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聯署:致 Facebook「實名制」的公開信

這是一封由「無名的聯盟(the Nameless Coalition)」及國際各非政府組織(包括全球之聲, Global Voices)撰寫及聯署的公開信,他們的立場代表曾因Facebook「實名制 (“authentic identity”)」而遭受傷害的人。

獨立媒體(香港)參與聯署,我們特別對「實名制」對網絡及言論自由的負面影響深表憂慮。在去年佔領運動期間,不少 Facebook用戶突然被停戶,並以違反「姓名規定」為由,要用戶改用「真實生活中使用的名稱」才可重新開戶。在Facebook稱這政策可「有助我們保障社群安全」的同時,本聯署的促成足證其對全球不少社群,如少數性向(LGBT)社群、小數族裔社群等造成深切傷害。Facebook作為社交媒體,坐擁14億的用戶,達全球人口接近四分一。「實名制」的影響,早已超越「社交」的範疇,更是一種文化及社會的影響。在不少東南亞高壓統治的國家,「實名制」更令人擔憂將成政治監控的工具。

我們懇切呼籲社會各關注網絡及言論自由的人士,一同聯署,要求Facebook改革「實名制」。聯署譯本如下:

致 Facebook

我們致函的目的,是促請 Facebook 改革其「實名制」政策。我們認為,Facebook是時候為所有用戶及視 Facebook作重要發佈及網上表達與交流平台的人,提供更平等的待遇及保障。
 

我們是一群關注婦女權益、本地及小數族裔社群、LGBT性向社群、及一眾認為 Facebook「實名制」政策具有文化偏見與技術性缺憾的團體與聯盟。我們的立場代表:

一、法定登記名稱不符合其性別身份的跨性別與變性者

二、為保護自己免受身體暴力、高壓政權的法律威脅而匿名與修改實名者,或因對性別、性向、宗教信仰及政治活動而被騷擾者

三、因攻擊者濫用Facebook「假名舉報」舉報選項而被噤聲者

四、其合法名稱不符合由Facebook任意訂立的「實名標準」者

儘管 Facebook 承諾改革這些政策,但卻仍舊維持一個忽視非西方用戶處境的制度,使用戶身陷險地、無視他們的身份、剝奪其言論自由。

 濫用舉報使弱勢社群用戶噤聲

根據 Facebook現行的政策,用戶須以其在「現實生活(real life)」的名稱開設帳戶。其時,Facebook並不會要求用戶提供身份證明。

任何用戶,只要聲稱其他用戶違犯這項政策,便可輕易地舉報。舉報者並沒有責任為其舉報提供證據。用戶可無上限、無限期地舉報,這等同默許針對特定目標、無休止的舉報,使政策在執行出出現不公平,並為一些希望傷害上述社群的人士,提供既危險又有效的工具。一個被濫用的舉報,足以使用戶永遠地噤聲。

根據全球少數性向(LGBT)社群的Facebook用戶的報告,在南亞、東南亞及中東均出現一些組織,它們(有時甚至透過Facebook發起)集體行動,以「濫用舉報」功能,使性少眾噤聲。

身份證明無法反映「現實生活的名稱」

面對「濫用舉報」這情況(撇開舉報的性質),用戶如希望保留其帳戶,必須提供身份證明。Facebook明確指出,個人檔案名稱不一定與其合法名稱相符,更反覆地強調無須提供政府簽發的身份證。然而,Facebook在審核「濫用舉報」過程所要求提供的ID種類(無論是政府還是私人簽發),不一定記有該名人士的暱稱或其在「現實生活」的名稱——特別是跨性別者及其他為保護自己而匿名登記者。而來自私人機構的身份證明,大多可追溯回該人士的合法身份和政府簽發的身份證號碼。

這身份驗證過程對因安全或私隱理由使用法定名稱以外的名稱者帶來真實的危險。在某些個案裡,Facebook以用戶名合付政府簽發身份證的政策,恢復其帳號,使用戶身份曝露於曾對其施暴的前伴侶、政治性攻擊,及真實世界的暴力。

用戶投訴無門

多年來,Facebook已熟知其上訴服務的缺憾,卻未有改善。一些未能提供Facebook接受的身份證明類別的個人,再沒有其他方法上訴。身份證明文件必須在十天內提交予Facebook,這對不能每天上網者十分不利,他們大部份也居於非西方及發展中國家。如不能在限期內提交ID者,其帳戶就會被封鎖,令他們不能與其他用戶溝通,也不能下載其帳戶的資料數據。沒有上訴渠道提供給這被踢走的用戶去重新登陸帳戶。

