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聯署:致 Facebook「實名制」的公開信

這是一封由「無名的聯盟(the Nameless Coalition)」及國際各非政府組織(包括全球之聲, Global Voices)撰寫及聯署的公開信,他們的立場代表曾因Facebook「實名制 (“authentic identity”)」而遭受傷害的人。

獨立媒體(香港)參與聯署,我們特別對「實名制」對網絡及言論自由的負面影響深表憂慮。在去年佔領運動期間,不少 Facebook用戶突然被停戶,並以違反「姓名規定」為由,要用戶改用「真實生活中使用的名稱」才可重新開戶。在Facebook稱這政策可「有助我們保障社群安全」的同時,本聯署的促成足證其對全球不少社群,如少數性向(LGBT)社群、小數族裔社群等造成深切傷害。Facebook作為社交媒體,坐擁14億的用戶,達全球人口接近四分一。「實名制」的影響,早已超越「社交」的範疇,更是一種文化及社會的影響。在不少東南亞高壓統治的國家,「實名制」更令人擔憂將成政治監控的工具。

我們懇切呼籲社會各關注網絡及言論自由的人士,一同聯署,要求Facebook改革「實名制」。聯署譯本如下:

致 Facebook

我們致函的目的,是促請 Facebook 改革其「實名制」政策。我們認為,Facebook是時候為所有用戶及視 Facebook作重要發佈及網上表達與交流平台的人,提供更平等的待遇及保障。
 

我們是一群關注婦女權益、本地及小數族裔社群、LGBT性向社群、及一眾認為 Facebook「實名制」政策具有文化偏見與技術性缺憾的團體與聯盟。我們的立場代表:

一、法定登記名稱不符合其性別身份的跨性別與變性者

二、為保護自己免受身體暴力、高壓政權的法律威脅而匿名與修改實名者,或因對性別、性向、宗教信仰及政治活動而被騷擾者

三、因攻擊者濫用Facebook「假名舉報」舉報選項而被噤聲者

四、其合法名稱不符合由Facebook任意訂立的「實名標準」者

儘管 Facebook 承諾改革這些政策,但卻仍舊維持一個忽視非西方用戶處境的制度,使用戶身陷險地、無視他們的身份、剝奪其言論自由。

 濫用舉報使弱勢社群用戶噤聲

根據 Facebook現行的政策,用戶須以其在「現實生活(real life)」的名稱開設帳戶。其時,Facebook並不會要求用戶提供身份證明。

任何用戶,只要聲稱其他用戶違犯這項政策,便可輕易地舉報。舉報者並沒有責任為其舉報提供證據。用戶可無上限、無限期地舉報,這等同默許針對特定目標、無休止的舉報,使政策在執行出出現不公平,並為一些希望傷害上述社群的人士,提供既危險又有效的工具。一個被濫用的舉報,足以使用戶永遠地噤聲。

根據全球少數性向(LGBT)社群的Facebook用戶的報告,在南亞、東南亞及中東均出現一些組織,它們(有時甚至透過Facebook發起)集體行動,以「濫用舉報」功能,使性少眾噤聲。

身份證明無法反映「現實生活的名稱」

面對「濫用舉報」這情況(撇開舉報的性質),用戶如希望保留其帳戶,必須提供身份證明。Facebook明確指出,個人檔案名稱不一定與其合法名稱相符,更反覆地強調無須提供政府簽發的身份證。然而,Facebook在審核「濫用舉報」過程所要求提供的ID種類(無論是政府還是私人簽發),不一定記有該名人士的暱稱或其在「現實生活」的名稱——特別是跨性別者及其他為保護自己而匿名登記者。而來自私人機構的身份證明,大多可追溯回該人士的合法身份和政府簽發的身份證號碼。

