訪(通行)證方面,我們準備以後不去區分媒體的性質,不論是印刷傳媒、電子(傳媒),抑或網媒,只需是合法的註冊團體、主要從事新聞報道的業務,同時是要前來立法會綜合大樓採訪立法會的新聞,亦都(要)有原創的報道。即是有關立法會的新聞報道,不只是引述其他人的採訪,而是他們的確要來到採訪,是有原創的報道。」

立法會制度行之有效,亦準備進一步開放,政府新聞處卻一直拒絕檢討,明顯屬行政失當。

政府新聞處本身亦廣泛應用網絡

政府新聞處本身亦廣泛應用網絡發佈訊息,本地公共關係科下設數碼媒體組,簡介中稱其職責為「通過《政府新聞網》和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witter、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發放政府資訊。」

違反法律條文

政府新聞處歧視網絡媒體的做法,亦有違《香港人權法案》及《基本法》。

《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乃按照《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制定。負責審議公約的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2011年7月中,第102次會議中發表的《第34號一般性意見》對《公約》第十九條作出具體解釋。《意見》指出「新聞報道是廣泛行動者共有職能」,既包括「專業全職記者和評論員」,亦涵蓋「網誌作者(bloggers)及透過印刷、互聯網或其他媒介自助出版的人」(段44),促請政府「應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促進新媒體獨立,並確保市民可接觸新媒體」(段15)。《第34號一般性意見》第15款提醒:「締約國應考慮網路和行動電子資訊傳播系統等資訊和通信技術的發展能夠在多大程度顯著改變全球通信業務。現在,交流各種觀念和意見的全球網絡已不必依靠傳統大眾媒介。締約國應採取一切必要步驟,促進這些新媒體的獨立,並確保個人能夠接觸這些媒體。」

《基本法》第39條則規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

此外,《基本法》第27條亦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落後於其他先進地區

參考外國其他先進地區,除了英美兩國政府有方便公民記者採訪的措施外,鄰近地區如台灣,公民記者的採訪權也獲得保障。2011年7月29日台灣司法院大法官就一宗公民記者採訪受阻的案件發布司法院大法官689號釋憲文,當中指出:「又新聞自由所保障之新聞採訪自由,並非僅保障隸屬於新聞機構之新聞記者之採訪行為,亦保障一般人為提供具新聞價值之資訊於眾,或為促進公共事務討論以監督政府,而從事之新聞採訪行為。」可見公民記者的角色乃受國際認可。台灣立法院在今年2月,亦召開「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座談會」,擬修訂指引,開放所有類型的記者進入立法院採訪。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在《是時候檢討網媒採訪權了》一文中提到,英國歷史悠久的《獨立報》已於今年3月底告別印刷版,全面轉型為網媒。美國的網絡媒體《赫芬頓郵報》在2005年在美國創刊後,已發展至有逾10個國家版本。

本課題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受公眾廣泛關注,本會促請申訴專員就政府新聞處進行調查,並適時向公眾公佈。

獨立媒體(香港)
香港獨立媒體網
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