ID程序:危害用戶資料

Facebook表示會保障用戶提供的身份證明,卻沒有說明會如何保管其資料。鑑於用戶大多使用沒有加密的電郵提交身份證明文件,對那些參與政治活動而被監聽的用戶尤其不利。

法律爭議

按照國際人權標準,任何公司均要尊重人權,有責任彌補因其生意而帶來的問題。此等歧視性的排斥用戶政策,也違犯了歐洲聯盟相關法例和及美國民權法律的精神。如Facebook維持其政策與實行方針,置婦女、女孩、LGBT等社群於危險的境地,將打擊公司聲譽。如公司希望妥善對待現有及未來的用戶,特別是那些身處較不發達國家的用戶,他們必須盡努力配合用戶的要求。

我們的建議

作為聯盟,我們要求 Facebook落實其承諾,保障所有用戶的尊嚴、安全及表達自由。為此,就其政策及程序,我們建議作出如下改動:

一、承諾在合適的情況下,容許匿名及非法定名稱。公司可透過諮詢公民社會及研究當地法律,發現當使用真名或日常稱謂會對個人構成危險時,彈性處理。

二、要求舉報者在舉報時提供證據。這些證據可以書寫、選項或文件的形式呈上。

三、增設用戶在不須提供政府簽發的身份證下,可以確認身份的程序。方法可以書寫、選項、文件、其他使用該匿稱的平台連結。

四、為用戶提供提交個人身份資料的技術性指引,說明個人資料的具體使用及存放細節。提升用戶使用已加密電郵提交個人身份資料的能力,使他們的私穩在傳送過程有所保障。

五、為被封鎖帳戶者提供堅實的上訴程序,讓他們有渠道提出覆檢、提交不同種類的證據或與Facebook員工見面,特別當個案涉及安全問題。

我們期望能與Facebook一起,就其實名政策建立能發展具體及有意義的改變,以保障所有 Facebook 用戶均能享有言論自由。我們要求Facebook在10月31日前作回應。我們所代表的社群深深感受到這政策對人造成的傷害,我們會一直作倡議,直至有根本性的改變出現。

聯署(不斷更新):

  1. 獨立媒體(香港)
  2. G點電視 
  3. 鍵盤戰線
  4. 女同學社
  5. 跨性別資源中心(TGR)
  6. 彩虹行動
  7. 跨性別權益會
  8. 香港彩虹
  9. 新婦女協進會

英文原文:https://advox.globalvoices.org/2015/10/05/open-letter-facebook-must-change-its-broken-real-name-policy/

香港聯署facebook event:https://goo.gl/JXpX6D
個人聯署網址:
https://goo.gl/JXpX6D

促私隱專員擱置引入「被遺忘權」

dsc0693511月28日,獨立媒體(香港)聯同鍵盤戰線代表趁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任宏出席香港大學「大中華私隱座談會」期間,向他提求聯署信,要求「擱置在香港引入被遺忘權」。蔣回應他並沒有提出要「立法」,只是認為執行歐盟法庭裁決的搜尋公司乃跨國企業,理應把措施在全球實施。

我們認為,「被遺忘權」有爭議,質疑實施措施做法危險,窒礙資訊自由,同時容易被利用成為當權者消音滅聲的工具。蔣任宏回應時表示有留意網上聯署,正「考慮是否作出回應」,但重申自己從無使用「立法」字眼,只是跨國網絡公司如谷歌理應把相關政策在全球實施,而不單是歐盟地區。我們會繼續留意,密初跟進這影響深遠的政策發展。

聯署團體包括獨立媒體(香港)、USP 社會聯合媒體、鍵盤戰線、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和香港公民自由聯盟,網上個人聯署仍然進行。

擱置引入「被遺忘權」!

rtbf

按: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任宏接受報刊訪問、又在其官方網誌撰文,表示希望游說各國政府引入「被遺忘權」(Right to be forgotten)--一項極度爭議的互聯網政策,即個人若認為和他有關的資訊是「不相干、不足夠或不再相干或超乎適度」(inadequate, irrelevant, no longer relevant or excessive),便可以向互聯網搜查引擎公司申請移除該超連結,直接打擊及限制資訊自由。

獨立媒體(香港) 正組織個人及團體聯署,反對私隱專員蔣任宏在香港引入「被遺忘權」的互聯網政策。加入聯署

聯署信全文:

個人私隱專員蔣任宏先生:

你好,本會一直關心網絡自由及資訊自由。從南華早報(16.6.2014)專員網誌(14.6.2014)得悉閣下十分認同正在歐洲執行的「被遺忘權」判決,貴為亞太區私隱機構科技小組召集人,專員曾表示希望把將相關措施引入至亞太地區,我們對此感到憂慮,並認為做法相當危險。

