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NOW【時事全方位】討論《資訊自由法》

NOW-資訊自由法

 

圖:(左起)香港檔案學會會長朱福強、記協新聞自由小組成員麥燕庭、主持王慧麟、主持彭晴、獨立媒體倡議幹事方鈺鈞和港大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傅景華。

獨立媒體於2014年3月24日出席NOW《時事全方位》節目,與一眾嘉賓討論《資訊自由法》。各人都認為訂立《資訊自由法》,刻不容緩,但政府只用法律改革委員會正進行相關研究作「拖字訣」。《公開資料守則》自1995年開始實施,政策明顯失敗,而計算拒絕個案的數字遠低於實際個案,因為官員只計算用特定表格索取資料的申請。《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更是唇齒相依,缺一不可。

重溫節目:

資訊自由法(一)(二)(三)(四)

 

本會就相關議題的立場:

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

公開檔案,讓公民監察政府!--獨立媒體(香港)及《香港獨立媒體網》就立法會公開資料政策的意見書

延伸閱讀:

檔案法資訊自由法公開資料守則

 

公開檔案,讓公民監察政府!--獨立媒體(香港)及《香港獨立媒體網》就立法會公開資料政策的意見書

8488178758_064682fc6e_b

(圖: wyliepoon)

前言

獨立媒體(香港)是香港第一個以推動獨立媒體運動為宗旨的組織,於2004年開始和《香港獨立媒體網》合作,成為本地其中一個具有影響力的民間媒體。隨著近年互聯網技術發展,公眾及小型民間團體皆有資源加入這股新媒體的潮流,開拓一個強調多元、直接參與及全民監察的媒體時代。本會相信,公民獲取政府資訊的權利,有助社會落實民主參與、防止貪污、實踐新聞及資訊自由,營造公開透明的政府和公民社會。故此一直積極推動相關議題,包括爭取香港訂立《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

我們歡迎立法會制訂公開資料政策,尊重香港公民基本的資料信息權利(Right of access to information)及新聞自由。媒體能夠自由獲得資訊對政府及影響社會的機構進行有效檢查,市民能夠行駛知情權利,進而對侵犯權利的事件進行申訴,對公民社會及民主發展問責政府尤為重要。然而,目前立法會提出的公開資料及檔案政策尚有可以進一步開放及改進的地方。

首先,我們認為,政府檔案有別於一般私人或商業機構內部文件,這些檔案牽涉公眾利益,有其公共面向,也是公共社會資源。任何政府檔案的機密及資料敏感程度將隨年月遞減,自動成為社會發展的史料,應可讓公眾查閱。事實上,多個先進國家早已訂立《資訊自由法》,如加拿大、日本、美國、英國等。立法會是次正規化公開資料的處理機制,正好為日後訂立《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奠定基礎,同時成為其他政府機構的示範作用。

立法會作為一個立法機構,擔當社會議政論政的主要正式渠道,特別是目前政府缺檔案保存及公開的情況下,立法會諮詢及會議記錄,往往成為公眾獲得知情權的少有途徑,故此,應盡可能披露各項資料,原則是公開和透明;查詢機制則應簡單便捷;至於保密年期,則盡可能縮短。

檔案分類

現時秘書處保管的資料有三類:公開、非保密及保密資料,保密資料更設四級:限閱、機密、高度機密及絕對機密。保密檔案都是公眾難以接觸,亦無法得知分類是否合理。本會接觸眾多新聞媒體工作人員及公民記者,經常接到投訴政府內部把不同檔案列作「保密」級別,限制傳媒或公眾申索。故此,我們建議秘書處統計及公開每年列作保密資料的檔案及相關級別數目,詳列劃分準則、及其具體內容類型,讓公眾參考。

非保密的檔案,封存期應不多於15年。至於保密檔案,既然設4級別,而性質及機密程度不盡相同,封存期亦應按不同級別制定,這些檔案最長封存期亦不應多於30年。保密檔案的解密覆檢程序設於結案後25年,我們認為年期太長,絕對機密的檔案覆檢期應該縮短,其他保密級別按程度遞減。各保密檔案名稱應設目錄索引,讓公眾得悉其存在。

