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報導 靠你支持 --獨立媒體(香港)籌款呼籲

donation

各位香港獨立媒體網的作者、讀者:

謝謝各位多年來對 inmediahk.net 的支持。「獨立媒體(香港)」社團不接受政府及財團的資助,堅持依靠民間小額捐款運作,以維持獨立性。如果你重視民間報導,欣賞網站最近有關中環軍事碼頭和海洋公園的報導,或者支持捍衛言論自由,聲援斯諾登的行動,懇請大力響應社團的籌款工作!

● 開拓公民媒體空間

本會自2004年成立以來,一直以研究、教育、出版及撥款等方式,推動香港公民和獨立媒體發展,支持的項目包括「香港獨立媒體網」﹝inmediahk.net﹞、acopy.net 、《八鄉錦田地區報》及《大圍報》等。我們希望壯大本地公民記者的社群,以報導和社會觀察實踐參與式民主。此外,我們自2010年起開展了影像報導項目,增強民間媒體的傳媒力,亦透過報導支援本地民間社會發展。

隨著影響力日增,近年我們受到愈來愈多的威脅,「香港獨立媒體網」被控告誹謗及遭黑客攻擊,社團辦公室更被人上門搗亂破壞。但我們絕不退縮,堅持發展民間媒體,做好公民新聞。

● 政策倡議 抗擊網絡審查

過去幾年,政府不斷收緊互聯網的言論自由,將一些本來用以規範傳統媒體及真實行為的法律,延伸到互聯網上(例如《版權(修訂)條例》、《色情物品管制條例》、《國旗法》和《區旗法》等)。面對香港網上言論空間不斷受壓,再加上維持壟斷的廣播政策,本會於2011年起聘請專職幹事負責與媒體及言論自由相關的組織和政策倡議工作。揭發美國政府全球監控計劃的斯諾登避走香港,本會迅速發起遊行聲援,有超過900人出席。

未來本會的伙伴項目「香港獨立媒體網」將會更新網站的版面,並會加設以paypal直接資助作者的渠道。本會將繼續以撥款方式支持網站公司的開支。

為了保持本會的獨立性,我們主要依靠個人小額月捐來維持運作。捐款者視乎能力月捐100元、500元或更多。社團目前每月收到超過3萬元小額捐款,僅足夠支持辦公室經常開支及一名全職幹事(行政與組織幹事)的薪酬。我們希望在今年內,將小額月捐的總額提高一倍至每月6萬元,令我們能穩定地聘請三名幹事,並發展更多媒體教育工作,做到可持續發展。

本會每年兩次向捐款者匯報工作和財政狀況。若閣下願意捐款支持本會,請將填妥的回條電郵至inmediahk@gmail.com,方便跟進。

今年七月一日大遊行,我們將在軒尼詩道及天樂里交界擺設街站,籌募經費。各位民主同路人經過我們的街站時,記得留步打個招呼,捐款支持!讓我們繼續肩並肩,共建民主、自由、平等的香港。七一見!

獨立媒體(香港)
朱凱迪 (2012-2013年度執委會主席)
其他執委會成員:謝曉陽、易汶健、朱啟天

2013年6月23日

回條:
本人希望
__每月小額捐款的方法支持獨立媒體(香港)的工作
__每年支票捐款的方法支持獨立媒體(香港)的工作,並附上支票乙張。
__本人已是獨媒捐款人,願意增加每月捐款數目。

電郵(用於工作匯報)_______
電話聯絡方法(用於跟進每月小額捐款)__________

獨立媒體(香港)被 Paypal 終止籌款功能

paypal_0

獨立媒體(香港)自2005年開始使用Paypal籌款,一直運作順暢,也沒有收到有人投訴。不過,今年9月16日,Paypal突然限制我們帳戶的功能,令我們無法在網上籌款,對我們可謂嚴重打擊。

