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網路禁言!?香港網路自由面對的三個危機研討會」

IMG_5551

 

圖:各嘉賓或掩口、或戴上紅鼻子,象徵政府未有接納「個人衍生」方案,仍然會影響網絡表達自由。 

 

獨立媒體(香港)倡議幹事應邀出席2014年6月14日「網路禁言!?香港網路自由面對的三個危機研討會」,和一眾嘉賓討論網絡危機。因時間關係,席間只能討論誹謗法和2014版權(修訂)條例對網絡言論的影響。

 

無獨有偶,席間高登討論區、本會旗下項目「香港獨立媒體網」和毛孟靜議員均曾被本地一財團控告誹謗。各人均同意這條法例容易被有錢人濫用,只要有錢聘請律師,便能向任何人發出律師信。而這法例和其他條例最大不同之處,是它假定被告「有罪」。被告需要自行舉証,証明所說言論乃屬事實,不含中傷誹謗成分。而且法律援助亦不會提供協助,一旦進入司法程序,網民需要負出巨大金錢和精神應付訴訟,承受龐大壓力。很多時,網民收信後都會立即道歉,希望盡早了事。不過,毛孟靜提醒,萬一道歉,會把自己置之不利位置,因為對方可指這是承認犯錯的表現。

本會幹事提到,基於捍衛言論自由,亦想盡力保護網民,於是「香港獨立媒體網」會盡量收集最少網民資料,亦不會要求網民實名登記。即使它日因為法庭命令,需要交出網民資料,對方亦未必有用。吸取此次經驗,本會出版了一本小書《誹謗中伏預防》,內文深入淺出介紹誹謗條例,並本地一些案例,又教授如何匿名上網方法,歡迎網民選購。

 

此外,論到《版權條例》時,本會不忘提醒政府看待「版權」的態度已有所轉變。最新一份文件提到「版權保護並非不受限制。讓使用者公平地獲取和使用版權內容十分重要,不單關乎保障表達自由本身,實也有助促進和傳播知識,鼓勵創意(第11段)。」這和過往單從經濟商業角度看待版權十分不同。本會認為這是二千多份網民意見書造成的壓力所致,鼓勵網民日後繼續就不同網絡議題發聲,不用妄自菲薄。可惜政府仍未有接納「個人衍生」的民間方案(俗稱UGC方案),本會認為需要繼續向議員、官員及民間宣傳和教育,令這方案在將來形成共識。

最後本會提醒網民關注豁免內容之時,要不忘監察俗稱「安全港」的實務守則,它對網民影響更大,二次創作未被版權人告上法庭,已經可以透過這機制被下架,直接影響網民創作空間和自由。

 

講座詳情

 

IMG_5549

 

加拿大版權學者Michael Geist: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獲「泡泡」網站轉載。

简体中文:加拿大实施全球最前瞻版权法

版權議題,從來只站在版權持有人的一方。各大唱片商、出版業和電影界,無不每年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游說政府官員加強侵權案件的罰則,亦動用律師團隊向懷疑侵權個案發律師信。有關侵權案例,本地和外國不無誇張例子,如美國母親Stephanie Lenz,將18個月大的兒子隨著Prince歌曲《Let’s Go Crazy》跳舞的視頻上傳到YouTube時,這位歌手的唱片公司「環球唱片集團」卻以侵權為由,要求YouTube移除。最終Lenz尋求倡議數碼權利的組織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協助,控告環球唱片無理指控其短片侵權,違反美國第一修正案。案件仍在審理中,但她獲得谷歌、Twitter等科網公司聲援。本地的例子有禮義廉T恤LV控告理髮店使用的座椅的侵權(商標)事件。版權條例的應用似乎日趨失控,仍在進行的本地《版權(修訂)條例》能否帶來撥亂反正的契機?

 

所謂撥亂反正,不是放過那些有組織大規模以商業為目的盜版行為,仍是更新對版權制度的思考。本月中來港出席香港大學法律系「Technology, Law and the Public Interest: Ottawa – HKU Conference」的研討會的加拿大版權法學者Michael Geist,便花上10年時間,集結網民、商界和學術界力量,成功推動該國成為全球首個採用豁免「個人用戶衍生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簡稱UGC)版權方案的國家。Michael認為,過往版權討論焦點只集中於版權人角度,近年才慢慢考慮到用戶使用權(user right)。對他而言,豁免就是平衡用戶和版權人權益的方法。他更打趣,加拿大沒有像美國採用更寬鬆的「公平使用(fair use)制度,只採用UGC方案,已經算向政府「妥協」。

