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

201604212

執法機關為防止或偵查嚴重罪案發生,會對公民進行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條例乃法定機制,用於監察授權和規管當局。政府正就條例進行修訂,本會認為條例生效至今達九年,漏洞叢生。例如當局以機密為由,拒絕向立法會議員提供截取通訊器材的清單;條例涵蓋內容沒有包括網絡通訊,但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曾公開承認通訊服務供應商有提供協助。我們認為這對市民個人資料的私隱、結社自由與表達自由構成重大威脅。執法機構權力過大,公眾卻無從監察。即使執法機關多年來屢次違規,條例卻沒罰則,沒有阻嚇力,削弱公眾私隱權。

鑑於雨傘運動期間,政府視戴眼罩及使用保鮮紙為「暴力」,反映執法機關對此定義無限擴大。我們要求當局須就「有關特定」及「暴力」訂立更清晰定義,避免透過條例進行政治監控。同時,我們強烈促請當局授權審批時能充分考慮新聞材料的保密權,讓記者能夠繼續發揮監察政府的第四權角色,保衛公眾知情權。本會已就《條例》發出聲明,並聯同立法會議員及各民間團體召開聯合記者會,並出席立法會公聽會表達立場,並跟進條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