資訊與決策不透明

我們今天測試一下一直沿用的「捐款」(Donate)按鈕,發現無法進入「捐款」頁面。當我們登入我們的Paypal帳戶時,發現以下通告:

由於以下原因而限制你的帳戶使用權限:
2010年9月15日: PayPal 要求屬於慈善/非牟利類別的帳戶,向我們提供有關其組織的其他資料。在最近的審核中,你的帳戶已歸入此類別。在我們得到此資料以前,你的機密帳戶功能使用權限將受限。請撥空提供此項資料,以利我們儘快恢復你的使用權限。

接著我們嘗試使用帳戶的功能,我們發現大部份功能皆無法再使用,包括轉帳、提款等等,換言之,過去好幾個月支持者給予我們的捐款,我們皆無法提取!

當我們再翻查電郵,發現Paypal於9月16日發給我們的電郵,卻作如下解釋:

PayPal Private Limited is unable to process payments for non-registered charities and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NPOs), political party/organizations, religious institutions, personal/organizational fundraisers, etc. in countries under its jurisdiction.

不是慈善機構

看到這些解釋,我們還是一頭霧水。我們只是一個社團,在警察總部註冊。而我們也的確不是《稅務條例》第88 條所指定的「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我們曾詢問律師意見,他們指,我們資助的香港獨立媒體網,以及成員涉足不少政治及社會抗爭,我們是不可能申請成為「慈善機構」的,因為,政府規定的「慈善機構」不能是「政治性」的。然而,按照香港法律,除了在街頭賣旗籌款等需要社會福利部門批准外,一般的註冊社團還是可以經其他途徑籌款的,例如互聯網。

我們從Paypal網站中找出了一個香港電話號碼,致電公司問個究竟。接受查詢的職員說,我們的帳戶受限制,現在無法接受捐款,提取功能也暫時無法使用,要等待180天才能領回來。

她解釋,由於網上捐款引起許多投訴,Paypal已決定不再提供籌款功能。我們接著問,是否有人投訴我們,她無法回答。事實上,Paypal帳戶中有一個「調解中心」,若有人投訴,會有資料在這裡出現,可是,我們由開始帳戶至今,皆沒有任何投訴爭議出現在「調解中心」。

而且,日後我們也無法再以「獨立媒體(香港)」名義另外申請帳戶了,而且,日後即使用其他名義申請,也只能以買賣形式進行。

理由奇怪,影響深遠

究竟我們因何會被限制帳戶,終止籌款功能,理由還是非常令人可疑的。因為,我查過一些網站(為免連累別人,請恕不在此說明)的Paypal捐款按鈕,仍然運作如常。這些網站都不是「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有些甚至不是機構或團體,只是個人而矣。為何我們會被審查並被限制?只是因為巧合?

Paypal這種做法,令許多個人blogger及小團體少了一個籌款工具,特別是一些在互聯網上較活躍的個人及團體,獨立媒體(香港)便是其中一個例子。事實上,成立以來,我們也遇過不少籌款上的困難,例如,要找一家銀行,願意提供每月自動小額轉帳的服務(由我方發動),已是非常困難,我們跑了好幾家才偶然找到一家銀行願意提供。而現在,正當我們網上捐款開始有增加趨勢(所謂「增加」也只是每月數百元而矣),卻被一下子奪去這個新的籌款可能,實在令人沮喪。

面對重重困難,希望各位支持者,能給予我們更多支持。大家現在還可以透過以下方法捐款:

1. 每月小額捐款:每月一百元左右,自動從閣下戶口轉賬,非常方便,有興趣者,請聯絡我們(inmediahk@gmail.com),我們會親自把表格送交閣下填寫及簽署,此外,你亦可以下載表格,填上資料及簽署(連同電郵地址),並寄交「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F,獨立媒體(香港)」(為免填錯資料或麻煩,你可只填上金額及簽署,其他資料會有專人聯絡你代為填上)。

2. 支票:請把劃線支票(連同電郵地址)寄往「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F,獨立媒體(香港)」,支票抬頭請寫「Hong Kong In-media」;