這身份驗證過程對因安全或私隱理由使用法定名稱以外的名稱者帶來真實的危險。在某些個案裡,Facebook以用戶名合付政府簽發身份證的政策,恢復其帳號,使用戶身份曝露於曾對其施暴的前伴侶、政治性攻擊,及真實世界的暴力。

用戶投訴無門

多年來,Facebook已熟知其上訴服務的缺憾,卻未有改善。一些未能提供Facebook接受的身份證明類別的個人,再沒有其他方法上訴。身份證明文件必須在十天內提交予Facebook,這對不能每天上網者十分不利,他們大部份也居於非西方及發展中國家。如不能在限期內提交ID者,其帳戶就會被封鎖,令他們不能與其他用戶溝通,也不能下載其帳戶的資料數據。沒有上訴渠道提供給這被踢走的用戶去重新登陸帳戶。

ID程序:危害用戶資料

Facebook表示會保障用戶提供的身份證明,卻沒有說明會如何保管其資料。鑑於用戶大多使用沒有加密的電郵提交身份證明文件,對那些參與政治活動而被監聽的用戶尤其不利。

法律爭議

按照國際人權標準,任何公司均要尊重人權,有責任彌補因其生意而帶來的問題。此等歧視性的排斥用戶政策,也違犯了歐洲聯盟相關法例和及美國民權法律的精神。如Facebook維持其政策與實行方針,置婦女、女孩、LGBT等社群於危險的境地,將打擊公司聲譽。如公司希望妥善對待現有及未來的用戶,特別是那些身處較不發達國家的用戶,他們必須盡努力配合用戶的要求。

我們的建議

作為聯盟,我們要求 Facebook落實其承諾,保障所有用戶的尊嚴、安全及表達自由。為此,就其政策及程序,我們建議作出如下改動:

一、承諾在合適的情況下,容許匿名及非法定名稱。公司可透過諮詢公民社會及研究當地法律,發現當使用真名或日常稱謂會對個人構成危險時,彈性處理。

二、要求舉報者在舉報時提供證據。這些證據可以書寫、選項或文件的形式呈上。

三、增設用戶在不須提供政府簽發的身份證下,可以確認身份的程序。方法可以書寫、選項、文件、其他使用該匿稱的平台連結。

四、為用戶提供提交個人身份資料的技術性指引,說明個人資料的具體使用及存放細節。提升用戶使用已加密電郵提交個人身份資料的能力,使他們的私穩在傳送過程有所保障。

五、為被封鎖帳戶者提供堅實的上訴程序,讓他們有渠道提出覆檢、提交不同種類的證據或與Facebook員工見面,特別當個案涉及安全問題。

我們期望能與Facebook一起,就其實名政策建立能發展具體及有意義的改變,以保障所有 Facebook 用戶均能享有言論自由。我們要求Facebook在10月31日前作回應。我們所代表的社群深深感受到這政策對人造成的傷害,我們會一直作倡議,直至有根本性的改變出現。

聯署(不斷更新):

  1. 獨立媒體(香港)
  2. G點電視 
  3. 鍵盤戰線
  4. 女同學社
  5. 跨性別資源中心(TGR)
  6. 彩虹行動
  7. 跨性別權益會
  8. 香港彩虹
  9. 新婦女協進會

英文原文:https://advox.globalvoices.org/2015/10/05/open-letter-facebook-must-change-its-broken-real-name-policy/

香港聯署facebook event:https://goo.gl/JXpX6D
個人聯署網址:
https://goo.gl/JXpX6D

李承鵬批評中國盛產「敏感瓷(詞)」 800萬粉絲微博即被封

li

圖:看中國

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轉載至泡泡網

簡體中文:李承鹏批评中国盛产“敏感瓷(词)” 800万粉丝微博即被封

文:陳善恩

(獨媒特約報導)近日,內地著名作家兼微博大V(即經認證的知名評論人士)李承鵬在微博的賬號遭封鎖,疑與他日前在北大演講時呼喚言論自由、抨擊時政有關。中共不怕得罪擁有800萬粉絲,封鎖李的微博,可見中共打擊網絡言論的手段,只會有增無減。

