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風冷雨 並肩前行--獨立媒體(香港)就商台終止李慧玲合約聲明

1621995_10152003688352153_251640644_n

淒風冷雨 並肩前行--獨立媒體(香港)就商台終止李慧玲合約聲明

昨日(12.2.2014)「無國界記者」組織才發表2014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香港排名自2010年已經連年下跌,最新跌至61位。報告亦用大篇幅闡釋中國這新聞自由排名175位的國家,透過強大的經濟力量、中聯辦插手干預香港、澳門,及其他方式插手台灣媒體,干預三地媒體運作,破壞多元媒體生態。可怕的是,在同一天,商業電台(商台)即時解僱任職10年的資深事時節目評論人李慧玲,令香港已進入寒冬的傳媒雪上加霜。

去年11月商台把李慧玲的節目在未經諮詢下調至傍晚時段,昨日趁她在外採訪期間,以電郵方式通知其被即時終止合約,更粗暴地不准她收拾其辦公室物件--即包括她多年來的新聞筆記資料原材料。商台只抛出「君子相分,不出惡言」八字而拒絕評論事件,獨立媒體(香港)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歷史不斷重演。多年前商台同樣忽然辭退時事評論節目主持鄭經瀚、黃毓民。商台這間公司是否作風一貫如是?與政府商討續牌時,便以辭退經常抨擊政府的主持作為談判籌碼?商台作為持牌廣播機構,是社會公器而不是「私人俱樂部」。任憑高層喜惡而無理辭退為公眾發聲的時事節目主持,實在不負責任,直接斷送本地新聞、言論及表達自由。商台必須盡快解釋辭退李慧玲的原因及理據,還她和公眾一個合理交代。我們同時要求政府和商台公開洽談續牌細節,讓公眾在陽光下監測過程,而不是黑箱作業。

獨立媒體(香港)在此向各位一直以來堅守本份,在公營或私營傳媒機構任職的媒體工作者致敬。面對權貴甚至公司高層的壓逼,你們仍然竭力捍衞媒體自由。我們相信,一宗比一宗更荒誕的新聞打壓事件,只會更激發傳媒工作者對政治及專業的熱情,繼續奮力戰鬥,而不是棄守。

我們認為新媒體和傳統媒體有著互惠共生的關係。獨立媒體(香港)作為推動新媒體及公民記者運動的一員,我們會與傳統媒體工作者共同並肩,繼續監察政府,批評時政,一起為草根發聲,建立多元媒體生態。

獨立媒體(香港)
2014年2月13日

促請明報交代撤換總編輯一事--獨立媒體(香港)聲明

07la1p7new

圖:蘋果日報

《明報》撤換總編輯劉進圖,及安排一名馬來西亞籍人士掌管編採業務,事件已引起《明報》員工、新聞業界、學者並本地公眾憂慮,深怕此舉是要打壓新聞自由,影響編輯自主。公司進行人事變動雖不時發生,但整頓媒體很多時正以更換管理層方式進行,近年有人事變動,以此改變「報格」,最明顯是《南華早報》。此外,2014年香港醞釀「佔領中環」及政改諮詢等爭議題目,空降非本地人選亦令人疑惑。獨立媒體(香港)認為此舉匪夷所思,促請《明報》管理層能盡快公報詳情,回應員工質詢,承諾編採方針不會更改,釋除公眾疑慮。

香港主流媒體正進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內地資金不斷湧入,屢次傳出商界政界插手干預編採運作。媒體自我審查情況嚴重。香港在世界的新聞自由排名已經連續兩年下跌,從2011年34位跌至2013年的58位。任何本地媒體,包括《明報》實在責無旁貸,應盡本份謹守崗位,為社會揭露真相。