3. 銀行直接過戶:請轉賬至恒生銀行:221-543853-001,煩請把入數紙(連同電郵地址)寄給我們,以作紀錄。

獨立媒體七一遊行: 特刊, 籌款, 簽名

donation

獨立媒體(香港)與 inmediahk.net將於七一當天沿途派發聯合出版回歸十周年特刊<捍衛自由 寸步不讓>. 希望大家能捐點錢, 補貼印刷費, 並幫助辦公室添置多媒體的器材(未來一年我們會發展多媒體民間報導, 需要較強的電腦, 錄影機等器材).

另外, 因為七一前收到影視署通知, 指 “齊貼色情 hyperlink" 一文(圖片連字)被暫評為二類(不雅), 作者將於五個工作天內提交重審的申請, 希望大家能聯署該申請. (聯署信內容稍後補上).

亦希望大家能成為獨立媒體(香港)的贊助人, 以每月小額捐款(50至數百)的方法, 支持網絡組織與項目(包括 inmediahk.net / interlocals.net / openknowledgehk.net 和自由文化基金) 的經費. 請於七一的攤位填寫表格.

我們需要你的支持: 獨立媒體(香港)籌款計畫

donation

 

獨立媒體(香港)籌款計畫
我們沒有政府資助,沒有財團捐款,主要由編輯自掏腰包,以及民間籌款(包括非常少量的外國民間基金會)來維持這個網站,所以,你除了在網站上寫文章外,還可以金錢作出資助!

捐款方法:

1. 每月小額捐款
每月一百元左右,自動從閣下戶口轉賬,非常方便,有興趣者,請聯絡葉蔭聰(hegelchong@gmail.com),他會親自把表格送交閣下填寫及簽署,此外,你亦可以下載表格,填上資料及簽署,並寄交「元朗派遞局1047號」(為免填錯資料或麻煩,你可只填上金額及簽署,其他資料會有專人聯絡你代為填上)。

1. 用信用卡網上捐款(Paypal)
請到首頁右邊,點進"請支持獨立媒體";Paypal是相當安全可靠的網上交易系統(捐款單位為美金,最低可捐US$10);

2. 支票
請把劃線支票寄往「元朗派遞局1047號(葉蔭聰收)」,支票抬頭請寫「Hong Kong In-media」;

3. 銀行直接過戶
請轉賬至恒生銀行:221-543853-001,煩請把入數紙寄給我們,以作紀錄。

請不要猶疑,民間媒體,需要民間捐款!

各位用戶友好:

為了確保獨立媒體(香港)的獨立性,我們希望建立由香港市民作財政支持的民間媒體。去年,我們終於在銀行開設了社團自動轉賬戶口,從而建立每月小額捐款的制度,以支持組織的日常開支,包括聘請全職編輯和組織幹事等。

我們希望能在未來六個月, 集得200支持者, 以自動轉賬的方式, 每月捐港幣100塊(或以上), 以支付一名全職編輯和組織幹事, 以及日常的行政開支. 若你們願意成為捐款者, 請致電/發電郵給我們的籌款幹事麥家蕾(阿Cat) 94704590, mak.catcat@gmail.com; 她將會直接與你聯絡, 詳細解釋獨立媒體(香港)未來的計畫和運作。

過去一年,獨立媒體(香港)一直很積極地推動新媒體的概念和民間記者的實踐,在資源極度緊缺下,我們付出人力物力,幫助建立和維持 <獨立媒體> 網站(www.inmediahk.net),又於去年十二月份,與嶺南文化研究系碩士課程,以及香港城市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合辦了「新媒體與社會變革」的國際會議和系列研討會。此外,透過主流媒體、教育機構和民間團體,我們開始推廣了草根報導與參與式媒體的概念;世貿期間,<獨立媒體>網站 更成為主要的非官方消息來源和輿論平台。