我們鼓勵秘書處設定期公告,通知市民即將解密的焦點檔案(如feature archive story),簡介其對社會意義,增加公眾對歷史檔案興趣和關心。

建議豁免公開的資料

今次立法會正式建議將部分檔案列為「豁免公開」,我們深表關注,原因是該等檔案將永遠不見天日,公眾無從知曉。我們不排除有需要將若干檔案列為「豁免公開」,但在資訊透明的大原則下,必須謹慎行事,界定適合豁免公開的資料類別應該愈少愈好。我們認為第9段中所提到的三個豁免公開的例子,其中兩個並不適當。《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並不保護當事人死後其個人資料的保密,所以內含個人資料的檔案(數量可能會相當多,因為有可能包括立法會每年接受申訴的檔案)並不應自動歸入豁免公開的種類。另外受法律專業特權保護的法律意見,由於此等法律意見並非給予議員或秘書處職員個人,而是給予正在執行職務,身份為公職人員的議員和秘書處機關,故此公眾利益和知情權應該凌駕在法律專業特權保護之上。

我們建議刪去豁免類別(b)項,原因是公眾利益和知情權應該凌駕在以公職人員身份執行職務的法律專業特權保護之上。

我們建議刪去豁免類別(d)項,即「與個別申訴個案有關的資料或檔案」。立法會的申訴機制,就是讓普通市民有機會直接與議員會面,申訴對政府措施或政策的不滿。這些申訴直接反映當代社會不同期間市民關心的議題和政策,如有必要保護當事人私隱,可隱去個人資料,一如現時每季個案申訴摘錄的做法,或者讓私人資料隨當事人過身後自動解密,而不是直接豁免,令大量寶貴資料永不見光。立法會亦可在申訴表格訂明申訴資料將於保密期(列明期限)後公開,作為社會公共史料資源。這樣亦間接促使申訴人認真對待申訴程序,對申訴內容負責。

我們建議刪去豁免類別(e)項,即「行使《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所賦予權力的委員會有關的資料或檔案」,既然諮詢文件中已提到「如過早披露…會對有關各方造成傷害和損害」即說明該等檔案有時效性,而每次立法會該條例所賦予的權力時,必定是有關重大事件,所以直接豁免是不可接受。

我們建議刪去豁免類別(f)項,即「立法會及轄下委員會正在進行的工作、商業敏感資料、研究、統計、數據及預定出版物有關的資料或檔案」,既然諮詢文件中已提到「如過早披露…會造成誤導或不公平情況,或引致不當地獲得利益和好處」即說明該等檔案有時效性,所以是完全沒有需要直接豁免。

我們建議刪去豁免類別(h)項,即「與行政管理委員會及秘書處的事務或運作有關的資料或檔案」。以今日資訊科技的高速發展,任何資訊科技安全系統皆會定期更新替換,所以只要保密年期相當,披露時已經完全過時及無關,絕不能夠對議會運作產生任何影響或傷害。同時,此等資料對後世研究議會運作,是非常寶貴的史料。

最後,我們強烈要求刪去豁免類別(j)項,即「行政管理委員會(下稱「行管會」)認為不適宜披露的資料或檔案」。行管會由當然成員及議員互選產生。惟香港特首選舉未有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機制,而立法會功能組別猶在。現時並沒有機制保證每一屆行管會必然是由多黨派議員組成,而它卻擁有禁止披露檔案的權力,掌管公民社會的知情權,於理不合。

索取政策、覆檢及投訴機制

諮詢提到公眾在封存期內仍可要求索取保密及非保密檔案,秘書處應就定期公佈索取個案數字、檔案類型、保密級別、成功及拒絕原因,增加機制透明度。

秘書處應制定合理回覆及處理時間,定期公佈達標比率,申請處理最長及平均時間。

覆檢及投訴機制應稟承公平、公正和公開原則,審裁結果及雙方陳詞應上載網上,讓公眾監察。立法會秘書處應積極跟進國際發展,定期邀請獨立專家(局外人)審視守則,適時修改,與時並進。

獨立媒體(香港)及《香港獨立媒體網》聯署
2013年9月10日

獨立媒體出席立法會「公開資料及檔案政策」簡介會

inmediahk.org logo

獨立媒體(香港)致力推動香港訂立《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

現已向香港記者協會報名出席下列工作簡介會,並會積極跟進立法會的「公開資料及檔案政策」,提交意見書,並呼籲公眾踴躍發表意見,監察政府。

—————————–

立法會邀請新聞業界出席「公開資料及檔案政策」簡介會立法會秘書處上月12日起就公開資料及檔案予公眾查閱的政策,諮詢公眾兩個月,記協認為這是正面的舉動,有助立法會改善查閱機制,方便記者工作。

