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網絡公民獎2018

41679996_849578188578271_371014157090160640_o.jpg

【網絡公民獎2018】

2018年網絡公民獎主題為「網想社區」,希望呈現網絡公民如何透過互聯網的空間,去想像、重構、書寫和呈現香港、社區生活,並向社會傳遞出社區是由想像構造出來的的訊息,鼓勵大家能透過互聯網不同的平台,共同想像心目中的香港、社區生活,並朝著這構想去實現。

網絡公民獎設公開及學生組別,公眾投票佔總分的50%,另50%由專業評審選出,評審包括大學傳媒系學者,網絡新聞平台編輯,新媒體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地區工作者。評審準則按內容充實、呈現技巧、引起關注、實質改變、具反思性等方面作出評選。

【參賽作品資格】
報導內容涉及本地公共事務
於2017年9月1日至2018年9月15日在互聯網首次發佈
個人或集體製作,以非牟利為原則
參賽作品內容不能涉及誹謗個人及團體,或煽動仇恨
作品參賽後須採用彈性授權方式,如Creative Commons,以便在網絡流通

【參賽方法】
可自行報名或提名他人參賽(須獲作者同意)

【日程】
10月1日至10月31日-報名/提名期
11月10日-11月23日-網絡投票與評審同步進行
11月26日 後-由專人通知得獎者
12月8日 舉行頒獎禮

【獎項:年度網絡公民獎】
不論個人或小團隊,透過網絡創作、系列報導、倡議、行動組織等推動及關注社區工作均可參選

公開組:
得獎者(團體)可獲港幣八千圓獎金

學生組(中學及大專學生):
得獎者(團體)可獲港幣五千圓獎金

另各組別的網民投票得分最高者(團體)可獲港幣一千圓現金

主辦: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獨立媒體(香港)
協辦:端傳媒、眾新聞、獨立媒體網、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支持媒體:香港01

查詢:netizenaward@cmef.org.hk
網址:www.cmef.org.hk

2017 網絡媒體高峰會——圍城下的網媒能如何守得住新聞自由

23270540_679446475591444_6271792145218394852_o.jpg

雨傘運動過後,不同政治光譜的網媒紛紛搶佔社交平台 ,傳統媒體也相繼轉型,看似一個大巿場,有著很多可能。這是真機會?還是像燒煙花似的假象?

缺乏資本的小公民媒體,在花火映照下,卻越來越邊緣,新聞在社交平台上,變成碎片被消費,它們能否繼續透過發掘社會中不公的新聞,帶動議題,改變社會?

當經營靠點擊 ,靠讀者捐款時 ,吸like 似乎是生存之道,但寫新聞又點止吸Like咁簡單? 引人反思的故事,往往是趕客之作,like 與新聞價值與倫理,如何選擇?媒介改變了,新聞採訪專業,是要死守,還是要跟著科技轉型?

論壇邀請網媒經營者、學者和資深傳媒人,談網絡空間,辯網媒生存之道。

日期及地點:2017年12月3日(星期日) 2-6:30PM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九龍聯合道135號)

主題論壇 2-4PM
論壇主持:區家麟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專業顧問

論壇嘉賓:張潔平 《端傳媒》總編輯
李家聰 《蘋果動新聞》總採訪主任
雷子樂 《香港01》採訪主任
葉蔭聰 《獨立媒體(香港)》執委,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

第一節講座 4:15pm - 5:15pm
眾新聞-網媒如何合作雙赢?
惟工新聞-窮鬼如何搞媒體?
獨立媒體-如何走出點擊率與假新聞的圈套?

第二節講座 5:30pm - 6:30pm
端傳媒-在談跨地連結之前,我們要問的是?
立場新聞-有麝自然香?網媒深度報道的投入與挑戰
HKFP-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 of writing local news in English

門票售價︰
50元正 (學生票)
100元正(70元用作為支持自選的媒體伙伴)
250元正(1. 70元用作支持自選的媒體伙伴、2.Tote Bag :別讓真相沉默, 3. 書: 有種公民)

2017年網絡公民獎頒獎禮設於主題論壇後

***現場設有媒體伙伴攤位,與參加者分享交流***

主辦團體: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獨立媒體(香港)
媒體伙伴:眾新聞,立場新聞,惟工新聞,端傳媒,香港獨立媒體網,Hong Kong Free Press
協辦團體:香港互聯網協會、香港共享創意

購票或贊助:
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2017-online-media-summit/

網絡公民獎2017

22096144_666715650197860_9115378658395152719_o.jpg

打開網絡,改變世界

網絡無小事、從社區規劃、動物權益、到政治參與,隱沒社會的大小問題,不僅靠你和我一眾公民去發掘,也要靠網絡力量去改變。

由於網絡創作形式多元,2017年公民獎一改過往以創作形式作為獎項分類的做法,設立三個獎項 —-「年度網络公民奬」、「年度網絡項目奬」及「年度學生網絡項目奬」 —- 向公眾展示網絡公民的力量,感謝他們透過網上創作、報導、倡議,改變社會的努力。

