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行:監控,原來如此親密

tibet

原文刊於「香港獨立媒體」,獲轉載於泡泡網

簡體中文:西藏之行:监控,原来如此亲密

文:Autumn Yu

「這個不能說,因為前台有監控。」

那個晚上,身在青海,我與兩位藏人正討論藏族文化,談及藏人轉山儀式。轉山簡單而言就是行山,藏人深信輪迴之說,轉山儀式能夠減少今生罪債,期望來生能夠再成人。不過,由於中國政府深怕藏獨,藏人一般是得不到簽證前往阿里等地轉山,但荒謬的是旅客要取得簽證卻是極其簡單。監控的不止於行為,更是心思。當我問他們對於藏人不能到西藏所屬的地域轉山有何感受,他們的回答是:「這個不說。」和「這個不能說,因為前台有監控。」隨手指向吧枱那邊。除了聲音監控,網絡監控可說是「家傳戶曉」,原來那個監控儀器是光明正大放在電腦旁,約一部舊式錄影機的大小,所有人知道監控在進行,同時,所有人對監控無可奈何。

在西藏拉薩,我與一位四川藝術家和他的女朋友聊天。對於六四,他們所知不多,只靠翻牆才略知一二;他們所不曉得的就更多,劉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奬﹐他們不知道;劉霞是誰, 他們不知道;譚作人至今情況, 他們不知道;被自殺的李旺陽更從未聽聞。儘管如此,他們其實知道部份,他們知道騰訊、微博等與政權千絲萬縷的關係,「我不明白為什麼下載一個程式,我要給予對方追縱個人位置的權限。」女友人曾在馬來西亞留學,對於監控的態度顯然與在中國土生土長的四川藝術家很不一樣,離開之前,她千叮萬囑我要以書信聯繫,她不想成為無知的人。

跟據國家資料 ,居住在西藏的藏人總人口約三百萬人(當中不包括青海、四川、甘肅、雲南、海外等定居的藏人),其中,與美國人結婚的就僅有12人,我遇上了其中一個,由於她與美國人結婚,所以監控更為嚴重。她曾經到過香港旅遊,「當我看著法輪功能夠舉著『天滅大共』的牌站在街上,我很震撼。我站著看,但我的丈夫要我走,一旦被別人拍照就麻煩了。」,原來這是一個站在街上也沒有自由的國家。在此,不要誤會藏人能夠在其他國家自出自入,只是因為她嫁了給外國人,她多次申請希望父母可以到美國旅遊,但不獲批准,在國家傳媒機器宣傳下,她的雙親一直認為美國在打仗,居住環境很危險。也曾聽說有藏族朋友的親人取得護照,但在機場給安檢剪掉了,原因是十八大(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

面對種種監控、不合理,藏人只能默默忍受,司機淡然道出不能轉山的遺憾,不帶半點恨意。旅遊期間,我知道新疆發生襲擊事件,我沒有擔心,因為西藏是不一樣,藏人爭取權 益的方式是自焚,犧牲自己來警惕世人,所以國家不能把藏人自焚扣上恐怖襲擊的帽子,他們所能做的就是每三十步放一個警衛廳,警衛、公安之多,絕對是拉薩一個奇景。

在內地生活了三個星期,我發現我更愛香港這片土地,自由在我們看來是理所當然,言論可以百花齊放。在拉薩,認識了一個在重慶工作、計劃考律師牌照並且有心成為維權律師的朋友,她知道我一直在討論敏感話題,由六四、人權談到一黨專政,她不時打電話來提醒我,擔心我回不了香港,我知道……我生於香港,起碼,至今我還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警務處再踞榜首 索取最多網民資料| Hong Kong Police Made Thousands of Personal Data Requests With No Judicial Oversight

big-brother-hkpolice

香港警務署長被網民惡搞。

按: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後翻譯及載於Global Voices Advocacy。