中國人正失卻說話的能力

本周一(7日),以敢言著稱的李承鵬,微博紛絲達800萬,被指是「激進自由派」,向來在微博評論時政,特別重言論自由。以往他亦多次被「短期禁言」,不得在微博發帖,今次卻是第一次被封鎖賬號。事緣早前李承鵬到北大演講,題為《說話》。他指《說話》是動物的本能,但現在大家都違背了人類的本能,批評中國人「正在失卻說話的能力」。演講中,他諷刺現今的中國是個瓷器大國,盛產「敏感瓷(詞)」,如民主、自由、政改等詞都被禁。中國人唯有「發明」一些新詞,好像河蟹、斯巴達。李承鵬嘆息這並不是文字的創新,是言論的退步。

他指問題出現在權力體系,暗示中共覺得「民眾沒有言論的權利」,自己反而擁有「懲罰言論的權力」。這是「傲慢」和「自閉」的表現。他以美國《反煽動叛亂法案》的例子說明限制言論自由是破壞國民的創造力,只會使國家吃虧。李承鵬表示,自己只是追求應得的權利--說話和寫作的權利,「言論自由既是民主的第一個要求,又是它最後一道防線」。

正因李承鵬用字直接,「踩到中央底線」,其微博賬號馬上遭封鎖。一向與李對立的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則發表評論文章,斥責他「語言激烈、尖刻,差不多篇篇『罵政府』」,更指「激進自由派必需有底線意識」,不能濫用話語權,「嚴重違憲的言論不可能在中國暢行無阻」,明顯是對李承鵬及其他「激進自由派」人士作出警告。

李承鵬 -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2013年李承鵬的新書:《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書中充滿他對國家和民族的批評與反省。

微博正逐漸褪色

在中國這個限制民眾言論的社會,微博相對是個限制不大的平台,讓博客能夠發表個人意見。但眾所周知,每當有一些較「激進」的言論出現,當局便會馬上刪除帖子,實際上是嚴密監控民眾的網絡自由。李承鵬今次的演講究竟有何地方是「嚴重違憲」?演講中並沒有提及「反共產黨」等字眼,並不是特別「激進」,也只是抒發己見,但當局卻封鎖其微博賬號,明顯進一步打擊網絡自由,甚至有網民質疑中共手上有一份社會知名人士名單,會陸續封鎖他們的微博賬號。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政府數據顯示,今年微博用戶人數比去年下降9%,不少人改用微信(WeChat),原因不免與中共收緊微博的言論自由有關。隨著用戶增加,相信中共亦會對微信作進一步監控,網絡僅餘的自由不再。

201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信護的決定》,其中第五條將「實名制」應用到所有互聯網社交媒體,包括微博,要求用戶必須使用真實身份註冊賬號。另外,網絡服務提供者亦需將所有用戶發佈的信息保存6個月,並在公安或國家安全機關依法查詢時提供技術性支援。透過條例,政府除了可清楚知道發佈言論者的身份,亦隨時可以查看他們的帖文,要限制評論人士的活動也就更加容易,李承鵬的事例正好說明這點。

當民眾失去說話的能力,只懂逆來順受,國家不受監察就只會退步。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期間到北京清華大學演講,也提及自由對話在中國的重要性。一個社會如果連網絡的自由也容不下,要實現政治開放也就更難。若中共再次收緊網絡自由,恐怕最終吃虧的是自己。

參考:
《李承鵬北大演講:說話》明鏡新聞
《單仁平:@李承鵬被銷號,早晚注定發生》環球網評論
《從微博到微信,中國網絡言論空間在困境中演化》紐約時報中文網
《微博敢言大V「大眼」李承鵬遭銷號》新唐人電視台
《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新華社