獎項詳情:

年度網絡公民奬
最具貢獻網絡公民,包括所有透過網絡創作、報導、倡議的意見領袖、公民記者、漫畫家、社會行動組織者等。

年度網絡項目奬
最優秀的網絡出版的集體或個人項目,形式不區,網絡日誌、面書頁、網站、圖片集、系列報導等等均可參選。

年度學生網絡項目奬
為鼓勵學生透過網絡介入社會,本屆亦會設有最佳學生網絡項目,形式不區,網絡日誌、面書頁、網站、圖片集、系列報導等等均可參選。

評選方法及準則:
所介入的議題或意見的重要性
影響主流意見、引發公眾反思的效果
文字圖像呈現技巧

評審團:由大學傳媒系學者、網絡新聞平台編輯、新媒體設計及策展師、教育工作者組成(成員稍後公佈)。評審團評分比重佔一半。

網絡投票:由網民逐一為每個獎項的入圍者投票,評分比重亦佔一半。

獎品:每項奬項均獲5,000元港幣奬金

參賽作品資格:

報導內容涉及本地公共事務
於一年內發表(即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期間)
於互聯網首次發佈
個人或集體製作,以非牟利為原則
參賽作品內容不能涉及誹謗個人及團體,或煽動仇恨
作品參賽後須採用彈性授權方式,如Creative Commons,以便在網絡流通

參賽方法:
可自行報名或提名他人參賽(須獲作者同意)。
自行報名及提名:請到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p4vhzNG5NBqY52N7jgbX5X3qp0R7haPlPCk616CGSeuWCbQ/viewform#responses
填妥提名表格

報名期:
2017年9月26日至10月26日,11月1日-11月14日網絡投票及評審同步進行結果將於11月20日後由專人通知,頒獎禮將於12月3日舉行。

各位提名人及參加者,遞交表格後收不到確認通知,請inbox我們,謝謝

主辦: 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獨立媒體(香港)
協辦︰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網民評審齊集「網絡公民獎2016」頒獎禮 共賀本港出色網絡公民報導得獎

31361824000_6f324bf06a_o

為鼓勵網民以公民報導及創意作品,豐富互聯網多元文化空間,「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和「獨立媒體(香港)」於12月17日(六)舉辦第二屆「網絡公民獎2016」頒獎禮暨主題論壇「走出同溫層——網民如何成為公民」。一眾網民及評審齊集在艺鵠書店,見證本港出色網絡公民報導的獲獎時刻。

評審之一,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親臨「網絡公民獎2016」頒獎禮,並作簡短致辭。她讚揚「最佳文字報導(公開組)」的得主惟工新聞的作品「假難民掃盲帖系列」主題與表達方式俱佳,讓讀者看到主流媒體以外的難民聲音。主流媒體自我審查成風,網絡媒體百花齊放是好現象,讓更多元聲音出現。並囑咐各傳統與網絡媒體,即使載體改變,也須恪守報導的真確性。

協辦單位之一,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田方澤致辭,認為現今在網絡要成為公民面對很多困難。網絡是中學生發表看法的重要媒介,當中如何培育中學生的網絡素養、如何辨別資訊是一大挑戰。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希望多支持、參與網絡媒體的發展,從而在培育學生數碼素養方面一同努力。

「最佳文字報導(公開組)」得獎者惟工新聞發表得獎感言,惟工新聞由2013年碼頭工運開始,目標由始至今都是推動底層人民間的連結。慶幸「假難民掃盲帖系列」得獎,讓難民的處境能被更多人看見。「最佳文字報導(中學組)」由周月婷、黃嘉敏代表領獎,她們指出補底班是學生的貼身議題,希望透過報導讓更多人了解其為學生帶來的問題。同時,感謝是次比賽可讓更多中學生透過文字,關心社會及帶出其關注點。

「最佳新聞照片」得獎者本為攝影師的林健恆Jimmy Lam於得獎感言時分享自己一直反思如何可跳出網絡,「行出」社區做事。他從早年開始發現透過主流媒體得知的真相有限,決心自己走到現場做紀錄,後來發現作品真的可影響社會關注事件。他勉勵各公民不要忽視自己的力量,從自己身邊著手,一起改變香港。「最佳時事漫畫」得獎者,本地知名時事漫畫家阿塗發言表示時事漫畫就好像一道橋,用幽默的方法讓人了解抽象的時事,然而網絡漫畫很多都是無償付出,因此得獎是很大的鼓舞。

「最佳新聞錄像」得獎者,社區組織「運頭塘互助支援組」代表蔡咏梅及製作團隊表示很多較小、缺乏資源的公民組織都有自己想表達的事,但未必有機遇可以引起社會關注。他們第一個要多謝的街坊支持這個行動,慶幸人間有情,透過影片讓更多人看見這個議題,面對不公義,還有人願意為他們說一句話。