《明報》多年來以「公信第一」為報頭標語,雖然它在最新一次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調查中,排名得分下降,但它明報》亦隨即發表聲明,表示「會繼續鞭策自己,專業地做好新聞工作,目標是重拾「公信第一」。言猶在耳,《明報》竟然傳出撤換總編輯一事。本社團敦促《明報》落實聲明內容,專業地做好新聞,向公眾交代,繼續為社會發聲。

今次事件一再證明,主流媒體的商業運作模式,營運及編採方針易受資金(不論是老闆還是廣告客戶)影響。現時香港政治氣候嚴峻,中共早已有恃無恐直接插手本地事務。左派親中報章如《文滙報》及《大公報》報導不時黨同伐異,大部份本地主流傳媒的老闆,甚至編採高層均為政協,如南華早報總編輯王向偉在2012年便爆出删剪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新聞

故此,我們相信,香港需要更多不受財團、政黨和政府形塑的獨立媒體,它們更難被各種勢力收編。我們同時呼籲市民加入或以小額金錢支持公民媒體報導,為社會提供更多元的聲音和角度。

要求無綫電視立即撤回封殺令

NOTVB

 

要求無綫電視立即撤回封殺令--
獨立媒體(香港)就無綫電視封殺壹傳媒的聲明

無綫電視昨日發出聲明,稱壹傳媒在免費電視發牌事件上「針對」它,「作出失實報導,發牌與否為政府決定,絕非無綫電視可能影響」。宣布把壹傳媒屬下所有刊物列為不受歡迎媒體,無綫及其藝員的活動將不接受壹傳媒記者採訪。本會認為無綫輕言封殺個別媒體,作出極壞先例。我們反對任何形式打壓、干預新聞及採訪自由,強烈譴責無綫電視不合理的採訪限制。

不久前才被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濫用支配地位及優勢,從事反競爭行為的無綫電視,長期剝奪和操控本地藝人和歌手在其他媒體亮相的權利。今次更變本加厲,企圖以壟斷娛樂事業的地位,及旗下藝人和歌手作為籌碼,教訓「不聽話」傳媒的,行徑令人不齒,容易造成寒蟬效應,震懾其他與它有合作關係的媒體。更可怕是讓其他公私營機構效法,嚴重打擊本地言論、新聞及採訪自由。

無綫電視不只是普通的上市公司和私人機構,它所持有的免費電視牌照需向政府申領及定期續牌。法例列明免費電視「影響力廣」,所以必須接受嚴格監管,包括《廣播條例》(562 章)和《廣播(雜項條文)條例》(391 章),以及相關附屬法例。持牌人還須遵守牌照條款及條件,以及通訊局發出的各項業務守則,如節目、廣告及技術標準守則。再者,香港《防止賄賂條例》(201章) 附表一更清楚訂明,無綫(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屬於「公共機構」。它乃公器,社會及公眾同樣有權監管其運作。

近年,無綫電視自我審查形同官方喉舌的情況愈趨嚴峻和明顯。前新聞部主播柳俊江公開斥責它新聞編輯方針有問題,節目封殺立場不同的泛民及激進派人士之說甚囂塵上,其事時訪談節目《講清講楚》更被統計出八成多嘉賓是政府官員及建制派人士。在免費電視發牌一事上,更以《東張西望之電視牌照風雲》明目張膽為政府說項。本會於今年三月進行的電視節目意見調查顯示,多達64%受訪者「不滿意」無綫電視節目,有23%更表示「極不滿意」。

作為本地主要免費電視持牌機構,無綫擁有七條模擬及數碼電視頻道,有「新聞及資訊部」和專屬新聞頻道(數碼頻道83台「互動新聞台」)。其「新聞及資訊部」的《專業準則及道德守則》,提到「完全明白作為香港其中一間主要新聞機構所應負的特殊責任」,如「要避免任何自大傲慢的行徑」及「要以坦誠有禮的態度面對公眾」。本會認為這〈守則〉同時適用於無綫電視本身。它作為大眾傳播媒介的重要一員,營運方針理應包括對社會的使命感和承擔,致力促進及維護言論、資訊、新聞及採訪自由。遺憾地,無綫電視過往「河蟹」事件及今次封殺個別傳媒的行徑卻粗暴地扼殺上述各種自由。