編輯:方鈺鈞

時事漫畫家Cuson Lo帳戶被封 再揭FB投訴機制漏洞

cuson lo_20140611

圖:諷刺中共以溫水煮蛙方式繼續「煲滾啲」香港人。(Cuson Lo)

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獲「泡泡」網站轉載。

(6月12日按:Cuson戶口已經解封)本地知名時事漫畫家Cuson Lo的Facecbook 帳戶今早突然被封,估計和昨日張貼諷刺國務院發表一國兩際白皮書的政治漫畫有關(見上圖)。許多網民在Facebook替Cuson不值,自行上載原圖,呼籲Facebook封鎖他們,又留言支持。有網民更發起網上聯署,要求Facebook解釋封鎖政治漫畫家Cuson lo個人帳戶的原因,否則解除封鎖。組織「社漫」以漫畫聲援Cuson

事實上,今次並非Facebook首次被利用作滅聲工具。其投訴機制並不透明,用戶只知道若在一段時間內就某一帳戶發出大量檢舉投訴,帳戶便自動被封鎖,容易為人利用。以往每逢本地政治「敏感」時刻如「七一」、「六四」均會有社運人士帳戶被封。如2012年的六四前夕,Cuson Lo及其他社運活躍人士如郭家、梁國雄、李偉儀、Willis Ho、Benson Tsang的帳戶同遭封殺。

此外,曾有前facebook僱員表示,Facebook早已把删相審查的工作外判至發展中國家。當地僱員薪金微薄,甚至不知道自己替全球知名網站工作。去年著名獨立紀錄片製作人及人權教育工作者艾曉明以半裸照片抗議內地侵犯女幼童惡行持續,並聲援女權工作者葉海燕。獨媒在Facebook專頁上載該相片後遭到删除,重貼亦不能避過删相命運。同時,大量展現母愛的母乳餵哺情景亦因顯示女性乳頭,往往遭到删除。

根據資料,Facebook於2013年用戶數目超越12億同年收入達79億美元,其中九成來自廣告收益,針對流動電訊裝置的增幅更為明顯。Facebook的廣告收益,豈不正從每一位用戶資料賺取?作為Facebook用戶滲率高踞全球的香港,每月活躍用戶達430萬。超越純粹娛樂或宣傳機構/ 運動的心態,進而了解和監察Facebook的運作,實在是不容忽視的課題。

網民撐Cuson留言:

  • Judy Tse:「封晒全世界吖笨!支持 咳神」
  • Edward Pang:「FB 最蠢就是這個。你能BLOCK掉全部人嗎?」
  • Kelvin J R Li :「本來Cuson粉絲才會看的漫畫,所有人都在傳閱!多謝五毛!」
  • Alex Kwok:「有本事block 埋我。讓這個圖滿facebook開花。」
  • YL Lau :「咳神,我以前試過,你直刻email facebook,講清楚係被人惡意舉報,佢地就會覆你,account開通之後,即刻將佢轉做外國注冊加美國英文版,即刻無事。如果有需要幫助,可PM我。」
  • Leo Chan :「FB根本就是垃圾,大家也是少點上FB,多點做實事。」

參考文章:
女性乳頭窺不得? Facebook審查艾曉明、母乳餵哺圖
影像報導:臨近六四,臉書機制助打壓
FB 國度:強調義務多於權利的領域
面書上,大家都在裸奔!
美社交媒體與執法部門:誰有權獲取用戶資訊?

 

網路禁言!?香港網路自由面對的三個危機研討會

10339571_424843320991680_2764738243883895890_n

通識名教師梁建勳Keith Leung入稟高等法院,要求高登交出部分網民資料,作日後提告網民誹謗之用。大律師陸偉雄表示若網民言論涉及刑事成分,可以不誠實意圖取用電腦罪作檢控。究竟網上言論會否涉及刑事?加上一年前東方報業集團告高登事件,令人懷疑他們的目的是否利用針對公眾參與的策略性訴訟(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SLAPP)製造寒蟬效應,要網民收聲?網民又應如何應付?