第二屆「網絡公民獎2016」頒獎禮暨主題論壇「走出同溫層–網民如何成為公民」,由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及獨立媒體(香港)主辦、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及艺鵠協辦。是次比賽收到接近100份參賽作品,並由評審團選出了最佳文字報導、攝影、錄像、漫畫等得獎作品。這些作品,反映了公民關心的議題、草根和社會邊緣社群所面對的種種問題,而記錄者出心出力無償報導與創作,讓人看到社會改變的希望。

主題論壇「走出同溫層——網民如何成為公民」,邀得三位嘉賓包括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新界西團隊成員陳樹暉、傘下爸媽發言人黃潔瑩、南港島線關注聯盟召集人李晉生,分享網絡動員經驗。

附得獎結果:

最佳文字報導(公開組)
惟工新聞
難民系列報導
http://wknews.org/node/1044
http://wknews.org/node/1091
http://wknews.org/node/1093
wknews.org/node/1180

最佳文字報導(中學組)
周月婷、翁慧詩、倫邦稀、黃嘉敏
補底班,值得嗎?
goo.gl/yfntBD

最佳新聞錄像
運頭塘互助支援組
有關領展迫遷的記錄
goo.gl/eVsmoT

最佳新聞照片
JIMMY LAM 林健恆
馬屎埔抗爭
goo.gl/Mf5ZA2

最佳時事漫畫
阿塗
釋法之後
goo.gl/9LLFSK

「網絡公民獎2016 展覧、頒獎禮 暨 主題論壇「走出同溫層——網民如何成為公民」

025_001-05-01

「網絡公民獎2016」 展覽、頒獎禮
暨 主題論壇「走出同溫層——網民如何成為公民」

【詳情:goo.gl/d3Bu64 】
【報名:goo.gl/EtmBM4】

香港難民問題就是主流報紙所說的假難民?
社區店舖被領展迫遷誰去關心?
人大釋法衝擊了什麼?
馬屎埔邊來嚟?剷泥車同身體的對峙唔係大陸先至有… …

上述這些議題,是本屆網絡公民獎得主所關心的事物,在報導和評論的同時,也捍衞著這個城市和這裡的人。

現誠邀大家出席 12月17日第二屆網絡公民獎頒獎典禮,欣賞得獎作品,鼓勵為我城默默付出的草根報導者,並一起討論如何撐大香港的網絡言論空間。

時間:2:00-5:30pm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14樓/艺鵠書店 (得獎作及部份優異作品,將在場地展覧)

流程:
2:00-3:30 pm 論壇
「走出同溫層——網民如何成為公民」
分享網絡動員的故事,以及他們如何突破社交媒體的設定,以及「圍爐取暖」的文化,把運動訊息傳給公眾。

講者:
陳樹暉-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新西團隊成員
李晉生-南港島綫關注聯盟 SIL Concern Alliance召集人
黃潔瑩-傘下爸媽發言人
主持:
林藹雲-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執行委員
3:30-4:30 頒獎禮

得獎者:
1.最佳文字報導(公開組)——惟工新聞:難民系列報導
2.最佳文字報導(中學組)——周月婷、翁慧詩、倫邦稀、黃嘉敏: 補底班,值得嗎?
3. 最佳新聞錄像——運頭塘互助支援組:小店被領展迫遷–街坊要說些什麼?
4. 最佳新聞照片——林健恆:馬屎埔抗爭
5. 最佳時事漫畫——阿塗:釋法之後

出席評審及頒獎嘉賓:
岑倚蘭(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馮美華(資深錄像藝術工作者)、戴毅龍(西環變幻時成員、攝影師)、Jason Li (時事倡議網絡漫畫「Add Oil Comics 」)

主辦團體: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 、獨立媒體(香港)
協辦: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Art and Culture Outreach|艺鵠

由於場地空間有限,出席論壇及頒獎禮請預先報名。我們會以電郵或短訊確認。

網絡公民獎2016——有你,才有更精彩的公民報導!

14424744_511085922427501_8357234917107097167_o

【詳情:http://www.cmef.org.hk/oceca-2016】
【報名期:2016年9月20日至11月15日】

文化媒體教育基金 Culture & Media Education Foundation 伙拍獨立媒體(香港)Hong Kong In-Media 聯合主辦「網絡公民獎2016」,更邀得 教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及 Art and Culture Outreach|艺鵠 協辦,目標在於推動本港公民報導、網絡創意共享及推廣網絡公民的概念。承接2014年的「網絡公民獎」設立的公開組(最佳文字報導、最佳新聞照片、最佳新聞錄像、最佳時事漫畫),本年更增設中學組。

為配合推動「網絡公民獎2016」的目標,我們將舉辦一連串的工作坊及活動,包括「Citizen Reporter Go! 快來追新聞」— 中學生網絡公民報導工作坊、「你有權,保持沉默?」網絡公民報導照片展覽及「網絡公民獎2016」頒獎典禮(2016年12月17日)。請密切留意我們的網站及facebook更新!