「被遺忘權」即個人有權申請,删除不準確、過時、無關或多餘的個人資料連結。觀乎歐洲的經驗,經營搜尋引擎的互聯網公司在短時間內已經收到驚人的申請移除連結個案。單就 Google 的統計,截至2014年11月5 日,已收到162,338宗申請,涉及541,754個網頁。部分新聞網站如英國的《衞報》、《獨立報》及《BBC》的報導連結均遭刪除,提出删除連結者包括政治人物及公眾人物。事態發展至即使與公眾利益有關的連結,因私人企業難以處理大量個案,最後為求快捷了事,只能在未核實申請個案是否有理據前,機械式移除連結,結果是窒礙了資訊流通。

歐洲大部分國家都享有民主政制,媒體和網絡享有充份自由,不論政府部門資料及公職人員的履歷,均開放透明。反觀香港,現時不單沒有《檔案法》、《資訊自由法》,以便利市民索取政府文件,監察官方施政,本地的新聞自由近年更遭受史無前例的打壓,毆打採訪記者個案在「雨傘運動」中更是屢見不鮮。

遑論其他亞洲國家如中國、越南、柬埔寨,獨裁政權統治下人民沒有媒體、網絡及言論自由。若蔣先生把此政策引入香港和亞洲地區,相信對這些地區帶來嚴重後果,為當權者加添消音滅聲的工具,為虎作倀。

其他亞洲國家如中國、越南、柬埔寨等,更缺乏媒體、網絡及言論自由,若蔣先生把此政策引入香港和其他亞太地區,相關的措施很可能會被濫用,使人民不能談論政商勾結、揭露貪腐,政策變成了有權有勢者消音滅聲的工具。

現時香港已有一系列的法例平衡個人權利與互聯網資訊自由可能出現的矛盾,使個人免受騷擾,如《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誹謗條例》、《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電腦罪行條例》等,法庭能頒令移除非法的個人資訊,權力比「被遺忘權」政策所包含的大得多,根本無需引入「被遺忘權」。

而且在執行上,這個空泛的權利,是由私人企業在毫無公眾監管下進行,等於把「執法」的公權力硬塞給企業,名不正亦言不順。

不論在「被遺忘權」原則、亞太地區各地的處境和如何落實等層面,「被遺忘權」對香港的新聞資訊自由、市民的知情權、公權力的運用等,將帶來極壞的影響。本會必定反對「被遺忘權」引入香港,並會與其他亞太地區關注網絡自由的團體串聯,密切留意和跟進事態發展。

茲事體大,我們敦促私隱專員擱置在香港引入「被遺忘權」的計劃,並切勿在亞太私隱組織論壇其間游說其他政府引入相關政策。

聯署團體(名單仍在更新):
獨立媒體(香港)
USP 社會聯合媒體
鍵盤戰線
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Hong Kong Civil Liberties Union

要求警方執法,不容暴徒毁香港新聞自由--獨立媒體(香港)就壹傳媒大樓被堵塞事件聲明

反佔中團體今晨(10月13日)堵塞壹傳媒大樓,令所有車輛無法進出,企圖阻止今日出版的《蘋果日報》運出巿面。獨立媒體(香港)認為有關人士行為踐踏新聞自由,阻礙巿民接收資訊權利,本會對此等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促請警方維護言論及出版自由,確保壹傳媒能順利運送印刷品。

昨晚約十一時,近百反佔中人士在將軍澳壹傳媒大樓設起帳篷,封鎖《蘋果》大樓兩個出入口,企圖阻止該報發行。期間更拉扯記者衣物和證件、令正在採訪的記者受傷。《蘋果》一度動用吊臂車將報紙運出閘外,亦同被示威者所阻,令首批《蘋果》運送出廠時間延遲最少四小時。

事實上,反佔中人士示威者已經連續堵塞兩日壹傳媒大樓,有示威者更揚言若《蘋果》能正常銷售便會將行動升級。反佔中人士佔領行為目標只是惡意針對壹傳媒集團,意圖透過阻礙報章出版癱瘓新聞機構運作,並非意義崇高的公民抗命。佔領行為侵害資訊自由流通,打壓新聞機構,行為卑劣,本會予以譴責。

針對壹傳媒的運作的行為在過去一年愈見頻密。上年6月,近千份蘋果日報在街頭被縱火燒毀;今年622公投期間,壹傳媒網站遭史無前例「國家級」黑客攻擊,令網站完全癱瘓; 8月,壹傳媒公司電郵系統被黑客入侵,令大量電郵外洩。今日中午開始蘋果網站又再遭受到攻擊,完全無法登入,對於巿民即時接觸新聞資訊構成莫大障礙。