English: Hong Kong Police Made Thousands of Personal Data Requests With No Judicial Oversight

(獨媒特約報導)警務處及衞生署再次蟬聯榜首,成為索取最多用戶資料及删除內容的政府部門。立法會議員莫乃光今日(19.2.2014)提出質詢,要求政府提供各部門共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網絡平台或網站索取用戶資料和移除內容數據。發現政府短短一年已索取用戶資料和移除內容達7,462次,共涉及6,099帳戶。當中,只有香港警務處提出的部分要求有法庭命令(但沒提供具體數字)。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梁敬國指,現時無須檢討相關機制,亦不會定期作出公布。莫乃光表示失望,稱「如果政府不每年報告,我會每年問」。

今日立法會會議期間,莫乃光提出書面質詢,要求政府公布向互聯網平台索取用戶資料或删除用戶內容的數據。2013年2月至今,政府部門共提出至少5,507次索取用戶資料要求,涉及5,541個帳戶。警務處申請的資料數目再次高踞榜首,共4,557次,理由為「防止及偵查科技或使用互聯網的罪案」。雖然警務處附加資料,補充同期處理的科技罪案共5, 212宗。不過它提出的申請只有部分獲法庭命令,申請亦只有部分獲相關網絡機構受理,惟兩方面均沒有進一步提供具體數字。

其次為海關,共873項資料,目的是「防止及偵查罪案」。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亦索取70項資料,包括登記人姓名、地址、聯絡號碼、登記日期/狀況等;訊息發送的記錄和相關的網際網路協定位址。原因是「非應邀電子訊息相關調查」,共牽涉106個帳戶。這兩部門的申請全獲網絡機構受理,但全無法庭命令。其餘曾索取帳戶資料的政府部門還有稅務局和公司註冊處。

删除內容數字

删除用戶內容方面,政府6個部門共提出删除1,955項資料,牽涉558個帳戶。衞生署藥物辦公室和中醫藥事務部各自提出删除1,321和210項資料,佔總數近八成。其理據為「懷疑拍賣或銷售管制/未經註冊的中成藥」,申請全部在沒有法庭命令下獲得受理。其次是海關,要求删除391項資料,包括網頁、帳戶和超連結,原因是「遏止侵權罪行」。

莫乃光於去年初向政府索取2010至2013年二月期間的同類型資料。當時三年間政府共索取一萬四千多宗帳戶資料,删除約7000宗內容。

政府各部門至今沒有統一而公開的指引,交代向網絡公司索取用戶資料或要求移除資料的機制。而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或網站平台同樣鮮有向網民公布相關數據。

政府文件:
立法會十四題:政府向互聯網供應商提出披露或移除用戶資料的要求(19.2.2014)
立法會十題:要求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公開或移除用戶資料(6.2.2013)

文:方鈺鈞

獨媒聯署:國家監控計劃須符合國際人權原則|Signed the petition: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

end mass surveilance

過去數月,歐美政府大規模網絡監控計劃隨著斯諾登的泄密資料陸續曝光。聯合國剛通過決議A/C.3/68/L.45,認同在嶄新和先進的數碼監控技術時代,國際社會有必要重新商討符合人權的約束條款。這項不具約束力的決議確立在數碼時代,私隱和表達自由的重要性。這些屬於民主的核心原則,有可能受到政府利用新型通訊技術威脅。

全球多個維護私隱及數碼權利的民間組織隨即發起「必要和相稱(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的聯署行動,希望向聯合國反映民眾訴求,促請國家監控計劃必需遵守國際人權原則。聯署已翻譯成逾三十種語言,並獲得全球數百個團體簽署。獨立媒體(香港)及香港記者協會亦已加入聯署。

聯署中十三項原則:

  • 合法性
  • 合法目的
  • 必要性
  • 適當性
  • 比例原則
  • 公正獨立的司法單位
  • 正當法律程序
  • 告知當事人
  • 透明度
  • 公眾監督
  • 通訊系統的完整性
  • 國際合作的限制
  • 防範非法使用

有關這些原則的詳細解說及參與聯署,可到
https://zh-hant.necessaryandproportionate.org/text

 

Hong Kong In-Media has signed the petition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 a global action to against mass surveillance conducted by governments. Privacy and human rights groups demanded that international principles of human rights shall also apply to communications surveillance.