〈網絡公民獎2016〉參賽詳情

公開組及中學組獎項:

最佳文字報導
最佳新聞照片
最佳新聞錄像
最佳時事漫畫

參賽作品資格:

-報導內容必須涉及本地公共事務
-於一年內(即2015年11月16日至2016年11月16日期間)
-在互聯網上首次發佈
-個人或集體製作,以非牟利為原則
-作品參賽後須採用彈性授權方式,如Creative Commons,以便在網絡流通

參賽方法:

可自行報名或提名他人參賽(須獲作者同意)。
自行報名:請把作品及聯絡方法電郵至admin@cmef.org.hk ,標題注明「網絡公民獎2016參賽作品(最佳XXXX)」。
提名參賽:提名人請到 goo.gl/OqdnIx 填妥提名表格

報名期:

2016年9月20日﹙二﹚至11月15日﹙二﹚,各獎項將由專業評審團選出冠軍一名,得頒獎者可獲5,000 港幣。結果將於11月尾由專人通知,頒獎禮將於12月17日﹙六﹚舉行。

【文化媒體教育基金網站已正式啟用!請即登入 http://www.cmef.org.hk/】
【請捐款支持我們,一起開創更多元自由的媒體文化教育!請即登入
http://www.cmef.org.hk/support-us-ch】

最佳時事漫畫:變態辣椒--刺痛極權的幽默與辛辣

unnamed_34

文:阿藹

「沒有想過自己能得獎,看到佔中現場,那麼多出色創作,自己有點慚愧。」獲取「獨立媒體(香港)」網絡公民獎的最佳時事漫畫的變態辣椒謙虛地說。

本名王立銘的大陸政治漫畫家,在日本新婚假期期間,被大陸官媒連番批鬥為「親日漢奸」,決定出走,現在以大學研究員的身份在日本。他希望能到港領獎,並到各佔領區觀摩香港創意的政治表達。

他曾經為《陽光時務周刊》創作漫畫,相對其他大陸網民來說,更關心香港和台灣的政治發展,認為這兩個地方是大陸民主發展的榜樣,即使香港沒有民主,但民眾對追求民主的決心令他感到很振奮,相反在大陸,很多人會不斷為極權製造說詞,維護極權的制度,使人看不到希望。

其中一個維護極權的例子就是於十月中的文藝工作座談會裡,獲得習近平力捧的80後網絡作家周小平,說他在網絡傳遞「正能量」,但卻被大陸網民揭穿「滿紙謊言」。專門揭假的博客方舟子因為批評周小平,被趕出微博;變態辣椒為事件而畫的一幅諷刺畫,結果連累了轉發的網友受公安查問。

變態辣椒指,自習近平上台後,言論的空間明顯收窄。他在去年十月中,中宣部打擊微博言論領袖期間,就曾被公安以「傳播失實消息」為由傳喚,期間公安曾問他微博的粉絲數目,叫他心中有數。

面對著高壓的環境,他自2013年11月開始,與其他微博意見領䄂一樣,更小心翼翼的說話,只畫社會性的漫畫,不批評體制,並把精力投放到與朋友合作開設、專門直銷台灣和日本零食的淘寶網店。他完全想不到會在今年五月偕新婚妻子赴日旅行,並順道為淘寶店張羅直銷產品期間出事。

在8月9號,他於 Twitter 上說自己遭遇了「此生最嚴厲的封殺」,新浪和騰訊微博同時被刪號,淘寶店也被封(後又解封)。這等於是斷了他主要的經濟收入來源。

8月17日,他發表了一幅大陸代表團到港反佔中的畫作,第二天一篇題為〈看清「變態辣椒」親日媚日的漢奸相》鋪天蓋地的被十多家官方媒體轉載。

他頗為冤枉的說:「自己已經很小心,盡量不去談政治與中日關係的議題,只寫見聞和一些他欣賞的人與事,就被打為漢奸。」

整個事情讓他敢到非常擔憂,他認為被打壓的理由與他「親日媚日」無關,而是與他批評習近平和支持佔中的畫作有關。中宣部一系列大動作,讓他感到這是「黨的統一部署」,害怕返國後會被迫害,最後在日本的朋友幫忙下,找到一個兩年不支薪的大學研究帽子,留居在日本。

政治漫畫是一個低收入、高風險的志趣,究竟變態辣椒是如何「誤入歧途」?