公民社會存在多元聲音,但對任何報導及言論不滿,應有理有據作出反駁,理性討論,絕對不可妨礙媒體運作,摧毀香港得來不易的新聞及出版自由環境。尤其香港正處於歷史關鍵時刻,時局每一刻都在變化,巿民自由接收資訊的權利更須捍衛。本會再次促請警方公正執法,維護香港言論及出版自由這一核心價值。

7000人撐電視發牌無上限

10330447_504282349716617_6792131982574218315_n

獨立媒體(香港)於本月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免費電視發牌無上限」。諮詢期於7月17日結束,約7000名市民透過聯署表達本地電視廣播制度的不滿,並支持香港電視網絡申請牌照。

我們呼籲通訊事務管理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特首及行政會議成員聽取民意,盡快向香港電視網絡發出免費電視牌照,並且向公眾重申免費電視發牌無上限的立場,真正開放本地電視工業及文化市場。

我們一直關注本地媒體政策,多次撰寫意見書,要求改革已經過時及毫不透明的廣播政策。我們認為,只要任何申請者符合基本技術門檻,已經可獲批免費電視牌照,營造真正多元的媒體空間。今後我們會繼續倡議進步的廣播政策,請大家繼續支持!

 

媒體報導:

《明報》:4300網民函通訊局撐港視(18.7.2014)

 

一人一信:要求免費電視發牌無上限

inmedia_tv-01

獨立媒體(香港)正進行一人一信行動,藉通訊事務管理局就「香港電視網絡」申請免費牌照進行諮詢期間,要求局方落實「免費電視發牌無上限」的政策。本會呼籲市民踴躍發表意見,除了反對或支持該機構的牌照申請,還可以反對電視牌照設上限。(意見書可電郵至通訊局:consultation-hktv@ofca.gov.hk,諮詢截止日期為7月17日。)

聯署請按此進入

聯署信將自動寄往:

梁振英先生,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通訊事務管理局
行政會議成員(經行政會議秘書處轉交)蘇錦樑先生,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
蘇錦樑先生,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

一人一信內容如下:

作為香港市民,本人關注本地媒體政策及言論自由之發展。縱然近年愈來愈多市民透過互聯網吸收資訊,但免費電視廣播仍然是最普及和甚具影響力的媒體,它不單是商業活動,更是社會公器,塑造一地居民的思想和意識形態。故此,本人認為廣播政策應是透明、開放和進步,既能促使行業競爭,亦能展現社會多元文化的聲音,讓資訊得以自由流通及傳播。

很可惜,通訊事務管理局(通訊局)作為執掌本地通訊事務的政府部門,未有以開放積極的態度引入新經營者,導致本地免費電視服務數十年來被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壟斷。直至2009年才計劃新增免費電視台,兩個最新獲政府原則性同意發牌的免費電視台(有線寬頻的奇妙電視和電訊盈科的香港電視娛樂)拖至2013年10月才完成審批程序。正因通訊局多年來因循苟且,發牌制度不透明,《廣播條例》亦未能追上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直接剥奪香港市民選擇權。而且無法維護本地的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和資訊自由,浪費珍貴的頻譜資源。故此,本人認為,通訊局、通訊與廣播條例及發牌程序,必須考慮下列方向及原則:

 (一)打破媒體壟斷

現時,本地免費電視經營者有一台獨大的無綫電視、無心戀戰的亞洲電視,以及最近獲發經營牌照的奇妙電視和香港電視娛樂。然而,無綫及亞視均獨佔本地電視市場數十載,而兩個新經營者和兩個既有收費電視台--有線電視和NOW TV關係密切。結果,引入的所謂「新」經營者其實不新,媒體壟斷對追求資訊自由的社會並不理想。本人反對政府訂立免費電視牌照數目上限。本人認為,任何申請者只要符合基本技術條件,即可獲發牌照。審批過程亦應透明公正,並確立所需行政程序時間。

(二)保障資訊自由

市民對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表現不滿,更諷刺兩台新聞及時事節目儼如官方喉舌。歸根究底,就是本地免費電視台太少,當權者較容易插手干預。只有開放的媒體政策,不停引入新經營者參與廣播行業,才能避免一台獨大或媒體壟斷,變相提高政商界操控所有媒體的難度,保障資訊自由。

(三)促進多元聲音

眾多經營者為了增取觀眾支持,提高市場佔有率,定必改善節目質素,製作更多元化的電視節目。總體節目廣播時段將隨著新經營者加入而大幅增加,小眾題材或實驗性節目的播放機會會相應提高,促進多元聲音和不同文化的交流。

