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人聯署反對亞視續牌

一人一信

獨立媒體(香港)於本年四月一日至三日發起一人一信聯署行動,要求「反對亞視續牌 收回無綫部分頻譜」。短短三日,聯署已獲11,367名市民支持,連同三月中旬的網上民意調查結果,足見社會對無綫電視、亞洲電視及本地廣播政策的極為不滿。

我們強烈要求通訊事務管理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行政長官梁振英、亞洲電視和無綫電視聆聽民意,大刀濶斧改革廣播制度,讓本地電視創意工業得以蓬勃發展。本會的相關意見書,可參閱此

 

媒體引述:

壹週Plus:網媒發起一人一信 反對亞視續牌 (1.4.2014)

主場新聞:獨媒發起一人一信反亞視續牌 逾1,600人響應 (2.4.2014)

蘋果日報:一人一信反ATV續牌 3,000人響應 (3.4.2014)

商業電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3.4.2014)

蘋果日報:開P邀友填問卷 魏秋樺稱公正  ATV自製85%支持率 (4.4.2014)

AM730:近萬人聯署反對亞視續牌 (4.4.2014)

明報:兩台續牌民間各出招 通訊局收3700意見書 (4.4.2014)

商業電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4.4.2014)

星島日報:電視續牌 收逾三千七意見書 (4.4.2014)

商報:亞洲會指民意撐亞視續牌 (4.4.2014)

東方日報:兩台續牌 收逾3700份意見書 (4.4.2014)

媒體引述:獨媒發表「免費電視節目質素及續牌意見(2014)」|Media coverage

獨立媒體(香港)昨日公布「免費電視節目質素及續牌意見(2014)」結果,下為引述傳媒:

蘋果日報:96%人贊成收回TVB、ATV部份頻譜

主場新聞:3萬人參與獨媒調查 94%撐收回亞視牌照

壹週Plus:網上調查 九成人反對亞視續牌

 

Hong Kong In-Media released the result of an online survey about “the Renewal of the Domestic Free Television Programme Service Licences of ATV and TVB (2014)". The survey was conducted between 13-22 March 2014 and received  nearly  30,000 votes.

Three local media reported the result (in Chinese only)

Apply Daily: 96% agreed partly withdrawal of the TV spectrum of ATV and TVB

Housenews: 30,000 participated in Hong Kong In-Media survey, 94% voted for withdrawal of free TV licence of ATV

Next magazine plus: Online survey found out 90% opposed the renewal of the ATV free TV licence

出席NOW【時事全方位】討論《資訊自由法》

NOW-資訊自由法

 

圖:(左起)香港檔案學會會長朱福強、記協新聞自由小組成員麥燕庭、主持王慧麟、主持彭晴、獨立媒體倡議幹事方鈺鈞和港大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傅景華。

獨立媒體於2014年3月24日出席NOW《時事全方位》節目,與一眾嘉賓討論《資訊自由法》。各人都認為訂立《資訊自由法》,刻不容緩,但政府只用法律改革委員會正進行相關研究作「拖字訣」。《公開資料守則》自1995年開始實施,政策明顯失敗,而計算拒絕個案的數字遠低於實際個案,因為官員只計算用特定表格索取資料的申請。《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更是唇齒相依,缺一不可。

重溫節目:

資訊自由法(一)(二)(三)(四)

 

本會就相關議題的立場:

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

公開檔案,讓公民監察政府!--獨立媒體(香港)及《香港獨立媒體網》就立法會公開資料政策的意見書

延伸閱讀:

檔案法資訊自由法公開資料守則

 

獨立媒體出席免費電視續牌諮詢會

免費電視公聽會

(有線新聞截圖)

無綫電視及亞洲電視的免費電視牌照將於明年底到期。通訊事務局管理局正就兩台續牌諮詢公眾意見,包括舉行三場公聽會。

獨立媒體出席了第三場(10-3-2014) 於沙田大會堂進行的公聽會,並獲得發言機會。當晚我們引述2009年免費電視中期檢討報告,發現不滿意兩台的節目質素的受訪者只有不足7%,和現時民意似乎差距甚遠。

通訊局於去年亦就免費電視質素進行公眾諮詢,結果亦沒有顯示滿意和不滿意兩台表現的百分比,只籠統列出公眾意見。我們認為,若通訊局報告沒有量化滿意和不滿意兩台節目的意見,根本未能準確反映普羅大眾的真實意見。故要求局方需要改善諮詢機制,把程序透明化,公開抽樣意見調查的問卷問題,讓公眾監察。