其實王立銘從小就喜歡畫漫畫,剛開始與其他漫畫迷一樣,畫的都是言情小故事,直至2006年,登入了「貓撲大雜燴」,開始以簡單的繪圖,回應時事,才慢慢創作時事漫畫。

王立銘過去是從事廣告創作的。2009年,才開始以變態辣椒的身份,在微博發表時事漫畫。當時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微博上一眾大V是自己的偶像。然而,在大陸,與官方主旋律不合拍的時事漫話家不多,變態辣椒很快就成為大V,有幾十萬的粉絲,這是他最感意外的收獲。

身處極權的社會,變態辣椒的創作靈感源源不絕:「因為這個社會每天都在發生極其離奇荒唐的事情,你只要把故事以漫畫的形式表達出來,就充滿荒謬感。」

雖然,在創作上常常要自我審查,但委婉的表達不單在流通上可以更廣,也形成一種特別的風格,他自己最喜歡的其中一幅畫作,以三個圍城代表三種國家,正常的槍口對外,最理想的槍口對天,最邪惡的是槍口對內,大家看到都知道在講誰。

「幽默是挑戰極權的利器,極權統治者沒有幽默感,而民眾也可以透過嘲諷去處理內心的恐懼。」這是變態辣椒多年來在大陸高壓環境下創作的體會。

不過,在大陸從事政治漫畫,除了要面對政治打壓外,與家人和朋友的關係都疏遠了,經濟收入也不太穩定。

2011年開始,他離開了廣告業,以自由業者的身份接一些出版插圖的工作,又當一些企業管理社交媒體,有更多時間在微博發表畫作。

離開了國家,他享受著自由的創作空間,可以盡情地抒發心中所想,卻面對著一些新的困境。最諷刺的是,大陸網友會呼籲他自我審查一下,因為若他的作品太露骨、太批判,會使轉發的人受到公安騷擾。前陣子,就有一個朋友因為轉發他諷刺習近平與周小平的漫畫而被公安傳召問話,「未來還是要自我審查,委婉一點,讓創作可以在大陸的社交媒體繼續流通。」變態辣椒無奈地說。

此外,一直以來,他創作的讀者主要是在大陸的朋友與粉絲,在未來為了生計他大概要以中國關係作為創作的主題。

雖然在日本沒有全職工作,變態辣椒情願把獎金轉成赴港旅費出席「網絡公民大獎的頒獎典禮」,順便為佔中的朋友打氣。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4年11月16日

最佳新聞評論:關懷遠--用文字追憶 拒絕遺忘歷史

10754798_10153262891843154_1283474280_n

文:文己翎

關懷遠,一個筆者幾熟識的名字。他是中學的通識科老師,學生叫他「關sir」,也是筆文的文化研究碩士課程同班同學。跟他認識幾年,一副傳統老師的模樣,戴著黑框眼鏡,有些書卷味,總是隨口也能夠說出不同中國文學作品的內容。他笑著告訴我其實得獎的作品的理論結構和靈感,剛好都是來自課室,只是兩次的身份不同,一次是以學生身份,一次是老師。

六四的回憶與遺忘

「最初有點擔心,不知道是否應該拿這個獎。」他擔心地說。得獎新聞評論作品《六四的回憶與遺忘》整篇文章引用的,是思想家班雅明有關回憶與遺忘的歷史觀。得知獲獎後,關 sir 生怕錯引班雅明的理論,連忙去找系教授馬國明問意見,馬教授反而叫他放心去拿獎,並說「就如說故事的人,聽完的故事再說出來,其實是有多重的意思。如果不是結合了自己對事情看法,也不會對一些理論如此上心。」

正如馬教授所說,關 sir 雖然用了一些課堂上的理論去寫評論,但所寫的文章全都是他真真切切對六四事件的關懷。「那時是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剛剛學到了班雅明的理論,覺得不吐不快,就寫了這篇評論。我還把文章發放給全中學的同事看,有些教歷史科的同事覺得我寫得不錯,但也有些同事不以為然,不知是不是看不明白。」

評論不只有觀點,更要視野

關 sir 說他很喜歡寫作,但卻是這一兩年才開始寫新聞評論。「因為在文研的課堂裡學到了些理倫框架,在看新聞報導時會嘗試用不同的理論分析。寫評論有邊個唔識寫 ? 不過是寫自己的觀點,問題是能否洞識到一些不同的視野。」他最初在主場新聞投搞「我自己本身有博客,除了新聞評論,也寫影評,什麼東西都寫。那時主場最好的是建立了一個評台,寫什麼都可以。因為沒有稿費,所以就沒有什麼顧慮。我不介意有幾多人會睇我寫的文章,很多時候寫文章都是自娛。」

新聞評論與學校工作

一般中學作風保守,關 sir 寫評論文章,立場很有機會與校方的立場相反,會否尷尬 ?「會,所以用筆名。」關 Sir 肯定地說。「有一次我寫了一篇有關權力關係的文章,裡面寫的領導層不過是泛指所有,點知有同事睇完,馬上上綱上線,問我是不是在說學校領導層 ?」不過,我手寫我口,關 sir 說他教書的時候,總會提及文章的觀點。關 sir 任教中學通識科,通識科常常會有關香港社會的題目,關 sir 的立場,很多時會跟通識課本不一樣。他認為不緊要,「我會告訴同學不同的立場與看法,最終同學會選擇哪一方的立場,由他們自己決定。如果同學問我的立場,我也會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同意我的立場,我們可以辯論呀。」

