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媒體(香港)就「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的意見書

開放大氣電波

本會一直爭取開放大氣電波,並由公眾參與作為主導的公共廣播服務,可惜今次由香港電台提出的「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公眾諮詢,卻完全忽視多年來市民「開放大氣電波」的訴求。取而代之的是由官台香港電台全盤主導的「社區參與」廣播,本會對此表示失望。

(一)針對文件問題一「建議目的」及問題二「對象」的意見
反對港台以政府部門身份推動公共廣播
早於2009年的公共廣播檢討委員會報告,曾建議香港需要發展一個真正獨立的公共廣播機構,而它不一定是香港電台。但在2009年9月發表的諮詢文件,卻又將焦點放回港台,如今更正式推出諮詢。我們認為,由政府部門推動,並不能夠落實真正市民及社會參與公共廣播,淪為官方規管下限制重重的「參與」。一個真正的獨立公營廣播機構應脫離政府,所有製作人員亦不應由公務員組成。

推動獨立公共廣播,落實公民充權
政府一直視公營廣播是「服務」而不是「公民充權」是過於狹窄的想法。諮詢文件完全沒有提及如何 「促進公民社會發展」只列出幾個空洞的目標。事實上,現時公民團體從未有足夠技術支援,或未有機會參與公共廣播製作,我們認為政府應撥款創立社區廣播基金,推行社區廣播教育訓練,促進廣播專業人士與公民團體合作,製作節目於公眾頻道播放。其次,我們認為政府應立即將公營廣播機構的多媒體資源加入創意共享原則,供市民引用及再創作,並設立公共廣播公眾資源中心。政府亦應早日開放大氣電波及公眾頻譜,還公眾及民間社會辦媒體的權利。

終止假諮詢,開放公民參與
今次的諮詢,亦是假諮詢。官方早已定下詳細的時間表,在今年年中便接受申請,年底便推出首季的節目。本會認為應立即終止假諮詢,改為採用開放式公民參與及討論的方式,研究如何落實公共廣播。

小眾數碼頻道播放,影響受眾群體
港台建議,新的「社區參與」頻道,只會在極不普及的數碼廣播頻道推出,本會認為應採用較大眾的FM及AM頻道。

(二)針對問題三「節目主題及製作周期」的意見
主題、節目每季一換,整個計劃無核心價值,未能幫助積累聽眾。段落2.8註釋5又提到,社區事務的節目可包括播放區議會會議或區議會贊助的活動,本會對此表示反對。本會認為區議會應自行撥出資源轉播會議。至於區議會贊助的活動,亦不應予以雙重贊助。在目前區議會撥款由建制派主導下,有利益輸送之嫌。

(三)針對問題四「節目時數分配比例」的意見
建議中只簡單將節目語言劃分為華語及非華語,忽略華語中的廣東話、普通話、客家話等,以及非華語中英語、菲律賓語、印尼語等之差異。

(四)針對問題五「製作人建議資格」的意見
本會認為社區廣播的目的應為市民充權,因此有關資格須盡量降低,社區廣播應該將重點工作放於提供培訓及頻道予市民,即便他們毫無製作電台節目的經驗。

(五)針對問題六「製作人關係」及問題七「利便及支援措施」的意見
節目內容由港台把關,容易導致節目內容保守化,建議由節目提供者自行負擔相關責任,亦免除港台審查的嫌疑。

(六)針對問題九「評審準則」的意見
評審機制不透明,評審準則不明。

獨立媒體(香港)

獨立媒體(香港)參與「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諮詢

n558317950_346122_4300

港台諮詢會的影片及相片連結

葉蔭聰:被官府用鳥籠困著的「社區參與廣播」
原刊香港獨立媒體網

用「尾太不掉」來形容香港的公共廣播政策,似乎還不夠呈現這筆胡塗賬。

一月三十一日,港台舉行了首次「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三年)的諮詢會,會上有副廣播處處長戴健文,香港電台數碼頻道的台長陳耀華及負責節目的區麗雅。諮詢文件還算有少許誠實,在背景部份提及社會上一直有強烈要求開放大氣電波的聲音,供社區及公眾使用。當然,文件遵從政府一貫的說法,用技術理由打發了這些「強烈要求」,結果便有「社區參與廣播」這個新事物了。

