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批評中國盛產「敏感瓷(詞)」 800萬粉絲微博即被封

li

圖:看中國

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轉載至泡泡網

簡體中文:李承鹏批评中国盛产“敏感瓷(词)” 800万粉丝微博即被封

文:陳善恩

(獨媒特約報導)近日,內地著名作家兼微博大V(即經認證的知名評論人士)李承鵬在微博的賬號遭封鎖,疑與他日前在北大演講時呼喚言論自由、抨擊時政有關。中共不怕得罪擁有800萬粉絲,封鎖李的微博,可見中共打擊網絡言論的手段,只會有增無減。

中國人正失卻說話的能力

本周一(7日),以敢言著稱的李承鵬,微博紛絲達800萬,被指是「激進自由派」,向來在微博評論時政,特別重言論自由。以往他亦多次被「短期禁言」,不得在微博發帖,今次卻是第一次被封鎖賬號。事緣早前李承鵬到北大演講,題為《說話》。他指《說話》是動物的本能,但現在大家都違背了人類的本能,批評中國人「正在失卻說話的能力」。演講中,他諷刺現今的中國是個瓷器大國,盛產「敏感瓷(詞)」,如民主、自由、政改等詞都被禁。中國人唯有「發明」一些新詞,好像河蟹、斯巴達。李承鵬嘆息這並不是文字的創新,是言論的退步。

他指問題出現在權力體系,暗示中共覺得「民眾沒有言論的權利」,自己反而擁有「懲罰言論的權力」。這是「傲慢」和「自閉」的表現。他以美國《反煽動叛亂法案》的例子說明限制言論自由是破壞國民的創造力,只會使國家吃虧。李承鵬表示,自己只是追求應得的權利--說話和寫作的權利,「言論自由既是民主的第一個要求,又是它最後一道防線」。

正因李承鵬用字直接,「踩到中央底線」,其微博賬號馬上遭封鎖。一向與李對立的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則發表評論文章,斥責他「語言激烈、尖刻,差不多篇篇『罵政府』」,更指「激進自由派必需有底線意識」,不能濫用話語權,「嚴重違憲的言論不可能在中國暢行無阻」,明顯是對李承鵬及其他「激進自由派」人士作出警告。

李承鵬 -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2013年李承鵬的新書:《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書中充滿他對國家和民族的批評與反省。

微博正逐漸褪色

在中國這個限制民眾言論的社會,微博相對是個限制不大的平台,讓博客能夠發表個人意見。但眾所周知,每當有一些較「激進」的言論出現,當局便會馬上刪除帖子,實際上是嚴密監控民眾的網絡自由。李承鵬今次的演講究竟有何地方是「嚴重違憲」?演講中並沒有提及「反共產黨」等字眼,並不是特別「激進」,也只是抒發己見,但當局卻封鎖其微博賬號,明顯進一步打擊網絡自由,甚至有網民質疑中共手上有一份社會知名人士名單,會陸續封鎖他們的微博賬號。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政府數據顯示,今年微博用戶人數比去年下降9%,不少人改用微信(WeChat),原因不免與中共收緊微博的言論自由有關。隨著用戶增加,相信中共亦會對微信作進一步監控,網絡僅餘的自由不再。

201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信護的決定》,其中第五條將「實名制」應用到所有互聯網社交媒體,包括微博,要求用戶必須使用真實身份註冊賬號。另外,網絡服務提供者亦需將所有用戶發佈的信息保存6個月,並在公安或國家安全機關依法查詢時提供技術性支援。透過條例,政府除了可清楚知道發佈言論者的身份,亦隨時可以查看他們的帖文,要限制評論人士的活動也就更加容易,李承鵬的事例正好說明這點。

當民眾失去說話的能力,只懂逆來順受,國家不受監察就只會退步。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期間到北京清華大學演講,也提及自由對話在中國的重要性。一個社會如果連網絡的自由也容不下,要實現政治開放也就更難。若中共再次收緊網絡自由,恐怕最終吃虧的是自己。

參考:
《李承鵬北大演講:說話》明鏡新聞
《單仁平:@李承鵬被銷號,早晚注定發生》環球網評論
《從微博到微信,中國網絡言論空間在困境中演化》紐約時報中文網
《微博敢言大V「大眼」李承鵬遭銷號》新唐人電視台
《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新華社

編輯:方鈺鈞

西藏之行:監控,原來如此親密

tibet

原文刊於「香港獨立媒體」,獲轉載於泡泡網

簡體中文:西藏之行:监控,原来如此亲密

文:Autumn Yu

「這個不能說,因為前台有監控。」

那個晚上,身在青海,我與兩位藏人正討論藏族文化,談及藏人轉山儀式。轉山簡單而言就是行山,藏人深信輪迴之說,轉山儀式能夠減少今生罪債,期望來生能夠再成人。不過,由於中國政府深怕藏獨,藏人一般是得不到簽證前往阿里等地轉山,但荒謬的是旅客要取得簽證卻是極其簡單。監控的不止於行為,更是心思。當我問他們對於藏人不能到西藏所屬的地域轉山有何感受,他們的回答是:「這個不說。」和「這個不能說,因為前台有監控。」隨手指向吧枱那邊。除了聲音監控,網絡監控可說是「家傳戶曉」,原來那個監控儀器是光明正大放在電腦旁,約一部舊式錄影機的大小,所有人知道監控在進行,同時,所有人對監控無可奈何。