 

美國通過「數碼千禧版權法(DMCA)」後數年,加拿大政府提出改革版權條例。當時方向是大幅加重罰則,保障版權人利益,毫不涉及用戶角度和權益。2005、2008年政府提出的方案,既沒有UGC豁免,亦沒有包括公平處理概念。直到2010年,這兩項元素終於出現。以至今年政府頂住美國的壓力,正式剛實施全球最前瞻的版權法,其他值得港府借鏡的地方還包括採用「通知及通知(notice and notice)」制度,即互聯網供應商及服務提供者,收到版權人侵權通知時,他們只需通知用戶,而不是移除該內容。又為非商業性質的個人侵權行為設定刑罰上限,同時加強有組織商業性的盜版刑罰。

 

canada copyright law 2014
加拿大2014年版權條例包含的元素。(資料來源:Michael的演講ppt)

 

這10年間,加拿大政府也換了好幾屆,每次換屆游說工作便重頭開始。問到Michael有何成功策略,讓本地網民取經。他坦然沒有單一成功方法,最重要「不怕失敗」,有創意,甚麼方法都試一試。例如2006年,Michael發現參加聯邦選舉的Sam Bulte從娛樂工業獲得政治捐款,他便撰文質疑這人若當選,在商討版權修訂時會有利益衝突,請選民投票前三思。又發起行動,逐一邀請候選人宣讀誓言,答應不會收取版權業界政治捐獻。版權修訂條例在加拿大的名稱是「C 61」,他便推動61條以61秒宣傳版權法弊端的短片行動。又以谷歌地圖整理不同省份有關版權議題的報導,並以不同顏色標示報導取向。

 

此外,Michael相信擴闊議題的持份者很重要。他透過twitter網誌和主流報章專欄平台,把看似專門深奧的版權議題帶入尋常百姓家。又成立Facebook關注群組,聯繫關注的公眾。加拿大關注版權修訂的群組如雨後春筍,陸續成立。不同界別人士如關注網絡私隱團體、教育界、商界、文藝界、開放數據(open data)支持者都為此發聲。「很多法律界學者都認為寬鬆的版權制度是好事」,甚至8000人為出席諮詢會爭取改革。不同部長亦為此議題爭辯,工業部長便和文化部長爭辯。最令筆者驚訝竟然是前者支持改革,因為能引發更多創意,幫助小商戶的商機。

 

經歷10年才成功爭取較平衡的版權條例。數千個漫漫長夜,Michael如何決心走下去?他竟抛出一句港人非常熟悉的話「時間站在我們這邊」,「我們想的是2025年的科技和世界,不是2015年」。如果政府仍然耿耿於懷本地法例已滯後國際標準多年,筆者倒建議他們再走前10年。誠如Michael所言,立法會議員、官員只要回家問問子女兒孫,看看他們在互聯網做什麼,便應該支持UGC的豁免方案。

獨媒就「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文件」的意見書

戲仿banner

前言:

現時版權制度和法例偏向版權持有者一方,強調他們的權益多於消費者獲得公平使用的權利,而原創者受制於壟斷的創意文化產業,有時連授權自身作品與他人使用亦受到限制。現行版權誰屬和授權制度十分複雜而不透明,近期例子有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播放電視劇《衝上雲霄II》時,因版權問題無法使用同劇第一輯的主題曲《歲月如歌》。若連專業處理版權及資金充裕的企業都無法洽購適當或者理想的版權作品,「外行人」的普通用家根本難以找尋途徑快捷取得版權持有人口中的「合法授權」,進行各種二次創作如戲仿、模仿、諷刺或「惡搞」等。再者,用戶使用授權作品時,可能會受到版權持有人的不合理的創作限制。

根據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包括「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五條,人人有權「參加文化生活」和「享受科學進步及其應用所產生的利益」。現時因著科技進步,人人較以前更容易為原創作品進行再創作,能低門檻地透過不同媒介傳遞思想、文化和政治訴求。版權不只是經濟和商業議題,同樣是社會及文化事項。故此,修改《版權條例》時應該加入文化、藝術及社會視野和向度,以社會體利益出發。

獨立媒體(香港)作為關注本地網絡及言論自由的民間團體,歡迎政府今次提出「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文件」,釐清「版權作品」的使用原則。我們對諮詢有下列意見:

一) 《版權條例》的刑事罪行只應針對大規模、有組織性及牟利的盜版行為,如盜版影碟,而並非個別市民(網民) 在家中改圖改歌詞等的二次創作。政府提出的三個方案均未能有效保障進行二次創作的市民。