政府於2006年開始就數碼環境中的版權保護,考慮修改現行的香港版權條例。政府向立法會提出《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由於修訂沒有保障二次創作和網上傳播權利而被人質疑是網路23條,是政府為了收緊言論自由的政治工具而被推倒。現時政府就對二次創作的爭議部分完成了諮詢,怎樣豁免當中的版權才可以保障二次創作和網民日常的行為?

歐盟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判決個人應該有「被遺忘的權利」( right to be forgotten),認為若以網路搜尋引擎搜尋某資料主體姓名,結果出現包含該資料主體相關資訊的網頁時,則資料主體/個人可要求搜尋引擎業者刪除該搜尋結果,結果引發侵犯言論自由的爭議,在尊重個人隱私權的同時,此權利被用作修改歷史?

由鍵盤戰線以及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舉辦的研討會,以近期於網絡上發生的事情出發,並邀請了嘉賓講者與我們一同探討網絡自由面臨的威脅。

歡迎DSE同學作通識IES訪問

由鍵盤戰線以及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舉辦的研討會,以近期於網絡上發生的事情出發,並邀請了嘉賓講者與我們一同探討網絡自由面臨的威脅。

日期:2014年6月14日
時間:1400-1630(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就《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立場記者招待會將於論壇完成後開始)
地點:香港理工大學 Y306

講者:陸冠宇先生(鍵盤戰線代表)
蔡騏先生(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法律顧問)

嘉賓講者:林祖舜先生(高登CEO)
莫乃光先生(立法會議員)
毛孟靜女士(立法會議員)
方鈺鈞女士(獨立媒體(香港)代表)
庫斯克先生(著名通識教師,blogger)

主持:鄺頌晴女士(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代表)

內容包括:
從補習名師告網民誹謗/高登613事件中探討香港網民該如何面對針對公眾參與的策略性訴訟

有了戲仿豁免之後,版權修訂是不是網路廿三條?

什麼是在網路上被遺忘的權利?探討在網民的私隱權和知情權之間孰好孰壞?

Facebook活動專頁

網絡掃黃新浪遭殃 年輕網民戲謔「經歷文革」|China: Anti-Pornography Campaign Targets Tech Giant

126433665_13983914224211n

 

圖:人民日報海外版

 

文章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翻譯及轉載至Global Voices Advocacy網站。

English: China: Anti-Pornography Campaign Targets Tech Giant

中國當局雷厲打擊網絡色情內容,最新「犧牲者」竟然是一直協助政府審查網絡言論的新浪網。新浪網的讀書頻道和視頻節目中傳播淫穢色情信息,執法隊更詳列新浪的淫穢作品名稱、點擊率及相關經濟收入。當局擬吊銷新浪的《互聯網出版許可證》和《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即禁止它從事互聯網出版和傳播視聽節目的業務。

「掃黃打非-淨網2014」自4月中旬高調展開,負責部門包括「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和公安部。 預計行動將實施至11月。各大官媒紛紛幫手宣傳造勢,撰寫評論作專題報導。中國80後和90後年輕網友戲稱,「我們總算經歷文革了」。 中國網際網路協會更提出建立色情黑名單信息共享機制,得到各大網絡企業及網絡服務營運商大力響應,包括迅雷、奇虎360、百度、網易;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最諷刺是新浪也表示響應。

行動至今,十多日來政府已查封110個色情網站及頻道,3300多個博客、微信、論壇等帳號,攔截色情廣告超連結7000多條,刪除涉黃信息達20餘萬條。逾20個文學網站被整頓,如搜狐原創、幻俠中文網、岳麓小說網、看書網等。 南方都市報更報導,部分網頁遊戲公司收到通知,研發中的遊戲人物不能再露出敏感部位,短袖、短褲及泳裝比基尼等服裝,遊戲中男女主配角不得有任何形式的身體接觸等。