自獨立媒體(香港)成立以來,我們一直靠少量的捐款和基金資助(如中文大學民運基金),以及大量的義務勞動來維持基本運作,所以工作缺乏統籌和計畫,長遠來說,如果沒有兼職或全職職員,難以於社會全面推廣及落實民間記者的理念,更遑論展開一些獨立監察、維護言論和資訊自由、鼓勵資源共享的媒體運動。

為了在未來做得更好,獨立媒體(香港)必須盡快建立由市民直接支持的財政來源。這次籌款,不單止是籌募經費,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個組織架構重組的過程,通過與我們的捐款者建立溝通,鼓勵市民參與<獨立媒體>網站,並汲取多方的意見和觀點。

我們承諾,在籌得足夠經費並聘請全職職員後,便會定期(每一個季度)向會員和捐款者匯報工作進度和財政狀況,並設討論組,公開及透明地探討獨立媒體(香港)的工作和發展方向。

以下是獨立媒體(香港)的架構,未來發展計畫及過去工作成果簡報,供各位參考,希望各位朋友能給予我們支持。

獨立媒體(香港)執委會謹上

————————————————————-

獨立媒體(香港)組織架構

獨立媒體(香港)是一個以社團註冊成立的團體,於2005年9月26日正式登記,註冊號為REF.CP/LIC/SO/19/30931。

創會成員為: 羅永生、葉蔭聰、林藹雲、周思中、陳浩倫、鄭威鵬、范立軒、李偉儀、楊健濱、蔡建成、李育成、梁偉怡、陳景輝、張歷君、俞若玫、梁文道、譚萬基、盧思騁、蕭競聰、何秀蘭、潘毅、邵家臻、胡美蓮、邵國華、陸德泉、梁寶林、梁致遠、梁寶山、蘇耀昌、胡露茜。

執行委員會成員為: 葉蔭聰、林藹雲、周思中、陳浩倫、林輝、鄭威鵬、梁寶山、朱凱迪、蕭德健、葉寶琳、陳景輝。

伙拍網站: www.inmediahk.net

————————————————————

未來工作計畫和發展

1. 繼續在財政和人手資源層面支持伙拍網(www.inmediahk.net) 的網上出版工作;
2. 主動接洽教育機構和民間團體,舉辦新媒體DIY和民間記者工作坊,協助民間團體建立自己的媒體;
3. 與亞洲地區的獨立媒體機構合作,建立英文獨立媒體交流平台;
4.推動媒體運動,發揮獨立媒體監察作用,維護言論和資訊自由空間,推廣資源共享運動;
5. 進行媒體識讀(media literacy)、新媒體和媒體運動的發展研究;
6. 連結社會運動與公民團體;
7. 建立獨立財政來源,增強與會員交流和溝通的機制。

—————————————————–

04-05年工作成果

伙拍網站:www.inmediahk.net

流量報告

到目前為止(2006年2月),網站有超過2000名註冊用戶,330名專欄作家,每天有4,500-5,500人瀏覽。
於世貿週期間,以民間報導提供非官方的資訊,並與中文大學學生會合作出版<反世貿民間報導專號>。

獨立媒體(香港)

-會議、講座及論壇

民間人權陣線論壇: 「民間抗議警權濫用」2006年1月1日
獨立媒體(香港): 新媒體與社會變革國際會議 2005年12月9-10日
獨立媒體(香港): DIY新媒體工作坊 2005年11-12月
民間人權陣線: 「言論及創作自由研討會」2005年11月12日
牛棚書展05: 「獨立媒體在香港的體位」2005年10月1日
教統局講座: 「媒體發展與多元社會」2005年9月23日
「出版DIY」系列講座: 「博客與網上媒體」 2005年8月21日
民間人權陣線,香港人民廣播電台,獨立媒體(香港): 「民陣有嘢講」系列 2005年6-7月
書節2004: 「媒體與香港民主發展」2004年11月21日
牛棚書節05: 「另類媒體與香港生活價值」2004年11月7日