Sign the petition: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

 

相關報導/ Further readings:
EEF: Human Rights and Privacy Groups Launch Global Action to Oppose Mass Surveillance
Threat Post: Privacy, human rights groups form new anti-surveillance coalition

締造開放、透明、自由的數碼政策--獨立媒體(香港)就「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的意見書

5542234897_b3a5dd8e9c_b

圖片來源OllieBray,按CC授權使用

前言:

近年隨著智能電話、軟件、雲端服務的興起和普及,「數碼資訊科技」的討論愈趨重要。政府適時推出「2014數碼資訊科技策略」,理應慶賀。可惜,閱畢這份按萬國商業機器(IBM)建議而制訂的未來資訊及通訊科技藍圖及策略,本會感到十分失望。諮詢文件發表在轟動全球的斯諾登泄密事件之後,「網絡監控」及「維護網絡私隱」成為數碼科技界別的關鍵詞,諮詢文件卻隻字不提。整份報告的焦點離不開商業角度,把數碼科技約化為相關企業及通訊商的生意藍圖,卻忽略它作為推動民間參與、公民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限制「數碼」策略所能討論及涵蓋的範疇。獨立媒體(香港)致力倡議及推動本地言論及網絡自由,對政府「2014數碼資訊科技策略」有以下意見:

(一)落實捍衛網絡自由政策

開放、自由及透明(Openness, free and transparency)是網絡及數碼界中最重要的原則和方向。我們建議政府制訂任何數碼策略時,必須考慮及加入這些原則:現有未臻完善的政策需要朝著這些方向修訂,任何新制定的政策則不應與它們有衝突。政府提到銳意發展數據中心和雲端運算樞紐,同時「與內地更緊密合作」。中國互聯網有惡名昭彰的「防火牆」,大量審查及删除網絡內容。香港與內地發展合作計劃時,政府需確保數碼資訊能夠自由流通,才不至失卻國際聲譽及商機。同樣,政府需竭力保障本地網絡自由,阻止一切形式審查。若有任何必要的審查及過濾政策,如政府提供的上網服務,政策需透明及公開,並必須公布過濾原則。我們並建議政府參考"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https://en.necessaryandproportionate.org/text)中所列出的十三項原則。

 

(二)加強保護私隱和網絡保安

今年六月底,美國前國家安全局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 把該國政府龐大的網絡監控計劃「稜鏡行動」公諸於世,引來全球憂慮。各國民眾皆想知道當地政府是否進行任何網絡監控,或向科技企業索取個人用戶資料的具體政策和指引。香港政府有沒有進行任何網絡監控計劃?有沒有和美國或其他政府共用數碼情報?政府採取什麼措施保護本地市民的資訊安全?如何提高市民在資訊保安方面的意識呢?尤其當諮詢報告建議增設wifi點時,保障公共場合的傳輸數據安全尤其重要。

現時,不少科技巨擘如谷歌、微軟均定期製訂《資訊透明報告》(Transparency Reports)(http://www.inmediahk.net/taxonomy/term/512693),匯報各國政府向它們索取用戶資料或要求删除內容。然而,根據香港大學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今年發表的《香港資訊公開報告》(http://transparency.jmsc.hku.hk/),提到近三年政府索取愈萬宗網民個人資料時,全無法庭命令。我們認為,政府應制訂統一而透明的行政指引,規範各部門提出相關要求時要遵守的原則及法定程序,預防網民私隱遭到無理侵犯。此外,政府亦應每年主動公布相關數字,增強網絡公民對網絡服務及提供者的信心。