不過,網民則紛紛質疑,認為政府所謂的掃黃行動,醉翁之意不在酒。有網民質疑,「更黃的大有人在」,何以對新浪下重手,更認為這和新浪微博太有影響力有關。新浪微博註冊用戶逾億,又在美國掛牌上市。雖然新浪一直配合政府的網絡監控措施,卻仍然阻不停網民刷邊球等各種方式傳播敏感訊息。是次政府只是以淨網之名,繼續肆無忌憚打擊網絡言論。

事實上,今年並非中共首次進行「掃黃打非」行動。 2012年,在北京辦了十年的《經濟觀察報》,有傳因為報道北京大雨,而遭到市文化局掃黃打非辦的查禁,罪名是「異地辦報」。同時中共亦高調借「掃黃打非」之名,嚴厲打擊「西藏分裂分子」進行出版宣傳,建立藏出版物審查機制,務求「實施構築地面、空中、網絡三位一體的反滲透防控體系」。難怪當年已有網民@WL Yeung寫道「十八大前夕,北京又要以掃黃打非的名義進一步控制與打壓言論自由。」

網民如是說:

  • 賴永獻 ‏@aac_ 21h:新浪網作為封殺網上的急先鋒,深得有關部門賞識,居然還會被如此重罰,只能推測是幕後高層派系內鬥,殃及池魚
  • Wayne Janh:大官打炮都沒事,我們打手槍都不行
  • 侯政宏:再次體現了一黨專政、隻手遮天
  • Jake Lee:祇準官員包二奶,不許賤民睇鹹書?

 

締造開放、透明、自由的數碼政策--獨立媒體(香港)就「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的意見書

5542234897_b3a5dd8e9c_b

圖片來源OllieBray,按CC授權使用

前言:

近年隨著智能電話、軟件、雲端服務的興起和普及,「數碼資訊科技」的討論愈趨重要。政府適時推出「2014數碼資訊科技策略」,理應慶賀。可惜,閱畢這份按萬國商業機器(IBM)建議而制訂的未來資訊及通訊科技藍圖及策略,本會感到十分失望。諮詢文件發表在轟動全球的斯諾登泄密事件之後,「網絡監控」及「維護網絡私隱」成為數碼科技界別的關鍵詞,諮詢文件卻隻字不提。整份報告的焦點離不開商業角度,把數碼科技約化為相關企業及通訊商的生意藍圖,卻忽略它作為推動民間參與、公民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限制「數碼」策略所能討論及涵蓋的範疇。獨立媒體(香港)致力倡議及推動本地言論及網絡自由,對政府「2014數碼資訊科技策略」有以下意見:

(一)落實捍衛網絡自由政策

開放、自由及透明(Openness, free and transparency)是網絡及數碼界中最重要的原則和方向。我們建議政府制訂任何數碼策略時,必須考慮及加入這些原則:現有未臻完善的政策需要朝著這些方向修訂,任何新制定的政策則不應與它們有衝突。政府提到銳意發展數據中心和雲端運算樞紐,同時「與內地更緊密合作」。中國互聯網有惡名昭彰的「防火牆」,大量審查及删除網絡內容。香港與內地發展合作計劃時,政府需確保數碼資訊能夠自由流通,才不至失卻國際聲譽及商機。同樣,政府需竭力保障本地網絡自由,阻止一切形式審查。若有任何必要的審查及過濾政策,如政府提供的上網服務,政策需透明及公開,並必須公布過濾原則。我們並建議政府參考"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https://en.necessaryandproportionate.org/text)中所列出的十三項原則。

 