此外,過去十年兩台曾多次收到公眾投訴,通訊局亦發出不同程度的警告和勸喻,甚至罰款。只是罰款數萬元甚至100萬元,相對於營運資金逾億的兩間電視台,根本缺乏阻嚇力。事實亦証明它們屢罰屢犯。《廣播條例》甚至沒有訂明兩台累積多少次警告或罰款,便會被收回牌照。我們認為《廣播條例》的懲罰機制需要改革和透明化,採取(例如)累進罰款機制,真正重罰存心違規的營運者。

發言重溫:有線電視新聞網 (約31分30秒開始)

 

公眾可於2014年4月3日或之前,以郵寄、傳真或電郵方式,向通訊局提交書面意見,請踴躍發表意見!

詳情如下:
郵寄:香港灣仔皇后大道東213號胡忠大廈20樓
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 轉交通訊事務管理局
傳真: 2507 2219
電郵: consultation-atvtvb@ofca.gov.hk

通訊局網站

【泡泡】這刀意在劈垮媒體人的脊梁

12806832045_5289a0bf6c

圖片來源:Hei Chan @ USP 社媒

原文刊於泡泡網 [簡體中文]

1月份被剛被撤職的香港《明報》前總編劉進圖,於2月26日在街頭被不明身份的人士砍傷,一度危機生命。 「這刀是刺在香港媒體同仁的心上的,也意在劈垮良知媒體人的脊梁。」中國著名維權人士胡佳在推特上說。劉進圖友人向泡泡透露,劉目前仍未清醒。

或許對於熟悉中國媒體運作的人士來說,劉進圖被刺似乎並不「出人意料之外」。劉進圖擔任《明報》主編期間,該報與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合作,參與調查了中國高官海外離岸公司情況,其中包括中國前總理溫家寶女婿的公司。在中國大陸,之前曝光地溝油生產的記者李翔,也被人砍十幾刀身亡。

但這樣的事情如今卻發生在香港,這個曾被國人奉為「自由之都」的城市。而且在最近幾年,香港敢言的媒體(人)遭攻擊、被撤職的事件也接二連三:1996年資深新聞工作者梁天偉遇襲、1998年電台主持鄭經翰被斬、2004年節目主持人黃毓民遇刺,這些案件都至今仍懸案未決,兇手及幕後主腦仍逍遙法外。這一切不禁讓人聯想,回歸後的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無國界記者發布的2014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指出,中國的影響力正延伸至香港、台灣和澳門的傳媒,危害三地的媒體獨立。中聯辦更成為中國當局對香港媒體直接施壓的源頭。

猜測稱中國當局是幕後黑手

劉進圖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朋友告訴泡泡:「劉是一位讓人尊敬的斯文人,曾做過很多有膽識的報導,作為他的朋友,我對這種襲擊行為表示強烈譴責。」

在中國的微博上,許多人猜測,劉進圖此次被刺,很可能是他對中共高層離岸公司的調查報導。微博上一條對劉進圖遇刺事件的評論說:「港島總區重案組正調查······你們知道我們知道誰是兇手,我們也知道你們知道誰是兇手,徹查個雞巴毛啊?!我艹!」但此條微博已被新浪微博封鎖。

「在未有證據下的確不能作出猜測。但我會理解大家為什麼會把賬算在中共身上。」香港獨立媒體人阿藹告訴泡泡:「因為過去兩年,中共的治港手段越來越高壓,不單拒絕與泛民溝通,連本來的建制精英,均不受信任。(香港)甚至有被’奪權’的感覺,從唐英年下馬,到重要機構的人事變動,均由代表中共的中聯辦插手。」之前有人推測,劉進圖被撤職《明報》總編一事,也受到中國影響。

「(中國)大陸的政局,正朝向民粹專制的方向發展;在前共產主義國家裡,民粹專制模式最成熟的國家,是俄羅斯,而俄羅斯對記者的暴力,是人所共知的。過去一段時間,其實有多宗涉及媒體被襲的事件,當中包括法輪功的報紙大紀元被上門破壞,香港獨立媒體網被襲擊,黎智英被襲,多間網上媒體包括主場及獨媒被DDoS攻擊,最近蘋果日報也被DDoS攻擊,這些均是非法及暴力手段。而每一次襲擊均找不到幕後主腦。」阿藹說:「故此可以說,猜測是捕風捉影,但所謂空穵來風,也有其原因。」