(三)開放政府及公營機構的公共數據

文件提到「大數據」的可發展潛力,我們認為政府在推動發展大數據前,應製定更好的保障用戶私穩的法例,防止商戶出售用戶的數據資料,因為大數據裡醞含大量涉及個人用戶的喜好、政治立場、人物關係的資料,若被濫用出售,將嚴重侵犯私隱。譬如說,美國法院已正在審理Google 透過電郵用戶的數據去賣廣告是否侵犯私隱的問題,儘管這案例並沒有涉及數據的買賣。

香港在商業的垃圾訊息 (spam) 的處理上,已臭名遠播,正由於政府對私隱缺乏保護,未來若要發展「大數據」,一定要加強相關的法例,保護用戶私隱。

(四)開放政府及公營機構的公共數據

報告提政府設「公共資料入門網站」(data.one.gov.hk)方便市民索取公共資料。我們非常同意公開資訊可促進創新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可惜,目前香港乃全球發達地區唯一沒有《資訊自由法》的城市。文件提到入門網站只有14類公共資料,而且全由政府部門自行決定發放,明顯成效有限。

目前,政府不同部門掌握了大量寶貴資訊,這些資料,均以公帑開發,卻鮮有與市民、學術界、媒體和業界分享。譬如說,特區政府已運用激光雷達技術 (LIDAR – 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錄取了大量本地數據,這些數據資料在地形探測、環境檢測和三維城市建模等有很大用處,將為規劃和測繪業帶來新的技術革命,但政府卻拒絕與大學機構與業界分享數據資料,大家只有望洋興嘆。又例如環保署掌握大量城市環境數據,如各類污染物排放量,郤往往拒絕向環保工程公司提供有關數據,結果業界需要另外付出龐大人力及費用自行研究,費時失事,而公眾亦缺乏途徑去理解香港真正的環境狀況。此外,不同政府部門擁有及管有的資料如環境和本地樹木、交通運輸、土地等,現時只是有限度釋放,嚴重影響資料的應用性。

正如政府文件所言,開放公開資料供免費使用能帶來巨大效益。我們建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積極推動《資訊自由法》,取代現有效用存疑的《公開資料守則》,釋放所有非機密的政府及公營機構所擁有及管有的資料,並且以數碼格式編製,方便市民檢索及應用。同時把政府及公營機構持有版權的文件、錄像及影音資源撥至公共領域,便利公眾和相關業界的研究或應用(例如發展手機程式),以創造更多產業,為市民帶來更多有用資訊和更大方便。

(五)善用及推廣開放源碼軟件抗衡壟斷

政府可優先使用開放源碼軟件,以減少其他國家在數碼科技方面操控及壟斷的可能性,增加選擇及加強網絡安全。政府可沿用2004《數碼21》中對開放源碼軟件的做法,撥款資助及提供支援措施,以開發及完善開放源碼軟件,讓市民轉用安全、開放及自主的軟件。

(六)促進網絡媒體工業

文件(L)提到多項創意和媒體產業,但卻缺少近年急速冒起的新媒體工業,如網絡媒體。網絡媒體有些源自既有的印刷媒體,有些則是全在網絡運作,如《香港獨立媒體網》(inmediahk.net)、《主場新聞》(thehousenews.com)、《USP社運聯合媒體》(facebook.com/UnitedSocialPress)、《社會記錄協會》(socrec.org/web/)等等。然而,政府政策並未能跟貼科技發展,變相窒礙行業發展,如限制新媒體記者採訪官方活動。我們期望資訊科總監辦公室能為適時為政府提供最新市場實況,向政府各部門提供靈活指引及政策建議,如引介網絡媒體的發展與機遇,把過時的不合理措施拆牆鬆綁,促進創意產業的蓬勃發展。

(七)採納多元持分者的意見(multi-stakeholderism)