「不過同學很多時都只對答案有興趣,很少會跟我辯論」,他補充說。「曾經有同事在課堂上講六四講得很激動,反而是同學安慰老師,叫老師唔好激動,同學聽不明白不緊要的。」年輕一代沒有經歷過六四,聽老師講課,沒有共鳴,但關 sir 每年六四時也會跟學生說當年的事情。同學們遇到一些經歷,或者受到一些事件的刺激影響,就好像今次罷課,自然就會明白。

評論是社會的一面鏡

談到學校的通識科,關 sir 說始終是為了應付公開考試,教同學答通識考卷十分死板,要有固定格式,每段長短,有字數限制,不像寫新聞評論,可以暢所欲言。「當然寫新聞評論還是會有包裝,因為未必每個人都有時間看完全篇文,所以標題是否吸引,第一段寫得好不好,這些也很重要。」新聞評論就好像一面鏡子,寫評論的人與閱讀的人也在學習「寫新聞評論,香港有很多題材。不管是寫評論還是閱讀評論也使我們更加清楚香港在發生咩事,而這些事都竟然會在香港發生,就知道現今的社會是如何荒謬」

原文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

最佳新聞錄像:高景祈--時代巨輪下的悲鳴

werewrw (1)

文:歐陽聯發

城日步伐之快,當發現舊有的好像失去了,又有新的挑戰要適應。留低當下美好,對於獨立記錄片導演高景祈(朋友叫他「高祈」)來說,是一股使命感。當初拿起攝錄機,正是希望守護將被推土機毀掉的昔日美好。

長大於藍田的高祈,少時候曾經歷一次大型重建。當時,政府因為藍田邨不少大廈石屎強度不達標而要清拆重建。當時高祈年紀還小,只知道有地方要拆,「没有可惜不可惜的想法。到了長大後,才發現藍田邨很多東西,與往時有差別」。童年的回憶,只能靠浮沉的記憶去追溯。但世事來得也快,抹得亦快,「要找一個方法讓舊有的留下,但自己文字不靈,所以想用影像留住將要消失的。」

三十有二的高祈,現職婚禮攝影師,上班時紀錄著人生得意一刻。「世界好多野其實都好灰暗」,鏡頭背後,高祈其實這樣看世界。他之前當過前線社工,看盡人生百態,他說做社工梗係想幫人,但看到的現實偏偏卻是有人「呃公屋,生細路但完全唔理啲細路」,當社工的正義感頓然消散。之後高祈決定去讀一年知專設計學院,學習運用鏡頭去實踐自己的信念。

高祈所講的正義感並不是什麼大道理,他說純粹是讓更多人「知道」,「我拍過一套關於衙前圍村的紀錄片,事後發現朋友之間好少人知道有呢個地方,遑論知道裡面發生何事」。讓這些悄然逝去的聲音保留,逐漸成為己任。雖有遠大目標,但拍攝從可入手?高祈說,拍衙前圍村時正好面對這個問題。當時有滿腔熱誠的「社運朋友」打算一去就拍,但高祈對這種做法另有意見,「我覺得紀錄片主角是人,何不與主角先溝通下?何況我地唔係拍要即時出街的新聞片。要拍得出感情,要先了解村的情況,了解村民的想法和需要」。這套衙前圍村的紀錄片,結果為高祈帶來一個M21媒體空間頒發的金獎。片中的主角不是何路「風雲人物」,只是衙前圍村內一個收廿蚊剪髮的郭先生,為了體驗逐漸消失­的人情味與街坊情懷,高祈更充當郭生顧客。雖然高祈一再講得很灰,但從高祈的紀錄片中總可找到「人間溫暖」。

論悲情,觀塘重建可謂大悲。高祈說,小時候觀塘就像他的「小旺角」,是每個星期六日的「蒲點」,所以對這個地方滿載情懷。誰不知,有四十年歷史的物華街巿集,在一年多前,突然收到政府通知要搬遷,注定時代的巨輪要輾過觀塘。高祈印象最深的,是梁錦洪的國際鴿舍。高祈一面嚴肅說:「我們在電視新聞看到的梁生十幾秒的soundbite,可能已經是這些星斗巿民的唯一呼喊….」高祈也老實向筆者講,雖然多次碰面但未與梁生說話,「因為看得出梁生面如死灰,每一次『扑完咪』後,梁生都不發一言離去」

「假如有一日政府突然同你講,做記者唔岩架,係害到人架,然後没收你的記者證,抹殺你的一切功勞,你會點?」

翻回一些舊日剪報,看到鴿舍獲獎無數,為梁生帶來的榮耀,一切都從那相片笑容表露無遺。多年榮譽,到最後換來的是一封「不獲續牌」的通知書,不免有點悲涼。「好多物華街街坊可能係人生第一次面對鏡頭,俾佢有得揀,可能佢都唔想出鏡,但係實在太嬲太多冤鬱」,高祈這樣形容這班街坊。憤怒的,當然是政府出義反義,那句「無縫交接只是概念」更令人欲哭無淚,盡現政府的謊言。