-主流媒體專題報導

傳媒春秋 2005年12月30日
《明報》 <世貿報道再思考> 2005年12月25日
《明報》 <來!寫篇報道>2005年7月3日
「鏗鏘集」 「踏出來的力量」2005年3月21日

報告:獨立媒體(香港)的財政狀況

我在這裡跟大家簡單報告一下我們的財政狀況。

以下是由今年一月一日至七月二十六日的收支簡表:

收入
籌款 HK$31,777.29
廣告 HK$1,000.00
德國基金資助 HK$39,984.00

支出
網站建立及維護 HK$21,500.00
雜費 HK$599.00
支付實習學生津貼 HK$1,500.00
印製環保袋、襟章及書簽 HK$25,678.00

總收入 HK$72,761.29
總支出 HK$49,277.00

結餘 HK$23,484.29

全靠我們節約開支,編輯的義務勞動,加上讀者及好友慷慨捐款,以及獲得外國基金小額資助,我們才不至於出現赤字,但我們現在的結餘,實不足以支持未來的工作:

-我們還沒有長期穩定的收入,聘請全職或兼職職員,現全靠各編輯工餘時間義務勞動,大家都感到吃力,我們希望盡快有錢支付兼職或全職職員;

-獨立媒體(香港)沒有財政來源,長期租用辦公室作會址;

-我們打算在不久將來購置獨立的伺服器,希望可以改進網站的穩定性;

-現在程式及版面設計仍然有待改善,我們需要聘請人手;

-獨立媒體(香港)於十二月要舉辦另類媒體研討會及工作坊,但現在我們還沒有錢支付全職或兼職統籌員工,靠現在編輯的義務勞動,幾乎不可能,詳情請看這裡

未來獨立媒體(香港)工作更加繁重,只有你的精神及物質上的支持,才能讓我們撐下去!

如果你覺得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六四雜感(二之二):窮光屁也來籌款,皆因從來也沒有錢﹗

文:領男

參加過六四燭光晚會的人也會知道,會場的進出口處塞滿了不同的民間小團體,你一行過,就會有四五位仁兄仁姐拉住你講:「拎張睇下丫﹗我地今日擺籌款活動,會有書簽紀念品送番比你架﹗」。小西形容這是一個足球場,進場者要擺脫迎面而來的「戴矢偉」與「小志強」。 不過,最令筆者百感交雜的不是一張張冷漠的面孔,而是各友好團體總覺得inmedia跟對面的四十五條關注組一樣:「你地咁很有錢,仲出黎籌款?」

「咁有錢」的想法其實一直已有,七個月來筆者聽過不只數十次了。在三四個月前,特區警察才批准Inmedia成為註冊社團,再搞多幾星期,bank account才ready好。及後每次開會,也會有編輯說::「再咁落去唔掂…..長遠黎計一定要有穩定既收入,請到一個full time staff先可以繼續維持運作。」,我還記得到第四五次開會時討論這個議題時,inmedia的網站費用還未找清,果度大概一萬蚊左右,都係大家自己掏荷包既私己錢。回想起來,咁又七個月,六四第一次出來籌款,才知道「你地咁有錢」的形象愈來愈深入民心,剎時百感交雜,心酸之餘,也有點肉赤,難道我要告訴大家,我們連跟車的錢也沒有,為了今次活動,我走來走去連頭都撞爆埋嗎?