(二)加強保護私隱和網絡保安

今年六月底,美國前國家安全局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 把該國政府龐大的網絡監控計劃「稜鏡行動」公諸於世,引來全球憂慮。各國民眾皆想知道當地政府是否進行任何網絡監控,或向科技企業索取個人用戶資料的具體政策和指引。香港政府有沒有進行任何網絡監控計劃?有沒有和美國或其他政府共用數碼情報?政府採取什麼措施保護本地市民的資訊安全?如何提高市民在資訊保安方面的意識呢?尤其當諮詢報告建議增設wifi點時,保障公共場合的傳輸數據安全尤其重要。

現時,不少科技巨擘如谷歌、微軟均定期製訂《資訊透明報告》(Transparency Reports)(http://www.inmediahk.net/taxonomy/term/512693),匯報各國政府向它們索取用戶資料或要求删除內容。然而,根據香港大學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今年發表的《香港資訊公開報告》(http://transparency.jmsc.hku.hk/),提到近三年政府索取愈萬宗網民個人資料時,全無法庭命令。我們認為,政府應制訂統一而透明的行政指引,規範各部門提出相關要求時要遵守的原則及法定程序,預防網民私隱遭到無理侵犯。此外,政府亦應每年主動公布相關數字,增強網絡公民對網絡服務及提供者的信心。

(三)開放政府及公營機構的公共數據

文件提到「大數據」的可發展潛力,我們認為政府在推動發展大數據前,應製定更好的保障用戶私穩的法例,防止商戶出售用戶的數據資料,因為大數據裡醞含大量涉及個人用戶的喜好、政治立場、人物關係的資料,若被濫用出售,將嚴重侵犯私隱。譬如說,美國法院已正在審理Google 透過電郵用戶的數據去賣廣告是否侵犯私隱的問題,儘管這案例並沒有涉及數據的買賣。

香港在商業的垃圾訊息 (spam) 的處理上,已臭名遠播,正由於政府對私隱缺乏保護,未來若要發展「大數據」,一定要加強相關的法例,保護用戶私隱。

(四)開放政府及公營機構的公共數據

報告提政府設「公共資料入門網站」(data.one.gov.hk)方便市民索取公共資料。我們非常同意公開資訊可促進創新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可惜,目前香港乃全球發達地區唯一沒有《資訊自由法》的城市。文件提到入門網站只有14類公共資料,而且全由政府部門自行決定發放,明顯成效有限。

目前,政府不同部門掌握了大量寶貴資訊,這些資料,均以公帑開發,卻鮮有與市民、學術界、媒體和業界分享。譬如說,特區政府已運用激光雷達技術 (LIDAR – 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錄取了大量本地數據,這些數據資料在地形探測、環境檢測和三維城市建模等有很大用處,將為規劃和測繪業帶來新的技術革命,但政府卻拒絕與大學機構與業界分享數據資料,大家只有望洋興嘆。又例如環保署掌握大量城市環境數據,如各類污染物排放量,郤往往拒絕向環保工程公司提供有關數據,結果業界需要另外付出龐大人力及費用自行研究,費時失事,而公眾亦缺乏途徑去理解香港真正的環境狀況。此外,不同政府部門擁有及管有的資料如環境和本地樹木、交通運輸、土地等,現時只是有限度釋放,嚴重影響資料的應用性。

正如政府文件所言,開放公開資料供免費使用能帶來巨大效益。我們建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積極推動《資訊自由法》,取代現有效用存疑的《公開資料守則》,釋放所有非機密的政府及公營機構所擁有及管有的資料,並且以數碼格式編製,方便市民檢索及應用。同時把政府及公營機構持有版權的文件、錄像及影音資源撥至公共領域,便利公眾和相關業界的研究或應用(例如發展手機程式),以創造更多產業,為市民帶來更多有用資訊和更大方便。

(五)善用及推廣開放源碼軟件抗衡壟斷

政府可優先使用開放源碼軟件,以減少其他國家在數碼科技方面操控及壟斷的可能性,增加選擇及加強網絡安全。政府可沿用2004《數碼21》中對開放源碼軟件的做法,撥款資助及提供支援措施,以開發及完善開放源碼軟件,讓市民轉用安全、開放及自主的軟件。