二) 雖然第一方案澄清現行刑責條文,如法庭審裁時考慮是否對版權人造成「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作定罪門檻,但仍然引起大量憂慮,可能會引起自我審查效應,窒阻礙創作表達自由,故此我們反對此方案。

三) 方案二雖在第一方案之上,再加入了豁免項目免除了戲仿者的刑責,但仍然留有空間讓版權持有人濫用民事檢控,透過阻止流通去造成壟斷,窒礙創作和表達空間,我們同樣反對。

四) 方案三為戲仿作品訂定「公平處理」(Fair dealing) 的版權豁免方向算是較為可取,我們支持《版權條例》為戲仿作品進行刑事及民事責任豁免。但由於香港法例不是採納「公平使用」(Fair use) 的原則,未能納入政府提出的四項戲仿類別的二次創作仍有被告的可能,如現時社交網絡非常流行的「截圖」,圖中的精警字幕能回應時事熱話,作品雖可能沒有重大改動,卻已被賦予新的文化意義。

五) 政府在諮詢期間以「戲仿」統一「戲仿作品」(parody)、「諷刺作品」(satire)、「滑稽作品」(caricature)和「模仿作品」(pastiche),這在諮詢期間,為方便公眾討論可以接受。但在正式立法時,我們認為法例條文應悉數加入這四項名詞,以保障有關作品的刑事及民事責任豁免,同時不必為它們列出定義。

六) 鑑於二次創作的形式和表演手法會隨著科技發展而日新月展,法例難以完全涵蓋,故此我們認為在方案三的基礎上再引入加拿大《版權條例》中的「個人用戶衍生作品 (User Generated Content, UGC) 」能全面解決此問題:只要是非牟利的UGC作品,即能獲得法例的民事及刑事責任豁免。既然版權持有人著重經濟層面看待版權議題,若網民的作品根本不以牟利為創作目的,相信已能大幅度減低版權持有者的對「經濟損害」的憂慮。

七) 既然政府官員多次在不同論壇表明透過社交媒體轉貼懷疑侵權物品的超連結(share links)不會觸犯法例,我們建議政府在法例訂明相關條文。

八) 最後,今次諮詢並沒有包括針對網絡服務供應商的《實務守則》即「安全港」政策。事實上,中介平台的移除內容機制並未能平衡版權持有人和網絡用戶的利益,只要版權人作出投訴,平台已會即時删除作品。即使日後合資格獲得法例豁免的戲仿作品,創作也可能因「安全港」的政策而被移除。我們認為服務供應商無責任和義務以行政方式處理未經法庭審理的懷疑侵權個案。相關《實務守則》訂定於戲仿豁免的諮詢之前,故有實際需要進行另一輪諮詢。

了解更多:版權條例背景資料政府網頁

諮詢將在明天(11月15日)截止,請廣傳訊息及提交意見:
郵遞地址:香港添馬添美道2號 政府總部西翼23樓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工商及旅遊科第三部
傳真號碼 :2147 3065
電子郵件:co_consultation@cedb.gov.hk

 

[轉載] 戲仿諮詢 獨媒支持民間UGC方案

6141736864_3131430233_n by cali.org

設計諷刺現時《版權條例》傾斜於版權擁有者。(圖:根據 Creative Commons 授權使用Cali.org)

香港獨立媒體網(www.inmediahk.net) 就「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文件」的意見書

前言:

現時版權制度和法例偏向版權持有者一方,強調他們的權益多於消費者獲得公平使用的權利,而原創者受制於壟斷的創意文化產業,有時連授權自身作品與他人使用亦受到限制。現行版權誰屬和授權制度十分複雜而不透明,近期例子有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播放電視劇《衝上雲霄II》時,因版權問題無法使用同劇第一輯的主題曲《歲月如歌》。若連專業處理版權及資金充裕的企業都無法洽購適當或者理想的版權作品,「外行人」的普通用家根本難以找尋途徑快捷取得版權持有人口中的「合法授權」,進行各種二次創作如戲仿、模仿、諷刺或「惡搞」等。再者,用戶使用授權作品時,可能會受到版權持有人的不合理的創作限制。

根據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包括「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五條,人人有權「參加文化生活」和「享受科學進步及其應用所產生的利益」。現時因著科技進步,人人較以前更容易為原創作品進行再創作,能低門檻地透過不同媒介傳遞思想、文化和政治訴求。版權不只是經濟和商業議題,同樣是社會及文化事項。故此,修改《版權條例》時應該加入文化、藝術及社會視野和向度,以社會體利益出發。