幕後黑手碰不得

劉進圖遇刺後,《明報》表示懸賞100万捉拿兇手。香港特首和警方均表示要嚴正看待該事件。 「但對傳媒以往的暴力,一般只能捉到行凶者,卻甚少找到主使人。難免令人聯想到幕後黑手是碰不得的人。」阿藹說。

香港獨立媒體向泡泡透露,AM730創辦人、陽光時務社長、壹傳媒主席黎智英、星島日報辦事處遇襲等案件至今全部未破。香港獨立媒體被襲事件,雖然捉到了兇徒, 「但他們只是打手, 無法追踪幕後真正主腦」。

香港要如何走

當被問及香港若要確保新聞自由,下面要採取的首步措施時,阿藹說:「嚴察事件,找出真相及幕後主腦。 這次行凶,很明顯是聘用了職業的打手,只緝捕兇徒絕不足夠,找不出主腦,就一定會被認定是政治襲擊。」

「其次是中共,尤其是中聯辦,要停止插手媒體人事調動及停止透過向廣告商施壓以操控媒體機構。」

無國界記者發布的2014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中,香港排名第四年下跌,由2010年的34位,跌至今年61位(共180個國家和地區)。 2月23日,6000人參加了香港記者協會組織的挺新聞自由大遊行

近年傳媒人/機構遇襲事件節錄(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08-08-2012 「獨立媒體」辦事處遭蒙面兇徒入內破壞三部電腦及一部電視後逃走。

30-08-2012 《星島日報》及《頭條日報》辦事處,今日凌晨被一輛私家車撞毀大廈玻璃外牆,施襲用的私家車,其後被人放火燒毀。

30-12-2012 愛護香港力量發起支持梁振英遊行,有參與遊行男子襲擊NOW電視台的記者仇志榮及攝影師劉家禾,採訪器材亦遭破壞。

25-02-2013及01-06-2013 大紀元印刷廠兩次遭到暴徒襲擊,大門玻璃被砸破。

03-06-2013 《陽光時務週刊》社長陳平離開辦公大樓,準備登車離去時,遭遇兩名蒙面歹徒伏擊,身上多處受接連棍棒所傷。

2013年6月至7月出版《蘋果日報》的壹傳媒及其主席黎智英寓所接連受襲,包括黎的寓所被人用車撞毀大閘、壹傳媒將軍澳大樓門前有人留下菜刀、2萬6千份《蘋果日報》更在中環大會堂附近遭人燒毀。

30-07-2013 免費報章《am730》創辦人施永青駕車上班時,遭遇不明來歷的汽車惡意截停,兩男子手持鐵鎚勐力搥打施的汽車玻璃,施倒車離開,幸好無受傷。

06-08-2013 兩名《壹週刊》及《明報》的攝影記者,星期日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採訪期間,被支持警察陣營人士襲擊及推倒在地。

26-02-2014 《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今晨遭一名男子持刀襲擊,背部身中六刀受傷送院。

【議事論事】政情堂邊鶴—新媒體採訪權(影像)

議事論事-網媒採訪權

 

《議事論事》2014年1月23日

〈政情堂邊鶴—新媒體採訪權〉

開記者會的原意是將新聞發佈,讓更多人知悉相關機構未來的計劃和立場。隨著科技發展,衍生不少網絡媒體和自媒體湧現。最近有網絡新聞媒體投訴政府拒絕他們採訪官方活動。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在本周立法會大會質詢政府是否限制有關新媒體的探訪權。究竟政府決定哪些媒體採訪官方活動,有何準則?放寬限制的話,又會否導致人人自稱記者?

來源:議事論事 (17:30開始)

「網上新聞媒體採訪權」報摘|Media coverage on the right of interview of online media

1601080_635822939788081_353194419_n

For English, please scroll down.

社會紀錄頻道昨日提供現場直播

天樂媒體: 「網上新聞媒體採訪權」記者會 (原整播放)

【轉載】新聞處無理打壓 網媒高呼採訪有理

photo1Group

文章原載《香港獨立媒體網》21.1.2014

(獨媒特約報導)近年本地新媒體如雨後春筍湧現,政府新聞處政策卻未有與時並進,多次限制網絡媒體的採訪權。立法會議員莫乃光今日聯同《852郵報》、獨立媒體、「USP社媒」等7個網絡媒體召開記者會,陳列採訪受阻經驗,爭取政府新聞處給予與傳統媒體同等的採訪權利。莫乃光明日並會在立法會向政府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政府交待理據及準則。