我們嚴正要求無綫電視立即撤回對壹傳媒的「封殺令」,並對今次無理行為,鄭重向公眾道歉。假如無綫不撤回聲明,它實在不配繼續佔用珍貴的頻譜資源。事實上,無綫電視過去經常違反通訊局多項監管條例,既然其牌照將於2015年到期,我們將要求通訊事務管理局、特首以及行政會議把這些違規事項一併考慮,拒絕續牌予無綫電視。

獨立媒體(香港)
2013年11月22日

獨立媒體(香港)就政府新聞處限制公民記者採訪的聲明

picture-14963

10月21日,有公民記者到特首辦外,打算拍攝香港電視員工遞信予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情況,被政府新聞處人員要求不准做過激行動,又表示今次讓公民記者進入採訪區只是意外,新聞處只歡迎主流媒體採訪。

我們認為,政府新聞處多次以只歡迎「主流媒體」之名,限制公民媒體及公民記者的做法不合理,不符合國際社會趨勢。隨著網絡普及與社交媒體的發展,不少網上新聞機構及個人均能輕而易舉在網上發送資訊,傳播能力及速度甚至與主流媒體不相上下。政府新聞處乃負責統一發送政府消息的官方機構,首要目的當然是令最多的香港人知道政府發放的消息,新聞處無任何正當理由,阻止任何媒體及新形態的公民記者採訪公開的政府新聞。

香港獨立媒體網曾去信要求政府新聞處,將採訪通知及新聞稿等內容通知香港獨立媒體網,新聞處方面竟表示「系統容量有限」予以拒絕。處方的回覆明顯是「語言偽術」,意在限制公民媒體和記者採訪及報導。我們認為有關安排落後,要求政府以開放及合理的措施,盡量方便所有不論主流及公民媒體及記者採訪。我們亦將去信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資訊及科技事務委員會和民政事務委員會,要求議會跟進事件。

香港政府企圖阻止公民記者採訪有違反《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及適用於香港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之嫌。根據《基本法》第27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不少法律學者討論有關條文時均指出,條例雖然並未提及採訪自由,然而,從操作層面看,採訪自由是新聞自由不可或缺的部份。

我們希望香港政府落實及履行《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 《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註1),以及參考先進地區的做法(註2),採取積極行動保障公民記者平等採訪的權利。

獨立媒體(香港)
2013年10月23日

註1:《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該條例乃按照《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制定。負責審議公約的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2011年7月中,第102次會議中發表的《第34號一般性意見》對《公約》第十九條作出具體解釋。指出,新聞工作有著各種各樣的人士參與,當中既包括全職和專業的記者,也包括在網上寫博客的,以及其他以各種形式發表新聞作品的人士。《第34號一般性意見》第15款提醒:「締約國應考慮網路和行動電子資訊傳播系統等資訊和通信技術的發展能夠在多大程度顯著改變全球通信業務。現在,交流各種觀念和意見的全球網絡已不必依靠傳統大眾媒介。締約國應採取一切必要步驟,促進這些新媒體的獨立,並確保個人能夠接觸這些媒體。」

註2:除了英美兩國政府有方便公民記者採訪的措施外,鄰近地區如台灣,公民記者的採訪權也獲得保障。2011年7月29日台灣司法院大法官就一宗公民記者採訪受阻的案件發布司法院大法官689號釋憲文,當中指出:「又新聞自由所保障之新聞採訪自由,並非僅保障隸屬於新聞機構之新聞記者之採訪行為,亦保障一般人為提供具新聞價值之資訊於眾,或為促進公共事務討論以監督政府,而從事之新聞採訪行為。」可見公民記者的角色乃受國際認可。