「香港獨立媒體網」歡迎政府今次提出「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文件」,釐清「版權作品」的使用原則。我們對諮詢有下列意見:

一) 《版權條例》的刑事罪行只應針對大規模、有組織性及牟利的盜版行為,如盜版影碟,而並非個別市民(網民) 在家中改圖改歌詞等的二次創作。政府提出的三個方案均未能有效保障進行二次創作的市民。

二) 雖然第一方案澄清現行刑責條文,如法庭審裁時考慮是否對版權人造成「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作定罪門檻,但仍然引起大量憂慮,可能會引起自我審查效應,窒阻礙創作表達自由,故此我們反對此方案。

三) 方案二雖在第一方案之上,再加入了豁免項目免除了戲仿者的刑責,但仍然留有空間讓版權持有人濫用民事檢控,透過阻止流通去造成壟斷,窒礙創作和表達空間,我們同樣反對。

四) 方案三為戲仿作品訂定「公平處理」(Fair dealing) 的版權豁免方向算是較為可取,我們支持《版權條例》為戲仿作品進行刑事及民事責任豁免。但由於香港法例不是採納「公平使用」(Fair use) 的原則,未能納入政府提出的四項戲仿類別的二次創作仍有被告的可能,如現時社交網絡非常流行的「截圖」,圖中的精警字幕能回應時事熱話,作品雖可能沒有重大改動,卻已被賦予新的文化意義。

五) 政府在諮詢期間以「戲仿」統一「戲仿作品」(parody)、「諷刺作品」(satire)、「滑稽作品」(caricature)和「模仿作品」(pastiche),這在諮詢期間,為方便公眾討論可以接受。但在正式立法時,我們認為法例條文應悉數加入這四項名詞,以保障有關作品的刑事及民事責任豁免,同時不必為它們列出定義。

六) 鑑於二次創作的形式和表演手法會隨著科技發展而日新月展,法例難以完全涵蓋,故此我們認為在方案三的基礎上再引入加拿大《版權條例》中的「個人用戶衍生作品 (User Generated Content, UGC) 」能全面解決此問題:只要是非牟利的UGC作品,即能獲得法例的民事及刑事責任豁免。既然版權持有人著重經濟層面看待版權議題,若網民的作品根本不以牟利為創作目的,相信已能大幅度減低版權持有者的對「經濟損害」的憂慮。

七) 既然政府官員多次在不同論壇表明透過社交媒體轉貼懷疑侵權物品的超連結(share links)不會觸犯法例,我們建議政府在法例訂明相關條文。

八) 最後,今次諮詢並沒有包括針對網絡服務供應商的《實務守則》即「安全港」政策。事實上,中介平台的移除內容機制並未能平衡版權持有人和網絡用戶的利益,只要版權人作出投訴,平台已會即時删除作品。即使日後合資格獲得法例豁免的戲仿作品,創作也可能因「安全港」的政策而被移除。我們認為服務供應商無責任和義務以行政方式處理未經法庭審理的懷疑侵權個案。相關《實務守則》訂定於戲仿豁免的諮詢之前,故有實際需要進行另一輪諮詢。

「香港獨立媒體網」作為網絡內容供應商及服務提供者,對今次諮詢不包括修訂安全港措施,感到十分失望和憂慮。網站以義工方式管理及運作,致力維護言論和表達自由,不會審查及過濾註冊用戶的上載內容,對任何要求移除內容的投訴亦會抱審慎態度。曾有網站內容被指誹謗,我們亦在法庭判決後才移除文章。若日後立例訂明《實務守則》,遵照指引執行行政程序的網絡平台才獲豁免起訴權利,將對我們這小型組織十分不利,亦嚴重違背本組織的宗旨和立場。故此,我們要求政府就「安全港」政策作出諮詢,蒐集公眾及科技網絡界對其意見。

原文見:香港獨立媒體網

【戲仿諮詢】雞精講解政府方案

UGC

 

《版權條例》在上個立法會年度觸礁,今次政府只集中諮詢最爭議的部分:戲仿。諮詢文件羅列出戲仿 (parody)、諷刺(satire)、滑稽(caricature)和模仿作品提供豁免。政府並提供三個方案供市民選擇:

第一方案:澄清「損害性分發/ 傳播」刑事罪行的法律條文
反對原因:這並無對戲仿作品作出任何法律豁免,同以往分別不大

第二方案:為非商業性分發的戲仿作品訂定刑事豁免
不足之處:戲仿民事責任不變
「損害性分發」的刑事門檻亦不變,法庭判案時仍會考慮作品會否對版權人造成「超乎輕微經濟損害」等因素