網媒採訪屢受限制

多個網絡媒體力陳採訪受阻經驗。「獨立媒體」倡議幹事方鈺鈞表示,記者除被拒進入地方行政高峰會、人口政策諮詢會,更有記者曾被要求「只可拍照、不准發問」。「香港天樂媒體」記者蔡雋熙則試過去林鄭月娥的記者會時,在門口已經填好表格準備入內時,新聞主任突然出來阻止他進場。

「USP社媒」助理總監 Christopher 稱政府曾以場地容量有限而被拒絕入場採訪。他批評理由並不合理。「新聞自由是受到基本法、聯合國人權公約等等保護」,每人都可以擁有相同的權利去採訪並促進公眾知情權。「D100」台長林旭華憶述,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當天,他曾致電新聞處詢問是否有發佈會,卻獲答覆「不知道」。他嚴厲指責政府官員「不知所謂,完全不懂得如何和市民作一個全方位的溝通」,只著重主流媒體,直接剝奪市民知情權。

「社會紀錄頻道(SocRec)」主席梁日明指,近日警方及政府打壓日益嚴重。以往只檢查他們是否記者,近期則刻意破壞進行中的採訪。特首梁振英於觀塘落區諮詢,警方不斷在正拿著攝影機,進行訪問的記者旁大聲查問,令採訪受到嚴重干擾。「大台」(即主流媒體)卻沒有遭受同樣對待。

政策不透明 前後矛盾

獨立媒體及天樂媒體曾向新聞處書面查詢被拒採訪原因,獲回覆只有「註冊印刷報刊」、電台、電視台等機構才可進場採訪。然而,《熱血時報》代表鄭松泰卻指出,該報早於一年前已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註冊,但採訪特首立法會答問大會時仍被拒絕進場採訪,並只容許透過電話詢問。他質疑政府是否審查「沒有清晰的指引」,兼有審查媒體之嫌。

《852郵報》組長陳珏明形容,政府新聞處以網絡平台發報訊息,其性質已是「新媒體」,施政報告又預告,政改問題將會透過新媒體推廣。另一方面卻又打壓新媒體,立場明顯不一致。

D100台長林旭華以前曾任職Ourtv網站,他曾主動詢問新聞處,希望善用頻道空間播放政府宣傳短片(API),卻遭拒絕。他狠批「API用公帑制作」,斷言「政府完全唔知咩叫新媒體」,剝削市民知情權。

打壓網媒等同打壓新聞自由

莫乃光認為,政府新聞處應參考立法會較寬鬆的做法,只要媒體機構過往有報導新聞的記錄,即可登記入場。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引述聯合國《世界人權公約》保障「所有人都有權去尋求、接收、傳遞資訊和意見,而此權利不會受到限制」,沒有區分主流和非主流媒體阻礙,亦沒有訂明「要好媒體才有權」。他直斥政府引述的理由既不合法及不必要。

方鈺鈞認為,主流傳媒多以商業方式營運,機構立場除時因老闆更替或其他原因而改變,近日例子有《信報》遭河蟹和《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而網絡媒體組機較少,有些更是非牟利組織,更難被政府或有心人士收編。

【荷蘭在線】把吐槽做成一種運動:香港獨立媒體

dsc03944

按:2013年10月,獨媒出席互聯網治理論壇 (IGF 2013)時,接受荷蘭在線記者專訪。內容談及獨媒在香港的獨特位置,及它為社會帶來的影響。

原文出處 [簡體中文版] 2013-11-19  作者:Wei Liu

當媒體受到政治與商業壟斷,不再質疑,公信力就隨之下降。隨著各種博客平台的普及化,一股“草根媒體”、“公民記者”的風潮,大約從2004年開始也席捲全球。香港獨立媒體也在那一年誕生,以零審查的開放平台、財政與觀點完全獨立的姿態,如今已堅持了近十年。

網絡烏托邦
獨立媒體(香港)的倡議幹事方鈺鈞告訴荷蘭在線,香港獨立媒體為香港人提供一個“零審查”的網絡平台,網絡平台盡量開放。任何人都可以登記成為作者,上傳文章,他/她的文章在沒有審核的情況下,會自動發表在網站上。

“主流媒體有很多自身的限制,只有獨立媒體才不受財團、政府、和政黨的控制,可以寫自己想寫的事情。”方鈺鈞說,“而且主流媒​​體會關注大人物、大事件,可能一件小事,一件社區的新聞不會引起他們的興趣,但如果我們發現什麼社區的問題,我們就會去報導,去跟進,可能就會改變它的命運。”