六四中午,天公不造美。我在十二時已到達荃灣,發覺愉景新城出面簡直落狗屎一樣。突然收到電話,中國社會服務及發展研究中心的負責人告訴我,因天雨關係,她們決定取消擺檔。這是個很壞的消息,因為inmedia自己沒抬沒椅,沒有咪也沒有籌款箱,本來檔口位是借她們小小地方擺賣,現在連擋位都無埋,今次仲點籌款?可能仲要連d貨都漏埋,血本無歸。幸好,Inmedia鼓勵DIY Culture,記得自己寫過篇文章,叫市民善用自己的數碼相機及電腦,就可以當民間記者,打破一直被壟斷的媒體專業。但究竟DIY有何好處?在沒水沒糧的日子,左借右借,善用手頭上有的,或身邊豬朋狗友聚在一起的力量去完成表面上宏偉專業到飛起的事業,就是DIY了。Inmedia能否將之promote成一種大眾明白了解,還會實踐出來的culture?我決定書寫這次籌款的經驗,看大家有何回應。

出面落晒狗屎,而support我們重型設備(電、抬、椅、貨車等)的伙伴又暫時撤退,於是我發個輪比負責錢箱既阿Fred,雖然天氣不好,但大家都覺得天無絕人之路,一於繼續去馬,打死擺就。我再給葉蔭聰及阿野打個電話,說大家可以出發,但要改變戰略。原定我們想將所有貨物一次過搬上貨車,再幫中國社會服務及發展研究中心上貨的計劃,現在要改為輕裝上陣,我跟阿野先上辦公室拆貨,將書簽、襟幛的數目減半,放進背囊去。只要阿野手執幾支竹,到時加上梁寶山自製的inmedia示威牌,各人身上掛上由某組織借來改裝的小籌款箱,inmedia的義工就成了一隊游擊隊了。

跟各經驗老到的民間團體不同,inmedia這頭初生之犢看來比較輕巧。領男、阿野到達會場,就把袋入面的襟章、書簽放在地上,兩人沒抬沒椅,坐在地上等候我們的散兵游勇出現。而包圍我們的,卻是大發電機、高竹、大(帳)幕、大聲公、大海報、大長毛紙版人、大律師、大粒佬、大職工盟貨車。我們兩個「卒仔」理佢三七二十一,辛苦左兩星期,先煲支駱駝作個小休。那時站在對面的余若薇、吳靄儀在對面叫咪,剛好是(赤)貧富懸殊的對比。

突然一位美麗小姐走過來說:「inmedia個個都知識份子,又教授盛盛,又高深莫測,仲要籌款?」獨立媒體一開始到現在都是DIY組成,DIY運作,花的不用很多。但我想說的是,DIY的精神就是要糾集群眾,各展所能、各取所需,才能使獨立媒體運作起來。過去七個月,Inmedia從來也是窮光屁,這次臉不紅繼續硬銷,意義不在於我們要籌很多錢,而是想大家明白,獨立媒體是個長遠的計劃,它不是知識份子、教授所擁有的媒體,(沒有人有「責任」要包起inmedia)。(我們沒想過要發過豬頭,但肯定未曾有錢過),但希望未來可以透過大家的支持,將這裡維繫成一個自給自足的社群。獨立媒體無錯需要大家支持,但我們不會若口苦面的說很窮。只是說到底,現在九萬幾斤的工作量,單靠我們的義務勞動,難以長撐,這是事實。

最後預告,Inmedia在七一將會繼續臉不紅,再次籌款﹗希望這兩篇文章令大家更了解獨立媒體,老實說,我很期待到時會有更多人走來跟我們打聲招呼呢﹗

其餘Inmedia擺檔文章:

領男:六四雜感(二之一):撞爆頭,搞籌款﹗

小西:六四拾遺
Henry:2005六四16週年悼念晚會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六四雜感(二之一):撞爆頭,搞籌款﹗

文:領男

準備左兩多個月,inmedia於上周六終於開檔籌款,在維園的十六週年六四燭光晚會初次亮相。兩個月來波折重重,而籌款活動最想帶出的message沒有很多,最想大家明白的是:獨立媒體是個長遠的project,無論從資源到媒體運作,也很需要大家的參與、支持。每想到這點,小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雖然這是第一次幫inmedia搞籌款,有想過會前仆後繼,但沒遇料到還要撞爆頭﹗