相關報導:要求政府發採通予獨媒 新聞處:「系統容量有限」

獨媒出席記協示威

10153026486_462800d98e

2013年APEC 峰會於印尼峇里舉行。期間,香港記者被指向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大聲」提問,結果香港電台、now新聞台及商業電台共9名記者被取消採訪資格。now新聞台記者和兩名攝影師翌日更被帶返當地警署問話,禁止返回位於保安區的酒店,最後更被要求搬離。

香港記者協會昨日(2013年10月8 日)發起抗議,分別到印尼及菲律賓駐港領事館抗議,要求對方向記者道歉。獨媒亦派出代表到場支持,抗議有關方面打壓新聞自由!

獨立媒體出席「捍衞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記者會

943471_671605712866093_997559289_n

(獨媒特約報導)資訊科技屆議員莫乃光聯同多位泛民議員舉行記者招待會,支持「捍衞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的動議及修訂。又促請政府通過「資訊自由法」、「檔案法」,保障公眾可向政府索取應得的資料,以維護香港市民重視的核心價值和經濟發展優勢。在場記者、學者及民間團體代表均批評政府不願公開資料,剝削各方知情權。

泛民議員倡資訊自由法

議員范國威認為相關法案有助市民認識應有的公民權利,保障商業社會有效運作,並可監察政府是否合理地行使公權。修定案有六點,分別是保障記者的採訪權,盡快制定「資訊自由法」,香港電台的編輯自主,要求政府為新免費電視發出牌照,政府放棄以任何方式監控網絡,以及香港市民二次創作的權利。議員毛孟靜表示對現下的新聞自由悲觀,但決不能容許情況惡化。她擔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今年4月時表示年底將處理纏擾法的立法問題,「纏擾」一詞定義模糊,記者追訪採訪對象可能已構成纏擾罪行,憂採訪被限制,損新聞自由。

莫乃光憂慮近年香港的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都受到衝擊,即使政府否認網絡23條的存在,但每一條條例都可成新23條,如《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Cap.390)和《版權條例》(Cap.528)。修定時,政府很容易在修定或執行條文時「做手腳」,或濫用現有法例,如刑事罪行Cap.200《有犯罪或不誠實使用電腦》。

工黨代表何秀蘭和張超雄都支持「資訊自由法」,「檔案法」和「舉報者保密法」,加強監察公私營機構,制止違規及欺詐等不法行為。自從紀律部隊資訊數碼化之後,資訊發放收緊,外間不容易接政府內部訊息,影響新聞自由。何秀蘭質疑南丫島海難中海事處內部調查並無民事紀錄,對官員毫無問責制衡的作用。

學者、業界促政府檢討資訊開放制度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傅景華表示學術研究也受現時的法例影響。2007年時傅景華因研究地鐵增建幕門有否提升公眾安全而需向運輸署索取墜軌資料,被政府以《個人資料(私隱)條例》(Cap.486)中因為涉及第三者資料而拒絕提供資料,因而拖延研究進度16個月。他批評很多研究公共政策的學者索取資料時都遇上困難,認為政府需要檢討《公開資料守則》和相關條文。

獨立媒體(獨媒)倡議幹事方鈺鈞指,政府應保存有關政治決策和內部的檔案紀錄,讓公眾對政府的施政有跡可尋,使之成為香港歷史的文獻記載,還原事實的真相,以正視聽。獨媒在今年 2月18日就香港政府將要向聯合國提交《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三次報告的會議中,已促請落實「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亦獲近700名市民支持「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聯署。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指業界爭取「資訊自由法」索取應得的資料已有二十年,然而政府一拖再拖,以行政守則《公開資料守則》代替,更用法律條例《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將更多應公開的資料保密,她表示十分失望,要求梁振英實踐《2012年行政長官參選人新聞自由約章》第二條的承諾,「在任內積極推廣制定資訊自由法,營造更加開放的社會環境」,保障公眾利益。

920940_671605809532750_1568487474_o

記者:Alice C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