因此,作為記者,你更有需要了解是次諮詢內容。立法會將舉行簡介會,解答記者的疑問,屆時秘書長陳維安將會出席。有興趣的行家可電郵至hkja@hkja.org.hk 或致電2591 0692向本會報名。

日期:2013年8月23日(周五) 下午3時

地點:立法會大樓502室

獨立媒體於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發言

8496609059_1a42d678ae_n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政府將要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三次報告,故政制事務委員會於2013 年 2 月 18 日召開會議,向各界諮詢意見,多個團體均出席表達意見,當中較廣泛討論的範疇包括爭取同志平權及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關注警權和政制發展情況。而獨立媒體(香港)則在會上促請落實資訊自由法及檔案,得到不少議員關注。

政府取信於民的最後防線

獨立媒體(香港)的倡議幹事方鈺鈞在會議中提出較冷門的議題,倡議政府盡快落實《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並強調這是「政府政策取信於民的最後防線」。她以公共屋邨每兩月一次的屋邨諮詢委員會的會議為例,指有非互委會成員的居民想申請列席旁聽會議,但多次申請都不成功,物業管理處亦沒有就作出合理解釋,更不願意黑紙白字書信往來。讓居民難以得悉會議議程及記錄,了解屋邨管理事宜。她批評連小小一個公共屋邨委員會都不願公開資訊,普通市民想了解政府運作,談何容易。

她直言,政府的《公開資料守則》自實施以來,並沒有提供有效的渠道讓公眾輕易索取各項官方資料。雖然政府稱市民可按《1996 年政府資料檔案(取閱)則例》查閱政府檔案處保存的歷史檔案。又指「被鑑定為歷史檔案的公開資料以及經封存30 年的機密資料,可開放讓公眾查閱」。很可惜,檔案通常沒有機會被專業檔案員「鑑定為歷史檔案」便被銷毀,亦從沒聽聞有官員因檔案處理失誤而受罰。她認為只有《公開資料守則》並不足夠,要使之為成具法律約束力的「公開資料法」,或稱「資訊自由法」(Public Information Act),促請政府盡快落實訂定《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的時間表。

再者,獨立媒體(香港)在2012立法會選舉前,曾向全體候選人進行「言論及資訊自由問卷調查」,結果是議員對言論和資訊自由均有強烈共識,回覆者全部贊成在任內訂立《資訊自由法》,讓市民及媒體機構有權查核政府部門的資訊。他們絕大多認為數目前香港政府在落實「公開資訊守則」的工作不足夠,贊成立法會應主動就政府部門違反言論和資訊自由的指控和申訴,進行聆訊,並訂立檔案法保存政府內部所有決策和政策審議文件。另外,它最近在網上發起「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聯署,亦獲得近700名市民支持。

議員齊撐《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

政府限制資訊流通,及新聞自由日益收窄的議題獲得泛民議員認同。莫乃光議員對資訊自由及網絡自由表示關心,並會跟進方指出有政府部門更以伺服器容量不足理由,拒絕向公民媒體發放政府新聞稿一事。何秀蘭議員表示認同,她指近年政府經常選擇性發放消息及資料,傳媒工作常要對資料作深入驗證,政府的措施卻諸多阻撓,增加媒體採訪難度,並使香港新聞自由在世界排名大跌。陳家洛議員則表示公民黨同樣全力支持訂立《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會繼續推動。政制事務副局長劉江華最後作一次性回應,雖然指出申訴專員公署早前已經開展公眾諮詢,而法改會亦表示會作進一步跟進,但就未有就立法作出具體回應。

發言及回應議員問題片段:

首三分鐘是獨立媒體倡議幹事就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發言,其後是回應何秀蘭議員新聞自由­如何遭到打壓。另(3: 41),指伺服器容量有限而拒絕向公民媒體發出採訪通知的並非市建局,乃政府新聞處。­特此更正。

相關文章:
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獨立媒體(香港)就公開資料及檔案管­理制度意見書(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350)
監察政府 立即訂立《檔案法》專頁 (http://www.inmediahk.net/archiveslaw)