獨立媒體的一個重要理念,是推動公民記者運動,而香港獨立媒體網也成了公民記者的一個聯邦。當這些具有社會性的吐槽被整合到一個平台上,他們的社會力量也就愈加凸顯。每次香港有重大的社會運動,遊行的人就把他們第一手的所見所聞寫出來,發表在獨立媒體網上。獨立媒體也會組織特約記者團前去採訪,其中有來自各行業的人士。每次社會運動發生,網站的瀏覽者量也隨之大升。

影響力最大的香港媒體
經過對WTO示威運動、天星和皇后碼頭保衛運動、以及廣深港高鐵修建所牽涉的保衛菜園村等事件的報導後,香港獨立媒體已經成為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媒體之一了。最近一次網站上有關爭取特首普選的佔領中環運動的討論,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很多媒體和Facebook的討論。

“因為我們網站的立場太鮮明了,所來的人都是有心人,或者都是活躍於社會運動的、有理想的人,不同於普通一般的讀者,所以一篇文章發表在我們網站上,如果和社運有關,與政府的變革有關,它所引起的影響力會很大。”

在香港免費電視的議題上,獨立媒體不僅把意見提交給政府,還鼓勵網民也去提交,最後7800份意見提交,比以前高了十幾倍。政府最後也來諮詢獨立媒體在版權條例修改上的意見。 “在香港,你不去喊話,不去爭取一些事情,你就不會得到。”方鈺鈞說。

政府也時常對獨立媒體的文章內容做出直接回應。 “政府有時會發電郵給我們說:’你們這個講得不對’。因為我們是一個平台,所有聲音都可以來,政府給我們的文件,我們也貼出來。”

改變主流媒體的視角
獨立媒體的影響力,不僅是社會運動者們的自我陶醉,他們的報導視角也在影響著主流媒體。據方鈺鈞介紹,不少主流媒體的記者都開始在香港獨立網站上找題目。

“當社會運動發生時,主流媒體一般是放大他們的暴力行為,說他們很激進,我們就會更加會去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方鈺鈞舉例說,2005年12月WTO在香港舉行時,有許多韓國農民前來示威。當時香港主流媒體報導的口徑,基本是警方已準備好應付韓國農民的暴力衝突。 “但我們會覺得,他們為什麼自己要買機票過來,特地來示威。他們背後一定有很強大的理念和原因,我們就和他們一起,訪問他們。慢慢地,我們可以轉變主流媒體地報導角度,主流媒體裡也漸漸多了韓國農民的聲音。當時警察對他們非常糟糕,不讓他們上廁所什麼的,我們一些記者和示威者一起,就親身體會到他們的遭遇。”

2009年,獨立媒體對菜園村事件的不斷報導,更是使保衛這個受中國高鐵建設而面臨拆遷的小村,成為當年香港的重大社會運動。起初,媒體和政府都報導說,村民不想走的原因是,他們要更多的財政賠償。但獨立媒體則把村民的故事娓娓道出,他們如何在那裡落地生根,其中一些人已經幾代住在那裡了,其中牽涉的事件很多。獨立媒體進行了一年多的跟踪報導,慢慢也轉移了主流媒體的報導視角,最後主流媒體也不能再說村民是為了錢,他們也開始講村民的故事,講政府規劃的過程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攻擊和挑戰
雖然香港尚未形成類似“五毛黨”的搗亂行為,但獨立媒體的報導風格,也使他們成為許多人的眼中釘。今年早些時候,獨立新聞網站遭到DDoS攻擊,攻擊的IP是從國內百度過來的,目前尚不知是直接過來的,還是被人利用。 “我們不知道是哪篇文章出問題,我們出問題的文章太多了。”方鈺鈞說。

這並不是香港獨立媒體首次遭到攻擊。 2012年8月,有四名歹徒闖進獨立媒體的辦公室,在數分鐘內,用鐵鎚砸毀多台電腦等辦公用品後逃離。獨立媒體主席朱凱迪當時向媒體表示,這是他們堅持獨立報導和一系列推動言論自由的活動而招致報復。

香港言論自由狀況下降
在過去兩年中,香港的新聞自由狀況持續下降。根據無國界記者發表的數據,2011年香港的新聞自由的急劇惡化,排名下滑20位,排名第54位。 2012年,香港再次下跌4位,排名58位。