第三方案:為戲仿作品訂定「公平處理 (fair dealing)的民事及刑事責任豁免
較為可取,未夠完美:「公平處理」有別於「公平使用」(fair use),如果法例無列明為「公平處理」,將來亦不會獲得豁免。正如文首提到,政府列出的「戲仿」內容未能 (亦無可能) 列出日新月異的二次創作衍生 / 惡搞作品。

民間第四方案:「非牟利或業務用途個人用戶衍生內容」即可獲民事刑事責任雙豁免
作品須乎合下列原則:

  • 由個人用家為個人目的製作或使用,而不是為牟利或業務用途而產生
  • 製作人相信參考的原作無侵權
  • 沒有實質傷害原有作品的版權利益
  • 發佈時不可取代原有作品的市場

別忘了安全港《實務守則》
此外,是次諮詢只涉及戲仿,並沒提到和ISP及OSP關係密切的「安全港」政策。這是行政指引,日後若ISP、OSP收到版權人通知有作品侵權,他們便依手續移除作品。到時網民未被告上法庭,創作已不見天日。故大家亦可要求政府重新諮詢這部分。(詳情可見此)

想了解更多:
版權條例背景資料政府網頁

諮詢將在明天(11月15日)截止,請廣傳訊息及提交意見:
郵遞地址:香港添馬添美道2號 政府總部西翼23樓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工商及旅遊科第三部
傳真號碼 :2147 3065
電子郵件:co_consultation@cedb.gov.hk

獨媒出席立法會「戲仿」諮詢公聽會

1397399_1406115532957067_176842513_o

圖:Sego Duff@鍵盤戰線及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獨媒倡議幹事方鈺鈞昨日出席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議,聽取有關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意見。她先列舉例子講解何謂「版權」:無綫電視早前播放電視劇《衝上雲宵》,因版權問題無發使用社會期待的陳奕迅《歲月如歌》。連無綫龐大的企業都不能獲得歌曲授權,何況普通的小市民?此外教科書年年加價,家長呼冤無門,這就是版權。

「版權」是法例概念,但這概念就是商業概念。但她重申,版權不單是商業經濟概念,它更有社會文化向度。第二,既然於版權業界而言,這只是商業概念,她支持不牟利為目的的個人用戶衍生作品(User generated content, UGC)都能獲得民事及刑事豁免。

現時惡搞、戲仿或再創作是社會和科技進步的體現,版權業界應面對現實,不必認為會損害其利益。歌手的演唱會和電影《狂舞派》並沒有因CD及電視的普及而失去觀眾和市場,重點是作品質素和誠意。

最後她提醒公眾及議員要留意「安全港」,即《實務守則》的諮詢未解決。網絡平台及供應商無責任充當判官,判斷內容是侵權還是二次創作,並將其移除。要求政府重新展開諮詢。

立法會錄影片段,獨媒發言內容在15:20分開始。(鳴謝:csmth96)

 

 

獨媒出席「網絡廿三條?!版權豁免諮詢」研討會

885254_10152097438677494_483263370_o

 

圖:Mary Chan@鍵盤戰線及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上周日(11月3日) 獨媒派出倡議幹事方鈺鈞 (前排左一) 出席鍵盤戰線及二次創作權關注組主辦的「網絡廿三條?!版權豁免諮詢」研討論。

會上,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提倡「第四方案」--參考加拿大現時的版權法例,建議在法律中加入「個人用戶衍生內容」(UGC, Use Generated Content)的概念和條文。方案獲場內大部分網民、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及多位發言嘉賓支持。惟場內版權業界代表 (Andy Lam + 馮添枝) 多次表明反對。

獨媒倡議幹事方鈺鈞首解釋,經香港獨立媒體網調查後,山卡啦的二次創作《大愛香港》遭到YouTube中介平台移除,除平台聲音指紋技術自動偵測,亦因為環球唱片再次投訴所至 (詳見:〈環球講大話 封殺《大愛香港》真相〉)。她支持非牟利目的,便能獲民事刑事豁免的UGC方案,並呼籲網民別忘記關注「安全港」(《實務守則》)的修訂,不然未被告至法庭,創作內容已遭中介平台「下架」。

蘋果相關報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104/18492937

1401143_10152097430887494_519845347_o        1073257_10152097432022494_2114264358_o

研討會錄影:片段1片段2片段3

相關Facebook組群:鍵盤戰線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獨立媒體(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