(四)推動電視創意工業發展

引入更多電視台營運者,自然增加行內就業機會,改善從業員待遇,帶動本地創意工業發展。

結論:

鑑於科技進步,本人強烈反對免費電視牌照設上限,要求當局正式實施「發牌無上限」的政策。本人深信,只有徹底開放廣播市場,引進不同類型的發牌制度(如社區電視台牌照),才能真正建立民主和多元化的社會。至於本地市場能容納多少家電視台,它們能否在市場中生存,不應是局方考慮範圍。觀乎政府2009年的發牌程序,已被坊間恨批為「一拖再拖」、「黑箱作業」和「程序不公義」。鑑於上述原因,本人懇請通訊局勿重蹈覆轍,一錯再錯,盡快向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成員建議,批出香港電視網絡的免費電視牌照,並發表公開聲明,確立「發牌無上限」的原則。

 

圖片設計:田雀工房

要求免費電視發牌無上限

open TV licenses

 

(圖片改自:Flash.pro)

要求免費電視發牌無上限--獨立媒體(香港)就申請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的公眾諮詢的意見書

獨立媒體(香港)(下稱「本會」)一向關注本地媒體政策及言論自由之發展。縱然近年愈來愈多市民透過互聯網吸收資訊,但免費電視廣播仍然是最普及和甚具影響力的媒體,它不單是商業活動,更是社會公器,塑造一地居民的思想和意識形態。故此,本會認為廣播政策應是透明、開放和進步,既能促使行業競爭,亦能展現社會多元文化的聲音,讓資訊得以自由流通及傳播。

很可惜,通訊事務管理局(通訊局)作為執掌本地通訊事務的政府部門,未有以開放積極的態度引入新經營者,導致本地免費電視服務數十年來被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壟斷。直至2009年才計劃新增免費電視台,兩個最新獲政府原則性同意發牌的免費電視台(有線寬頻的奇妙電視和電訊盈科的香港電視娛樂)拖至2013年10月才完成審批程序。正因通訊局多年來因循苟且,發牌制度不透明,《廣播條例》亦未能追上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直接剥奪香港市民選擇權。而且無法維護本地的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和資訊自由,浪費珍貴的頻譜資源。故此,本會認為,通訊局、通訊與廣播條例及發牌程序,必須考慮下列方向及原則:

(一)打破媒體壟斷
現時,本地免費電視經營者有一台獨大的無綫電視、無心戀戰的亞洲電視,以及最近獲發經營牌照的奇妙電視和香港電視娛樂。然而,無綫及亞視均獨佔本地電視市場數十載,而兩個新經營者和兩個既有收費電視台--有線電視和NOW TV關係密切。結果,引入的所謂「新」經營者其實不新,媒體壟斷對追求資訊自由的社會並不理想。本會反對政府訂立免費電視牌照數目上限。我們認為,任何申請者只要符合基本技術條件,即可獲發牌照。審批過程亦應透明公正,並確立所需行政程序時間。

(二)保障資訊自由
市民對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表現不滿,更諷刺兩台新聞及時事節目儼如官方喉舌。歸根究底,就是本地免費電視台太少,當權者較容易插手干預。只有開放的媒體政策,不停引入新經營者參與廣播行業,才能避免一台獨大或媒體壟斷,變相提高政商界操控所有媒體的難度,保障資訊自由。

(三)促進多元聲音
眾多經營者為了增取觀眾支持,提高市場佔有率,定必改善節目質素,製作更多元化的電視節目。總體節目廣播時段將隨著新經營者加入而大幅增加,小眾題材或實驗性節目的播放機會會相應提高,促進多元聲音和不同文化的交流。

(四)推動電視創意工業發展
引入更多電視台營運者,自然增加行內就業機會,改善從業員待遇,帶動本地創意工業發展。

結論:

鑑於科技進步,本會強烈反對免費電視牌照設上限,要求當局正式實施「發牌無上限」的政策。本會深信,只有徹底開放廣播市場,引進不同類型的發牌制度(如社區電視台牌照),才能真正建立民主和多元化的社會。至於本地市場能容納多少家電視台,它們能否在市場中生存,不應是局方考慮範圍。觀乎政府2009年的發牌程序,已被坊間恨批為「一拖再拖」、「黑箱作業」和「程序不公義」。鑑於上述原因,本會懇請通訊局勿重蹈覆轍,一錯再錯,盡快向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成員建議,批出香港電視網絡的免費電視牌照,並發表公開聲明,確立「發牌無上限」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