在西藏拉薩,我與一位四川藝術家和他的女朋友聊天。對於六四,他們所知不多,只靠翻牆才略知一二;他們所不曉得的就更多,劉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奬﹐他們不知道;劉霞是誰, 他們不知道;譚作人至今情況, 他們不知道;被自殺的李旺陽更從未聽聞。儘管如此,他們其實知道部份,他們知道騰訊、微博等與政權千絲萬縷的關係,「我不明白為什麼下載一個程式,我要給予對方追縱個人位置的權限。」女友人曾在馬來西亞留學,對於監控的態度顯然與在中國土生土長的四川藝術家很不一樣,離開之前,她千叮萬囑我要以書信聯繫,她不想成為無知的人。

跟據國家資料 ,居住在西藏的藏人總人口約三百萬人(當中不包括青海、四川、甘肅、雲南、海外等定居的藏人),其中,與美國人結婚的就僅有12人,我遇上了其中一個,由於她與美國人結婚,所以監控更為嚴重。她曾經到過香港旅遊,「當我看著法輪功能夠舉著『天滅大共』的牌站在街上,我很震撼。我站著看,但我的丈夫要我走,一旦被別人拍照就麻煩了。」,原來這是一個站在街上也沒有自由的國家。在此,不要誤會藏人能夠在其他國家自出自入,只是因為她嫁了給外國人,她多次申請希望父母可以到美國旅遊,但不獲批准,在國家傳媒機器宣傳下,她的雙親一直認為美國在打仗,居住環境很危險。也曾聽說有藏族朋友的親人取得護照,但在機場給安檢剪掉了,原因是十八大(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

面對種種監控、不合理,藏人只能默默忍受,司機淡然道出不能轉山的遺憾,不帶半點恨意。旅遊期間,我知道新疆發生襲擊事件,我沒有擔心,因為西藏是不一樣,藏人爭取權 益的方式是自焚,犧牲自己來警惕世人,所以國家不能把藏人自焚扣上恐怖襲擊的帽子,他們所能做的就是每三十步放一個警衛廳,警衛、公安之多,絕對是拉薩一個奇景。

在內地生活了三個星期,我發現我更愛香港這片土地,自由在我們看來是理所當然,言論可以百花齊放。在拉薩,認識了一個在重慶工作、計劃考律師牌照並且有心成為維權律師的朋友,她知道我一直在討論敏感話題,由六四、人權談到一黨專政,她不時打電話來提醒我,擔心我回不了香港,我知道……我生於香港,起碼,至今我還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抗議中共打壓本地獨立出版--獨立媒體(香港)就姚文田被捕事件聲明

1390466746_3337

圖:蘋果日報

香港晨鍾書局總編輯姚文田被深圳當局控以「走私一般貨物」罪,案件日前(5月7日)於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閉門判決,一審重判姚監禁10年及罰款25萬元人民幣。獨立媒體(香港)對是次檢控及判決深感憂慮,認為當局此舉旨在打壓香港出版及言論自由。

據多個傳媒引述知情者及其兒子報導,事件乃是當局自編自導的「誘捕」,重判七旬和體弱多病的老人,意在恐嚇本地出版異議刊物的小型、獨立出版業界。

姚 文田多年來出版當局認為的「禁書」,如封從德的《六四日記:廣場上的共和國》、具有爭議性的《胡耀邦與中國政治改革:12位老共產黨人的反思》、張博樹的 《中國憲政改革可行性研究報告》、余杰的《河蟹大帝胡錦濤》。出事前正在籌備出版余杰的《中國教父習近平》,被捕令出版計劃告終,需轉由另一家出版社負 責。

回歸以來,中港兩地人民來往頻繁。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繼續享有的言論及出版自由,大量被內地認為題材敏感的書籍及雜誌均能繼續出版,如《前哨》、《爭鳴》、《動向》等。自由行和個人遊政策推出後,令內地旅客更容易購買到這些不為中共所容的「禁書」,再帶返內地。

今 次內地當局以走私罪,趁香港居民及出版商姚文田在深圳期間將其逮捕,以殺雞儆猴的方式恐嚇本地出版界,乃對香港自由的粗暴踐踏。值得注意的是,在姚案受審 之制,大陸海關也「嚴打」進出香港旅客的書刊,幾乎把所有違反中共「七不講」(包括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批評中共、司法獨立和批評權 貴階級)的書刊没收,此舉很明顯要打擊香港的獨立出版業。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訂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香 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同樣訂明人人有意見和發表的自由,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本會促請曾多次表示支持本地新聞及言論自由的 港府官員及入境處密切監察事件,為本港居民姚文田提供必要的協助,保障本港居民的出入境安全。

是次事件雖然嚴重衝擊本地的出版業界,卻未 有得到大眾傳媒廣泛報導。有傳媒更只從當局立場出發,詳細報導所謂「走私」案情,絲毫沒有觸及姚文田的政治背景,如出版禁書、其兒子曾參與一九八九年天安 門學運等。本會盼望本地傳媒業界,切勿辜負市民的期望,自我滅聲,助長中共打壓香港新聞及出版自由。

本會呼籲香港市民關注事件,了解事件對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威脅,向中共當局表達抗議,並繼續支持本地的獨立出版業。

 

—–

相關連結:

香港獨立媒體網:獨立出版人 讓自由之風翻動書頁

獨立評論人協會聲明(2014年5月7日)
維權人士聯署聲明(2014年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