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

4459199503_dacef665b9

 

圖片鳴謝: Opensource.com

獨立媒體(香港)就公開資料及檔案管理制度意見書:全力支持訂立《公開資料法》及《檔案法》

(For English, please see this)

一、獨立媒體(香港)(下稱本會),歡迎申訴專員公署就公開資料機制及政府檔案管理制度進行直接調查,為城市的歷史留下珍貴資料。

二、政府的透明度及公民獲取政府資訊的權利,早已成為國際社會落實民主參與、防止貪污、讓公民了解決策、保障公民權利、實踐新聞及資訊自由的重要手段。

三、目前,香港政府的檔案管理完全沒有制度可言。由於沒有《檔案法》,無法強制政府官員保存、管理、公開對社會政策及民生具影力的檔案,未能保護本地重要的官方文獻紀錄及珍貴的資源,窒礙公共政策等學術及民間機構的研究,以及新聞專題的挖掘,影響未來的城市發展。

四、香港至今仍沒有實行民主政制,公民沒有普選行政長官的權利,加上本身「畸型」的立法會分組點票機制,公眾難以向政府問責。政府內部決策文件及會議紀錄,是公眾監察官員的最後防線,也是政府政策取信於民的方法。

五、由於目前的《公開資料守則》不具法律效力,政府部門經常以「沒有相關資料提供」回覆市民及記者的查詢,簡單如房屋署轄下的「屋邨諮詢管理委員會」會議記錄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某些運動場地的使用率等,都拒絕公開;這些部門均以公帑營運,服務市民,卻以閉門造車的態度,視公眾監察如無物。更荒謬的是,一些官員更公然刪改會議紀錄,(如唐英年曾要求刪改維港巨星匯的會議記錄),公然掩埋真相。一次又一次的政府醜聞告訴我們,香港需要明確的法例,確保妥善保存檔案,保持官方機構的透明度,讓公眾與媒體監察政府運作,使官員能受公眾問責。

六、除了監察政府運作,《公開資料法》亦能保障公民權利免受侵犯。近年,政府部門特別是警隊花了大量公帑,追蹤、監視市民,而被偵察市民事前或事後都無法得知自己曾被監視,這些秘密蒐集的個人資料如何處置亦是個謎,在不合理的情況下,被侵犯私隱的無辜市民,既不能追討賠償,社會亦無法監察警權,公民權利很容易受到嚴重侵害。

七、政府資訊透明,能讓公眾能了解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有助防止貪污腐敗。舉例說,警方去年使用公帑購買各種設備及武器對付遊行示威人士,記者多番追問具體數字,警方卻諸多推搪,拒絕透露詳情。此外,自從新增了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等任命官員,官商裙帶關係更加緊密,政府的工程和外判資料,要更透明,防止裙帶關係變成官商勾結的貪腐。

八、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公開資訊可促進新的資訊服務產業發展。目前政府不同部門掌握了大量寶貴資訊,這些資料,均以公帑開發,卻没有與市民、學術界、媒體和業界分享。譬如說,特區政府已運用激光雷達技術 (LIDAR – 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錄取了大量本地數據,這些數據資料在地形探測、環境檢測和三維城市建模等有很大用處,將為規劃和測繪業帶來新的技術革命,但政府卻拒絕與大學機構與業界分享數據資料,大家只有望洋興嘆。又例如環保署掌握大量城市環境數據,如各類污染物排放量,郤往往拒絕向環保工程公司提供有關數據,結果業界需要另外付出龐大人力及費用自行研究,費時失事,而公眾亦缺乏途徑去理解香港真正的環境狀況。此外,不同政府部門擁有及管有的資料如環境和本地樹木、交通運輸、土地及人口普查資料等,現時只是有限度釋放,嚴重影響資料的應用性。特區政府所擁有及管有的資料,一旦釋放,可以引發創意,通過公眾和相關業界的研究或應用(例如發展手機程式),創造更多產業,為市民帶來更多有用資訊和更大方便。

九、獨立媒體(香港),是一個推動本地公民媒體發展的機構,而資訊自由是新聞自由和新舊媒體發展的基礎,也是公民透過媒體監察政府的必要元素。本會重申香港要盡快落實《公開資料法》和《檔案法》,讓政府更開放透明,促進公民參與政府決策。

加入網上聯署:全力支持訂立《公開資料法》及《檔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