跟過往不同,今年筆者並沒有在坐在三萬燭光中唱《自由花》,也沒有跟同學朋友在會場內吹水食野,而是跟inmedia的伙伴拍檔奔走,擺檔叫賣,為「獨立媒體」努力籌款。

先介紹一下自己,在下筆名領男,很自豪對說大家說自己是獨立媒體之中的最吃苦的義工。然而,吃得苦的意義未必在於寫作、網頁運作、向公眾說話宣傳獨立媒體,皆因在下的四肢即使更發達,也不能獨力支撐整個平台的運作,況且跟其餘編輯比較,小弟的口齒不夠他們靈利,論文章的質與量,也遠遠不及各位民間記者及專欄作家,況且獨立媒體的工作又怎會只靠四肢?自去年十月「獨立媒體」開始正式投入運作,inmedia未必有太多環節需要我這些大漢幫忙,直到了這次六四晚會捐款活動,總算有用得著/盡小弟的地方了。為籌款四出奔走的勞力工作,籌備開檔募捐的搬運、聯絡、奔走、叫賣工作,就是小弟花上最多心力的地方了。

跟許多民間小團體一樣,「獨立媒體」的營運資金,除了來自朋友的捐助外,便得靠贊助以及籌款了。平時一聽見籌款活動,所有人都會覺得這是無本生利的搶錢活動,特別在六四七一這些日子,簡直就是本地許多民間小團體籌募經費的重要日子。然而,對於小本經營的小團體,搞一次籌款並,不簡單,它比秦始皇起阿房宮還要吃力,還要大興土木。就以inmedia為例,我們有幾位會寫字的編輯,唔好講網頁設計,就連photoshop這類軟件這些東西,就搞到大家頭昏腦脹。有人認為我們有很多人手,而且都應該是full time的專才,但其實大家只不過一直摸著石頭過河,邊學邊做。再以我為例,我自己也沒有想過應投了幫手搞一張檔口backdrop,返到電腦前卻孤立無援。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墨,最後頂龍call倒三四個好似我一樣,對電腦software一知半解的朋友黎我房,一邊開著photoshop,一邊用著小畫家,搞左三日三夜先整好一張豆大的poster。無他,望望inmedia個back account得果一千幾百,大家自然硬著頭皮,頭腦簡單也沒有excuse,也要頂硬上。

今次inmedia擺擋搞了一些新意思,我們設計了一些襟幛、環保袋及書簽以答謝捐款支持inmedia的朋友。我們訂製的數目雖然不算多,但對我來說卻實在不少。原先大家也為這堆貨感到煩腦,後來,幸得中國社會服務及發展研究中心幫助,借出空間供我們暫時搬放貨物。這次Inmedia準備了書簽兩三千張,而襟幛有五千個,全數由領男跟阿野由旺角、深水埗赤手空拳搬到荃灣柴灣角道一座工業大廈。

在六四晚會前一星期的搬運過程中,發生了一場小插曲……

話說我們向研究中心借了鎖匙後,兩人分別分兩天搬運貨物上她們的寫字樓。怎料那是一個蚊型NGO,連僅有的兩位Full Time Staffs近幾個月來也長駐了大陸,所以office沒有人招呼我倆。由於不太熟悉環境,但看見寫字樓放滿堆積如山的貨物,我們只好找個小小空間收藏自己的東西。當我們以為已經Pack好晒所有貨物,準備煲煙離開之制,在下發覺自己忘記從紙皮箱裡抽出幾個襟幛樣版,供當晚編輯會檢討工作進度之用。我再走入去再搞多陣,從層層疊疊的紙箱中找出我們的東西,抽出小小的幾個小襟幛,再將怖滿灰塵的貨物搬回原處,望望自己,好比吳剛一樣,一雙手臂好像塗了一層油似的,因為天氣實在太熱,汗多到抹也來不及。想到要趕下場編輯會,大家手執襟幛忽忽離開恐防遲到。忽然一聲巨響:「啪﹗﹗﹗﹗」,阿野回望,我已應聲倒地。原來我們返兜入去拿樣版的時候,鐵鉀只托起了一半,當小弟忽忙走出悶焗到極點的辦公室時,只顧望著手執的小玩意,度押大概托起到五呎十吋左右,剛好撞到我不知倒地……