今次獲得公民報導獎的紀錄片,主題正正是觀塘,但高祈坦言「拍了很多,但没有將他們輯成一段長紀錄片」。原因簡單,没有人手,而一手包辦一套長紀錄片,除非全職投入否則不可能做到。高祈又回到灰色的現實殘酷,「只有比賽才可以draw到一班固定的人手,先有得搞」。在香港,做一個背負社會責任的公民,注定嚴峻。高祈義務拍攝紀錄片的事,他從來没有告訴家人,因為深知他們不會理解,很可能會反問一句「咁白痴既事你都去做?」

我負責今次公民獎的工作,老實說收集參賽作品十居其九都是遊行示威的「紀錄」,不是說没有紀錄價值,而是這些聲音很「硬」,比較口號,只有表像。高景祈選擇了「少數聲音」,主題不吸睛,主角或者隨時消失於社會中我們都不會察覺。但真因為此,才更要有人為這些悄然消失的人和事作紀錄。大概也是一種抗命。

高景祈的得獎作品:《買不到的街坊情》

原文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

最佳文字報道:陳澤滔--我是抗命者,也是公民記者——80後IT人記錄抗命實况

1414922833578_8E9A7E7DE26BCCCAA15DFA049374DAA5

文:麥馬高

他是一個八十後電腦工程師,喜歡打機、踢波和溝女,但2014年令他思想及生活上都有重大轉變。在搜尋器輸入511就會出現他的名字,他叫陳澤滔,是7月2日被捕的511名公民抗命者之一。

被捕當晚,陳澤滔詳細記錄了由被捕一刻、旅遊巴上、黃竹坑警校內至釋放一刻的現場經歷。文章內容幽默,感情真摯,把讀者帶到現場,令人能夠用更近的距離和更真的角度去了解這次公民抗命的起點。報道奪得了獨立媒體(香港) 「網絡公民大獎」最佳文字報道,該報道在當日一刊出後馬上在網上瘋傳,他坦言這是他意料之外。

當中報道節錄:

等畀人抬其實除咗叫口號之外,仲有一樣就係叫啲警察嘅number,「56447 唔好咁扭佢手腕, 佢痛呀」「15423 唔好扯呀」當然佢哋都唔多會理你嘅,而你事後亦都唔會記得呢啲 number。唯一例外嘅係警員3310,佢應該係比較多經驗啲, 抬人亦比較直接,我哋叫咗幾句「3310 唔好咁大力」佢就當然唔會理我哋啦。點知後面有人爆左句「nokia 唔好咁大力, nokia 3310 我話你呀」我見到白衫果個差佬當堂陰陰咀咁笑, 仲同隔離果個咬耳仔tim!之後 nokia 先生就無再出現過啦。3310 我記得你呀,唔好咁大力呀!!

記錄被捕實况 笑中有淚

而更意外的是,陳澤滔認為這一晚改變了他將來的路。為什麼七一當晚會「走」了出來?一切從六月說起,他不諱言自己本來請了兩星期假,好讓自己能安坐在家觀賞世界盃。不過,適逢當時立法會正在審議新界東北計劃的前期撥款,他表示眼見當時的議會暴力,尤其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粗暴通過議案,令他決心要為香港做點事。

陳澤滔強調,自己在6月13日的立法會門外時,還沒有「衝鐵馬」的準備。「我看着年齡比自己小的同學在行動,我實在為自己感到慚愧。他們都不怕被捕,我真的很無用,我的包袱其實少過他們,理應站得更前。」那一刻的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點都應該做些事,保護他們。」他一想到這裏,更是哭了出來,並不斷反問自己,為何那麼懦弱。

由兩年前的國民教育到去年的碼頭工潮、香港電視不獲發牌到今年的新界東北計劃,來到今天的佔領中環,香港走過一場又一場的社會運動。不過,有些人選擇繼續如常生活,確切的貫徹了舞照跳,馬照跑。有些人則從此不一樣,包括陳澤滔。

6月13日令陳內疚和悔恨,所以當學聯表明會在七一遊行後在遮打道預演佔中,他出發當日便下定決心,今次不要再當逃兵。不過有趣的是,他的提款卡在當天亦無獨有偶地壞了,所以他便特地喚女友去撳五百元給他,準備被捕後的保釋金:「我已經準備定被拉。」

2003年七一遊行,他還是中七生,沒有上街,只是在家中打機,亦對時事政治都沒有太大興趣,更遑論關心。升上大學時也沒有上莊,學生會的事更是充耳不聞。「自己其實一直都十分抽離,對社會運動沒有太大熱誠。」

陳自言性格獨立,讀大學時也是自己一個人住宿舍,更去過澳洲作一年的工作假期。不過,如果新界東北的議會暴力是他覺醒的原因,這或許只是近因。遠因是工作假期令他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一年間令他判若兩人。