今年十月在印尼峇里舉行的互聯網治理論壇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除再次肯定這些原則,更提倡重視多元持分者的聲音。今次的諮詢文件,大量呈現私人企業角度,圖透過官方政策賺取更大利潤。本會必須提醒有關部門,文件提到增加免費WIFI設施、支助校園無線上網、電子書本學習等措施,涉及款項全由公帑支付,應就不同的項目分別作公眾諮詢,讓教育工作者、持份者及一般的市民了解計劃的成效及對相關領域的影響。如增設免費WIFI點時,應先調查各場地的使用量和特徵,不應盲目追求WIFI地點數量;推動電子學習時,亦應收集校方、專家、家長及學生意見。

多年來「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諮詢委員會」多由商界壟斷(包括資訊科技業界或私人企業),配以少量學術界代表,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是唯一社福界代表(近三屆才出現),此安排根本未能充份反映各持分者的意見。政府應擴大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加入更多元化的持分者如傳媒、學生、青少年、網上討論區及社交媒體版主等。

結語:

數碼科技已成為全球民眾重要的充權(Empowerment)工具之一。政府檢討、思考、制訂及落實相關策略時,不能只從商業角度出發,必須包括社會及文化向度,深信它能轉化及促進公民社會的成熟發展。互聯網乃高度公共參與的平台和空間,從下而上作出討論,我們希望政府相關諮詢亦能稟承此特性,營造真正多元、開放的數碼政策。

—-

政府諮詢網站:http://www.digital21.gov.hk/chi/

獨媒簽署《關注不成比例的監控聲明》(Statement of Concern on Disproportionate Surveillance)

www foundation logo

圖:萬維網基金會標誌

英文原文出處:萬維網基金會|2013年11月1日|張貼:Dillon Mann

以下聲明正公開召集聯署,截止日為2013年11月11日。此後,它將提交與「開放政府夥伴計劃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OGP) 」成員。在下面的評論欄中添加您的簽名。

我們,聯署的民間社會組織,肯定我們深入投入OGP的目標--其宣言乃建基於世界人權宣言的原則:「更透明、負責任、可靠、願意回應和有效的政府」。

我們連同世界各地的公民社會、人權組織、學者和普通公民表達極大關注,政府包括許多OGP成員經常在沒有針對性的法庭命令下,秘密截取和保留整體人口的私人通訊,而且只有少量或根本毫無用處。據稱,這種做法還包括循例互換「外國」的監控數據,以繞過國內對政府監視該國公民的法律限制。

這種做法削弱可說明的制衡作用,對自由表達、信息及相關事件造嚴重的寒蟬效應。沒有這種意識,單談理想化的公開政府也沒有意義。

正如巴西總統羅塞夫 (Dilma Rousseff) 最近在聯合國說:「私隱權不存在,便不會有真正的表達自由,因此沒有有效的民主」。

限制私隱權的措施,包括監控通訊設施,只能由法律判定其合法性。它們必須為了達成合法的目的,並與所追查的目的施行合符比例的行動。 [1] 如果沒有堅定的立法和司法體系制衡行政部門的監控權力,有力地保護媒體和為公眾利益的告密者,會發生濫用情況。

我們謹此呼籲所有政府,特別是OGP成員:

  • 意識到有需要更新現有的私隱條例和人權法,以反映當代的監控技術和科技。
  • 承諾並投入參與OGP的行動計劃 (OGP Action Plans),在2014年十月完成檢視國家法律,確定有必要調正改革的目標,通訊監控行動必須合法和合比例,以保障新聞自由,保護合法地揭露濫用國家權力的告密者。
  • 承諾及投入參與他們的OGP行動計劃,使監控機制、出口的監控技術、用於推行監控技術的支援,國與國之間公民數據共享的協議都能透明化。。

[1] 通訊監控措施之人權應用的國際原則( https://en.necessaryandproportionate.org/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