方鈺鈞告訴荷蘭在線:“基本上很多香港的報紙都收聲了,都變得很’乖’了。主流媒體很多有中方資金,或者想進入中國市場,所以會自我審查······香港記者在大陸採訪被打,香港政府既沒有給予記者支持,也沒有發表聲明······香港政府的信息越來越不透明,梁振英等政府官員發表講話後,講完就走,不回答記者問題,主流媒體的記者也覺得,要拿政府的資料很難。香港還沒有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如果沒有的話,我們香港就沒有歷史。在97年之前,我們的文件還可以在英國找到,但是回歸以後我們的檔案就沒有了,這是很恐怖的。因為回歸以後,政府怎麼運作、如何做決定,如果他們不公開的話,我們都不知道。”

或許可以說參與獨立媒體的人比較理想主義,比較相信一些普世的價值,但就像他們在今年初的一篇文章所寫,這樣的人“為我們燃起星星火光,在荒謬的世界中溫暖我們的心靈”。

【蘋果日報】辯稱封殺壹傳媒與新聞自由無關 新聞組織指TVB說法荒謬

原文連結:2013年11月23日

【電視風雲之台慶台㷫】
【本報訊】無綫下封殺令,禁絕壹傳媒記者踏足電視城或採訪其藝人,被記者協會質疑打壓新聞自由,觸發雙方筆戰。無綫昨發聲明反擊,稱封殺與新聞自由無關,指摘記協「罔顧事實」,稱遭壹傳媒「長期恣意攻擊」及「醜化」,才會「必不得已」封殺。記協批評無綫說法「極為荒謬」。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趙應春批評無綫做法,「連特區政府都唔會咁做」。
記者:白琳

無綫昨在回應記協的聲明中,批評壹傳媒濫用新聞自由,趁台慶「煽動」全港熄電視,「聚眾」到無綫示威和路祭,今次是「忍無可忍下才採取行動捍衞公司,希望記協明白事情真相,不要罔顧事實。」無綫集團總經理李寶安對傳媒表示封殺令「無限期」,又稱壹傳媒針對無綫的報道含誹謗成份,封殺壹傳媒屬「非常君子所為」,但沒說明哪些報道構成誹謗。
記協昨晚再發聲明,促無綫列出壹傳媒報道失實或偏頗之具體事例,交記協屬下紀律委員會跟進,如投訴成立可提出公開譴責或處分。無綫未向記協投訴或提法律申訴就下封殺令,「必不得已」之說並不成立。至於封殺與新聞自由無關之說,記協斥「極為荒謬」,更反問無綫,會否禁制壹傳媒採訪其業績記者會、在晨早報章撮要篩走壹傳媒報道,甚至接受遭其他機構杯葛無綫新聞採訪?

通訊局接17宗投訴

通訊事務管理局截至昨天就無綫封殺令接獲17宗投訴,內容包括無綫言論令人反感和不安、妨礙新聞自由、剝削觀眾知情權,及在節目中宣傳自身利益,有公器私用之嫌。
無綫企業傳訊部宣傳科副總監曾醒明對傳媒稱,持壹傳媒記者證者不可進入無綫電視城,新聞節目《講清講楚》攝錄時也不允許壹傳媒採訪,但嘉賓離開電視城後可自由接受任何傳媒訪問。
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趙應春不滿無綫把個別媒體定性為「不受歡迎傳媒」,導致其他媒體日後採訪無綫時,只能正面報道,否則或步壹傳媒後塵,「連特區政府都唔會咁做」。趙又指,官員透過《講清講楚》平台解釋政策,無綫留難個別傳媒採訪,等同限制公眾接受資訊的權利,「無論企喺閘內定閘外,無綫都唔可以代個官篩選傳媒」。

泛民議員要求撤回

獨立媒體及23名泛民議員分別發表聲明,要求無綫撤回封殺令。獨媒譴責無綫立下極壞先例,以旗下藝人及歌手作為籌碼教訓「不聽話」傳媒。法例列明無綫屬「公共機構」,公眾有權監管其運作,要求無綫向公眾道歉。
無綫前金牌編審周旭明昨出席浸大論壇後,指壹傳媒熄電視行動的報道「煽動」和「過火」,但也批評無綫封殺行為幼稚、小家。電視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林旭華指無綫危機處理技巧欠佳,封殺令剝削藝員曝光機會,對藝員和讀者也不公道。浸大電影學院總監卓伯棠指無綫打壓新聞和言論自由,「封殺媒體,世界仲有資訊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