赴澳工作假期 反思港人生活

他在四年前毅然放下電腦工程師的工作,跑到去澳洲,更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一年間做過農夫,整天摘士多啤梨,做過酒店服務員,洗過無數廁所。他樂在其中,在那一年間不斷反問自己:「為什麼在香港生活會那麼壓迫?香港工時長,假期也相對較少。」陳希望自己能夠在工作假期中尋回真正屬於自己的「位置」。

陳之前的工作負責撰寫電訊程式,「例如你去到澳門,便會接到一個表示歡迎之類的信息,有一段日子認為這根本沒有意義。」他想過回來後做記者,因為記者有一份報道真相的使命感,而且自己也喜歡寫字。他曾說:「回來後不要再做呢行啦,因為真係做得不太開心。」然而,世事總是未如人意,他假期回來後發現,寫程式始終是唯一技能。記者做不成,便唯有重回老本行,但他開始在社交網絡上抒發所見所聞。

陳澤滔一向有寫網誌的習慣,但大多作朋友之間的交流。「幾年前我爆肺入院,我都有記低自己的經歷及感受。」得獎的報道511分之一中更是如數家珍紀錄了該晚至翌日的多個畫面,如身邊同路人的呼叫、警察的輕描淡寫和一名來自深圳阿叔的由衷感受。「我希望能透過報道和記錄,從而分享自己的感受之餘,更希望能夠身體力行去告訴身邊周遭的人,社會運動甚至公民抗命不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陳澤滔愛看黃子華的棟篤笑,佔領期間有一晚離開了金鐘,便是趕赴了紅館。「香港關心時事的人比想像中多,就像今次,其實每日都有西裝友會來金鐘睇下到底發生緊咩事?」陳認為,要打動政治冷感的一群,便必須寫一些較容易入口的東西。「因為太多學術理論,他們未必想繼續看下去,希望寫點輕鬆的,可以有較強的感染力。加上鍾意黃子華,可能不知不覺間學了他的手法。」

三個月前被捕,今天再次走到街頭,並在干諾道中天橋紮營,為的是對自己的一份堅持。因為家人的工作關係,擔心他一旦留案底會影響升職及工作前途,所以不太贊成此舉。「我已經用盡晒今年所有有薪假,現在放無薪假。」假若公司一個電話召喚,還是會立刻回到工作崗位上幫手。陳又笑着說,女友都有上街及過夜,對他是一百巴仙的支持及體諒。「她明我做咩既,甚至同我講:你抗爭我就努力上班掙錢啦。」

但令他打從心裏高興的是,他成功感動了家人,家人今次更親身來到金鐘。陳澤滔表示,日常和朋友言談間很少談到時事,但會把自己的想法及見聞寫在社交網絡上。「同事大多是七十後,成日都會話做咩要搞咁多嘢?安安份份唔好咩?」陳希望能用文字及行動,告訴他們這社會不是只有金錢,而是有更多價值觀去追求;參與社會運動是希望能夠推動社會進步。

盼爭取警察及藍絲帶支持

他憶述七一當晚的情况,他既是參與者,也扮演了記錄者。「其實很累,但又不敢睡,事發後一次過寫下當日的見聞,是希望能告訴其他人自己經歷了什麼事。」陳澤滔的報道中提及了香港警察對待佔領人士的情况,他表示在黃竹坑警校看到的大部分警察都是善良及克制。然而,警民衝突及關係惡化成了近日的焦點,被警察拘捕過的他有這樣的看法:

「穿上制服,但不代表是特權階級嘛,有時候警察的文化是有錯,大家都應原諒,尤其同伴犯錯,更應體諒。」而近日有佔領人士對警員進行人身攻擊的謾罵,陳澤滔認為是無謂的。他強調,社會無論如何都需要警察維持法紀,「即使十個警察九個有做得不妥,甚至偏頗,但都應該要拉攏第十個。」他笑言自己是典型的和理非非:「因為無論是警察甚至藍絲帶,都應該用潛移默化的方式去令他們相信我們相信的。」

陳澤滔和七一當晚被捕所認識的朋友一起來到金鐘紮營,他們攜同了近日成為佔領區內的風頭人物——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紙牌人像前來。訪問期間的習總很受歡迎,不斷和其他佔領人士「合照」。陳澤滔透露在工作假期回港後,有想過到內地山區義教。他認為要改變一個地方,就要用知識及文字去改變,如播種般。「哈哈,現在的香港更需要播種。」他明言已有準備再次被捕,如果雙學及佔中發起自首行動,他亦會參與以履行公民抗命。「希望能夠陪伴學生去到最後一刻,除非當局重啟五部曲,否則不會因為其他原因而撤離。」

陳澤滔是德國球迷,德國隊沒有美斯,沒有洛賓,沒有尼馬,靠的是每位球員多走一步,憑團結的整體打法拿下了今屆世界盃。他今年見證了德國奪得世界盃,而香港的真普選呢?陳澤滔,甚至七百萬港人,在有生之年可以見證到嗎?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4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