(六)促進網絡媒體工業

文件(L)提到多項創意和媒體產業,但卻缺少近年急速冒起的新媒體工業,如網絡媒體。網絡媒體有些源自既有的印刷媒體,有些則是全在網絡運作,如《香港獨立媒體網》(inmediahk.net)、《主場新聞》(thehousenews.com)、《USP社運聯合媒體》(facebook.com/UnitedSocialPress)、《社會記錄協會》(socrec.org/web/)等等。然而,政府政策並未能跟貼科技發展,變相窒礙行業發展,如限制新媒體記者採訪官方活動。我們期望資訊科總監辦公室能為適時為政府提供最新市場實況,向政府各部門提供靈活指引及政策建議,如引介網絡媒體的發展與機遇,把過時的不合理措施拆牆鬆綁,促進創意產業的蓬勃發展。

(七)採納多元持分者的意見(multi-stakeholderism)

今年十月在印尼峇里舉行的互聯網治理論壇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除再次肯定這些原則,更提倡重視多元持分者的聲音。今次的諮詢文件,大量呈現私人企業角度,圖透過官方政策賺取更大利潤。本會必須提醒有關部門,文件提到增加免費WIFI設施、支助校園無線上網、電子書本學習等措施,涉及款項全由公帑支付,應就不同的項目分別作公眾諮詢,讓教育工作者、持份者及一般的市民了解計劃的成效及對相關領域的影響。如增設免費WIFI點時,應先調查各場地的使用量和特徵,不應盲目追求WIFI地點數量;推動電子學習時,亦應收集校方、專家、家長及學生意見。

多年來「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諮詢委員會」多由商界壟斷(包括資訊科技業界或私人企業),配以少量學術界代表,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是唯一社福界代表(近三屆才出現),此安排根本未能充份反映各持分者的意見。政府應擴大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加入更多元化的持分者如傳媒、學生、青少年、網上討論區及社交媒體版主等。

結語:

數碼科技已成為全球民眾重要的充權(Empowerment)工具之一。政府檢討、思考、制訂及落實相關策略時,不能只從商業角度出發,必須包括社會及文化向度,深信它能轉化及促進公民社會的成熟發展。互聯網乃高度公共參與的平台和空間,從下而上作出討論,我們希望政府相關諮詢亦能稟承此特性,營造真正多元、開放的數碼政策。

—-

政府諮詢網站:http://www.digital21.gov.hk/chi/

獨媒出席立法會「戲仿」諮詢公聽會

1397399_1406115532957067_176842513_o

圖:Sego Duff@鍵盤戰線及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獨媒倡議幹事方鈺鈞昨日出席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議,聽取有關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意見。她先列舉例子講解何謂「版權」:無綫電視早前播放電視劇《衝上雲宵》,因版權問題無發使用社會期待的陳奕迅《歲月如歌》。連無綫龐大的企業都不能獲得歌曲授權,何況普通的小市民?此外教科書年年加價,家長呼冤無門,這就是版權。

「版權」是法例概念,但這概念就是商業概念。但她重申,版權不單是商業經濟概念,它更有社會文化向度。第二,既然於版權業界而言,這只是商業概念,她支持不牟利為目的的個人用戶衍生作品(User generated content, UGC)都能獲得民事及刑事豁免。

現時惡搞、戲仿或再創作是社會和科技進步的體現,版權業界應面對現實,不必認為會損害其利益。歌手的演唱會和電影《狂舞派》並沒有因CD及電視的普及而失去觀眾和市場,重點是作品質素和誠意。

最後她提醒公眾及議員要留意「安全港」,即《實務守則》的諮詢未解決。網絡平台及供應商無責任充當判官,判斷內容是侵權還是二次創作,並將其移除。要求政府重新展開諮詢。

立法會錄影片段,獨媒發言內容在15:20分開始。(鳴謝:csmth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