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論事】政情堂邊鶴—新媒體採訪權(影像)

議事論事-網媒採訪權

 

《議事論事》2014年1月23日

〈政情堂邊鶴—新媒體採訪權〉

開記者會的原意是將新聞發佈,讓更多人知悉相關機構未來的計劃和立場。隨著科技發展,衍生不少網絡媒體和自媒體湧現。最近有網絡新聞媒體投訴政府拒絕他們採訪官方活動。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在本周立法會大會質詢政府是否限制有關新媒體的探訪權。究竟政府決定哪些媒體採訪官方活動,有何準則?放寬限制的話,又會否導致人人自稱記者?

來源:議事論事 (17:30開始)

「網上新聞媒體採訪權」報摘|Media coverage on the right of interview of online media

1601080_635822939788081_353194419_n

For English, please scroll down.

社會紀錄頻道昨日提供現場直播

天樂媒體: 「網上新聞媒體採訪權」記者會 (原整播放)

【轉載】新聞處無理打壓 網媒高呼採訪有理

photo1Group

文章原載《香港獨立媒體網》21.1.2014

(獨媒特約報導)近年本地新媒體如雨後春筍湧現,政府新聞處政策卻未有與時並進,多次限制網絡媒體的採訪權。立法會議員莫乃光今日聯同《852郵報》、獨立媒體、「USP社媒」等7個網絡媒體召開記者會,陳列採訪受阻經驗,爭取政府新聞處給予與傳統媒體同等的採訪權利。莫乃光明日並會在立法會向政府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政府交待理據及準則。

網媒採訪屢受限制

多個網絡媒體力陳採訪受阻經驗。「獨立媒體」倡議幹事方鈺鈞表示,記者除被拒進入地方行政高峰會、人口政策諮詢會,更有記者曾被要求「只可拍照、不准發問」。「香港天樂媒體」記者蔡雋熙則試過去林鄭月娥的記者會時,在門口已經填好表格準備入內時,新聞主任突然出來阻止他進場。

「USP社媒」助理總監 Christopher 稱政府曾以場地容量有限而被拒絕入場採訪。他批評理由並不合理。「新聞自由是受到基本法、聯合國人權公約等等保護」,每人都可以擁有相同的權利去採訪並促進公眾知情權。「D100」台長林旭華憶述,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當天,他曾致電新聞處詢問是否有發佈會,卻獲答覆「不知道」。他嚴厲指責政府官員「不知所謂,完全不懂得如何和市民作一個全方位的溝通」,只著重主流媒體,直接剝奪市民知情權。

「社會紀錄頻道(SocRec)」主席梁日明指,近日警方及政府打壓日益嚴重。以往只檢查他們是否記者,近期則刻意破壞進行中的採訪。特首梁振英於觀塘落區諮詢,警方不斷在正拿著攝影機,進行訪問的記者旁大聲查問,令採訪受到嚴重干擾。「大台」(即主流媒體)卻沒有遭受同樣對待。

政策不透明 前後矛盾

獨立媒體及天樂媒體曾向新聞處書面查詢被拒採訪原因,獲回覆只有「註冊印刷報刊」、電台、電視台等機構才可進場採訪。然而,《熱血時報》代表鄭松泰卻指出,該報早於一年前已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註冊,但採訪特首立法會答問大會時仍被拒絕進場採訪,並只容許透過電話詢問。他質疑政府是否審查「沒有清晰的指引」,兼有審查媒體之嫌。

《852郵報》組長陳珏明形容,政府新聞處以網絡平台發報訊息,其性質已是「新媒體」,施政報告又預告,政改問題將會透過新媒體推廣。另一方面卻又打壓新媒體,立場明顯不一致。

D100台長林旭華以前曾任職Ourtv網站,他曾主動詢問新聞處,希望善用頻道空間播放政府宣傳短片(API),卻遭拒絕。他狠批「API用公帑制作」,斷言「政府完全唔知咩叫新媒體」,剝削市民知情權。

打壓網媒等同打壓新聞自由

莫乃光認為,政府新聞處應參考立法會較寬鬆的做法,只要媒體機構過往有報導新聞的記錄,即可登記入場。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引述聯合國《世界人權公約》保障「所有人都有權去尋求、接收、傳遞資訊和意見,而此權利不會受到限制」,沒有區分主流和非主流媒體阻礙,亦沒有訂明「要好媒體才有權」。他直斥政府引述的理由既不合法及不必要。

方鈺鈞認為,主流傳媒多以商業方式營運,機構立場除時因老闆更替或其他原因而改變,近日例子有《信報》遭河蟹和《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而網絡媒體組機較少,有些更是非牟利組織,更難被政府或有心人士收編。

獨媒將出席「網上新聞媒體採訪權」記者會

採訪我有權

(2014-1-20發佈)

由:莫乃光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致:各大傳媒

「網上新聞媒體採訪網」記者會

過往不少網上媒體投訴政府新聞處只容許主流媒體採訪政府活動,拒絕發出採訪通知和政府總部記者證,令人擔憂政府有意打壓網上媒體,影響香港新聞自由和傳媒公信力。

有見及此,莫乃光議員將於1月22日在立法會會議中提出有關「網上媒體的採訪安排」口頭質詢,並於1月21日(星期二)聯同多個相關機構就事件舉辦記者招待會,為網媒為聲,爭取同樣的採訪權。記招詳情如下:

日期:1月21日 (星期二)
時間:下午4時
地點:立法會505B室

出席者:

  • 莫乃光議員
  • 852郵報 組長 陳珏明
  • D100 台長 林旭華
  • USP社媒 助理總監(外務) Christopher Cheng
  • 社會記錄頻道 主席 梁日明
  • 香港天樂媒體 記者 陳崇瑋、蔡雋熙
  • 香港人權監察 總幹事 羅沃啟
  • 獨立媒體(香港) 倡議幹事 方鈺鈞
  • 熱血時報 馬啟聰

2013本地網絡大事回顧

4746140599_e7ed78a8c1

圖片獲CC授權,作者Truthout.org

這兩年,本地新媒體不斷湧現,它們可能是突破主流(傳統)媒體困境的出路,亦可能是有待發揮影響力的政治平台或營商模式。去年有以中學生為對像的《破折號》、主打時事評論的《評台》及新聞策展的《主場新聞》,還有專注採訪我城「小人物」故事的《城市日記》。今年,繼續有熱血公民加入無償的公民媒體行列,如主打工人新聞的《惟工新聞》和報導社運實況的《社運聯合媒體》。此外,資深傳媒人亦嘗試進軍新媒體行業,像前星島CEO盧永雄創辦《巴士的報》、游清源及前信報「獨眼香江」班底組成的《852郵報》和前商台策劃總監黃永結合解困新聞學(Solution Journalism)和社企模式營運的「言論自由行」

政府阻礙新媒體採訪

數碼發展成為傳媒以至全球社會不可逆轉的趨勢,可惜常說著要鼓勵創新的香港政府卻仍原地踏步。政府新聞處繼續守著所謂主流媒體的定義,無視社會科技發展。獨媒記者被政府新聞官阻止進入採訪「人口政策第二場諮詢會」「2013地方行政高峰會」。梁振英出席觀塘地區論壇時,《主場新聞》記者被民政事務總署人員拒絕進場,稱會場地方有限,只准許「大眾傳媒」和「主流傳媒」進場。10月21日,有公民記者到特首辦外,打算拍攝香港電視員工遞信予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情況,竟被新聞處人員標籤,要求不准做過激行動,新聞處同樣說只歡迎主流媒體採訪

獨立媒體(香港)雖然多次發出抗議聲明,並向新聞處查詢會否因應時代發展檢討修訂「媒體」定義,可惜處方只老調重彈「主流媒體」定義,如註冊印刷報刊、新聞周刊、電視台、電台、新聞通訊社及它們的附屬網上新聞機構等訂閱,並表示「現時並無更多補充」。百多年前,傳媒從辦報紙開始,隨著科技一步步走來,早已進佔電台和電視台頻道。今時今日,時代巨輪正向互聯網絡前速邁進,網絡電台、網絡電視及媒體不斷興起。要知道,若「主流」定義只是讀者群數目,相信不少網絡媒體早已超越文匯大公之流。若政府依然故步自封,認為媒體必然要從實體印刷開始,豈不是開歷史倒頭車?

網絡媒體遭惡意攻擊

撇除政府的另類「打壓」,新媒體頭號敵人便是網絡攻擊。今年多個新媒體遭受不同類型黑客攻擊。「香港獨立媒體網」受到中國的黑客攻擊,部分發出「垃圾索求」的 IP地址更是來自北京海淀區的百度搜尋軟件公司。《主場新聞》在九月初遭受「極為嚴重並持久的網絡攻擊」社會紀錄頻道(SocREC)的Youtube帳戶被駭客入侵,逾千條紀錄片遭删除。經常報導全球各地違反人權情況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站亦遭黑客入侵,內容被竄改,甚至貼上女性裸照,組織已報警求助。獨媒今年特地舉辦網絡攻防工作坊,希望提升民間團體的網絡保安意識。

網自自由和私隱議題

2012年《版權(修訂)條例》引起社會巨大迴響,深怕這是打壓網絡自由的二十三條,最終未能在立法會衝關。今年中政府特地為「戲仿」豁免民事及刑事責任(網民稱作「二次創作」、惡搞)進行諮詢,報告剛剛發表,版權人和網民意見分歧仍大,民間團體提出的「UGC方案」--非牟利創作並符合一定條件即能獲民事及刑事責任雙豁免,相信仍要爭取更多公眾支持。

最後,年度網絡大事一定不能不提轟動全球的斯諾登泄密事件。這位前美國中情局員工把美國舖天蓋地的網絡及通訊工具監聽計劃公諸於世,並逃難至香港。獨媒先後發出聲明及舉辦遊行,聲援斯諾登,提高公眾對網絡自由和私隱的關注。本年八月,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和谷歌合作推出首份《香港資訊公開報告》,揭露過去3年,多個政府部門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提出逾萬宗用戶個人資料要求,移除網上內容的要求亦有7,003次。當中警務處索取資料的次數最多,佔整體86%。

來年,不管是對抗黑客入侵,爭取網絡媒體的採訪權,監察政府如何收集用戶資料等等,獨媒會和網民、公民一起努力。

祝大家新年快樂。

作者為本社團倡議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