「喂唔掂….好榮呀….阿野你鎖門….」

就係咁我坐左係地下五分鐘,走出柴灣角道,發覺天色很不對路,天空一片添黑,原來在六四前的一周,是的暴風雨前夕。

(二之一)

下回預告:六四雜感(二之二):窮光屁也來籌款,皆因我們從來也沒有錢﹗

Inmedia擺檔相關文章:
小西:六四拾遺
Henry:2005六四16週年悼念晚會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六四拾遺

Hong Kong In-media

文: 小西

上周六參加了維園的十六週年六四燭光晚會,但跟過往不同,今年筆者並沒有在那中元節一樣的燈海中悼念亡者,而是跟同行的拍檔守在場外,為民間網站「獨立媒體」努力籌款。

自去年十月,「獨立媒體」開始正式投入運作,旨在推動香港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為香港形塑一個不受政權、財團、政黨支配的公眾平台,鼓勵公民参予,這可算是七一民間社會起動的其中一項產物。跟許多民間小團體一樣,「獨立媒體」的營運資金,除了來自朋友的捐助外,便得靠贊助以及籌款了;而一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正是本地許多民間小團體的其中一個籌募經費的重要日子。

過往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在進出口處遇上不同的民間小團體,總是行色怱怱,以跟陸運會跳遠比賽一樣的步伐與速度,擺脫迎面而來的「戴矢偉」與「小志強」,儘快在場內進佔一個有利位置,等待一支蠟燭,化身成為一百二十分鐘的民主女神。不過,今年筆者所站的位置不同了,機緣巧合,得以從另一角度,貼身觀察這些容易給人忽略的團體。

跟大會「指定動作」的悲愴與沉重不同,這些小團體傳揚民主的手段都比較輕巧,襟章、T恤、書籍,五花百門,不一而足。當然,此等場合,政治明星總是少不免了,余若薇、吳靄儀等當起臨時的1666小姐,又怎不教路人甲乙丙眼前一亮?

不過,筆者當晚最留意的,倒是一些默默耕耘的人物,他/她們的樸素,他/她們的始終始一,與跟紅頂白的大政治世界,正好構成了一個强烈的對比。

其中的一個例子,是E。E是本地藝術團體進念二十面體的第一代成員,跟林奕華、何秀萍等「同門」相比,E並不特別顯眼。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筆者發現,每年六四都有一批紀念襟章,在晚會當晚以及一些二樓書店免費派發。原來是E的傑作。襟章的設計,簡潔有力,而最令筆者難忘的,是回歸後其中一年的設計:襟章上佈滿了數字,卻獨獨缺了「六」「四」。

筆者已許久沒有碰上E了。同行的梁寶說,在晚會當晚碰上了E,真好,因為E仍然跟朋友合力設計、製作他們的六四紀念襟章:54, 64, 71,_________

一切不言喻。

是什麼驅使了這種默默的執著?最近在網誌「光影記事」讀到一段有關六四的話:「就是那種『想哭』的感覺,那種非理性的情感釋放……。六四對香港人來說,不單單是一宗來自遠方的悲劇,牽動的情緒也不單單是肉麻的血濃於水,潛藏的政治訴求也不單單是經濟思維的一時錯亂。紀念六四,隱隱代表了一種精神上的共嗚,暫時擺脫工具理性的計算,從心底燃起一點純淨的燭火。正義的伸張,與生命的關照,不再是冰冷的『數字管理』下的犧牲品。」

六四拾遺,其間發現,「六四」本身,正是拾遺。

明報 世紀版 剎那懷想‧天使樂園 10-6-2005

「獨立媒體」開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