該計劃讓社區團體向港台提交節目計劃,取得撥款資助,製作一季十三集節目,並在數碼頻道播放,現在試驗計劃總經費有四千五百萬。

「強烈要求」變了「社區參與」

新事物是否能回應「強烈要求」呢?從與會者的反應便知,這遠遠不是公眾想要的。

首先,整個計劃是由港台負責,從體制上,港台是官府,現在連台長也是空降而來的政務官鄧忍光,因此,那怕港台員工一天到晚把公共廣播掛在嘴邊,也改變不了「港台是官台」的事實。曾讓人有點朝氣之感的「撐港台」運動,搞手在早前吳志森的「自由風」最後一天也明言,不再有「撐港台」運動了,要撐的只有不知在何處落腳的「公共廣播」。

為何沒有FM?

官府一向保守小氣,就連這個毫不似樣的「疑似公共廣播計劃」,也要多番制肘與閹割。會上大約有一半的與會者質疑,為何不把試驗計劃也放在FM及AM頻道實行?數碼頻道現在極不普及,就連由鄭經翰創辦的商營數碼電台DBC,亦不容易吸引觀眾,為何這個試驗計劃要捨易取難,讓小眾的社區團體更小眾?如果是這樣,「社區廣播」沒人聽,恐怕又成了向小團體派餅仔兼掩口費的計劃了。

戴健文這位公務員秉承官府作風,絕口不回應不解釋以上疑問。會後有某位資深港台員工跟我私下解釋,這決定是「上頭」作出的,換言之,一早便用鳥籠困著這只本來便很難飛得起的小鳥;至於這個「上頭」,恐怕是比鄧忍光更高級的,局長還是特首,還是北大人?

其實整個諮詢幾乎是「做戲咁戲」,諮詢在下個月底便截止了,年中便接受申請,正如戴健文說,只有微調可能,沒有大改的空間。

Content is King?

面對如此尷尬問題,港台員工如張文新與戴健文自己只好搬出”Content is King”的道理,他們認為只要內容好,必定會成功。張文新更以港台早年的FM為例指出,FM以前亦不被看好,大家只聽AM,不過,事後FM卻成為主流。

這種良好願望是好,但要多長時間呢?當年FM收音機的普及相對容易,全因當時的媒體及技術環境,例如,有大量廉價的FM與AM相容的收音機供應,而且,當年(八十年代)還沒有互聯網等新媒體,連有線電視也要九十年代才出現。但是,今天卻不同了,一方面,我們要聽眾購買數碼收音機才能收聽;另一方面,今天媒體的選擇那麼多,市民真有那麼大的誘因去投入數碼電台廣播嗎?

「教壞細路」還是傾向保守?

至於內容審查方面,有好幾位出席者比較關心「教壞細路」的問題,例如,校長李劍華先生指出,媒體報導一些立法會議員及社會行動者的激烈言詞及行動,令學生目無尊長,表達意見態度有暴力傾向。但亦有少部份與會者持相反意見,認為不應過份審查,反正現在已是媒體多元的年代。有搞網台的朋友認為,既然是鼓勵小眾廣播,便應比大眾廣播更包容,例如,是否可能有「十八禁」的深宵節目?

在港台這個官府的把關下,又加上偏向保守的廣播業務守則,恐怕社區參與廣播很難做到網台朋友的要求,相反,會傾向避開「教壞細路」的節目,以免造成麻煩。

市民要求的公共廣播及大氣電波,換來政府拋出的「社區參與廣播」這塊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實在教人情何以堪。至於它到底能發揮多少功效,小市民還要依靠一眾公務員是否「做好呢份工」,「公共」何在?這究竟是一個甚麼年代呀?

讀者可以下載諮詢文件閱讀,並在三月二十九日前發表意見。
http://rthk.hk/about/ci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