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風冷雨 並肩前行--獨立媒體(香港)就商台終止李慧玲合約聲明

1621995_10152003688352153_251640644_n

淒風冷雨 並肩前行--獨立媒體(香港)就商台終止李慧玲合約聲明

昨日(12.2.2014)「無國界記者」組織才發表2014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香港排名自2010年已經連年下跌,最新跌至61位。報告亦用大篇幅闡釋中國這新聞自由排名175位的國家,透過強大的經濟力量、中聯辦插手干預香港、澳門,及其他方式插手台灣媒體,干預三地媒體運作,破壞多元媒體生態。可怕的是,在同一天,商業電台(商台)即時解僱任職10年的資深事時節目評論人李慧玲,令香港已進入寒冬的傳媒雪上加霜。

去年11月商台把李慧玲的節目在未經諮詢下調至傍晚時段,昨日趁她在外採訪期間,以電郵方式通知其被即時終止合約,更粗暴地不准她收拾其辦公室物件--即包括她多年來的新聞筆記資料原材料。商台只抛出「君子相分,不出惡言」八字而拒絕評論事件,獨立媒體(香港)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歷史不斷重演。多年前商台同樣忽然辭退時事評論節目主持鄭經瀚、黃毓民。商台這間公司是否作風一貫如是?與政府商討續牌時,便以辭退經常抨擊政府的主持作為談判籌碼?商台作為持牌廣播機構,是社會公器而不是「私人俱樂部」。任憑高層喜惡而無理辭退為公眾發聲的時事節目主持,實在不負責任,直接斷送本地新聞、言論及表達自由。商台必須盡快解釋辭退李慧玲的原因及理據,還她和公眾一個合理交代。我們同時要求政府和商台公開洽談續牌細節,讓公眾在陽光下監測過程,而不是黑箱作業。

獨立媒體(香港)在此向各位一直以來堅守本份,在公營或私營傳媒機構任職的媒體工作者致敬。面對權貴甚至公司高層的壓逼,你們仍然竭力捍衞媒體自由。我們相信,一宗比一宗更荒誕的新聞打壓事件,只會更激發傳媒工作者對政治及專業的熱情,繼續奮力戰鬥,而不是棄守。

我們認為新媒體和傳統媒體有著互惠共生的關係。獨立媒體(香港)作為推動新媒體及公民記者運動的一員,我們會與傳統媒體工作者共同並肩,繼續監察政府,批評時政,一起為草根發聲,建立多元媒體生態。

獨立媒體(香港)
2014年2月13日

要求無綫電視立即撤回封殺令

NOTVB

 

要求無綫電視立即撤回封殺令--
獨立媒體(香港)就無綫電視封殺壹傳媒的聲明

無綫電視昨日發出聲明,稱壹傳媒在免費電視發牌事件上「針對」它,「作出失實報導,發牌與否為政府決定,絕非無綫電視可能影響」。宣布把壹傳媒屬下所有刊物列為不受歡迎媒體,無綫及其藝員的活動將不接受壹傳媒記者採訪。本會認為無綫輕言封殺個別媒體,作出極壞先例。我們反對任何形式打壓、干預新聞及採訪自由,強烈譴責無綫電視不合理的採訪限制。

不久前才被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濫用支配地位及優勢,從事反競爭行為的無綫電視,長期剝奪和操控本地藝人和歌手在其他媒體亮相的權利。今次更變本加厲,企圖以壟斷娛樂事業的地位,及旗下藝人和歌手作為籌碼,教訓「不聽話」傳媒的,行徑令人不齒,容易造成寒蟬效應,震懾其他與它有合作關係的媒體。更可怕是讓其他公私營機構效法,嚴重打擊本地言論、新聞及採訪自由。

無綫電視不只是普通的上市公司和私人機構,它所持有的免費電視牌照需向政府申領及定期續牌。法例列明免費電視「影響力廣」,所以必須接受嚴格監管,包括《廣播條例》(562 章)和《廣播(雜項條文)條例》(391 章),以及相關附屬法例。持牌人還須遵守牌照條款及條件,以及通訊局發出的各項業務守則,如節目、廣告及技術標準守則。再者,香港《防止賄賂條例》(201章) 附表一更清楚訂明,無綫(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屬於「公共機構」。它乃公器,社會及公眾同樣有權監管其運作。

近年,無綫電視自我審查形同官方喉舌的情況愈趨嚴峻和明顯。前新聞部主播柳俊江公開斥責它新聞編輯方針有問題,節目封殺立場不同的泛民及激進派人士之說甚囂塵上,其事時訪談節目《講清講楚》更被統計出八成多嘉賓是政府官員及建制派人士。在免費電視發牌一事上,更以《東張西望之電視牌照風雲》明目張膽為政府說項。本會於今年三月進行的電視節目意見調查顯示,多達64%受訪者「不滿意」無綫電視節目,有23%更表示「極不滿意」。

作為本地主要免費電視持牌機構,無綫擁有七條模擬及數碼電視頻道,有「新聞及資訊部」和專屬新聞頻道(數碼頻道83台「互動新聞台」)。其「新聞及資訊部」的《專業準則及道德守則》,提到「完全明白作為香港其中一間主要新聞機構所應負的特殊責任」,如「要避免任何自大傲慢的行徑」及「要以坦誠有禮的態度面對公眾」。本會認為這〈守則〉同時適用於無綫電視本身。它作為大眾傳播媒介的重要一員,營運方針理應包括對社會的使命感和承擔,致力促進及維護言論、資訊、新聞及採訪自由。遺憾地,無綫電視過往「河蟹」事件及今次封殺個別傳媒的行徑卻粗暴地扼殺上述各種自由。

我們嚴正要求無綫電視立即撤回對壹傳媒的「封殺令」,並對今次無理行為,鄭重向公眾道歉。假如無綫不撤回聲明,它實在不配繼續佔用珍貴的頻譜資源。事實上,無綫電視過去經常違反通訊局多項監管條例,既然其牌照將於2015年到期,我們將要求通訊事務管理局、特首以及行政會議把這些違規事項一併考慮,拒絕續牌予無綫電視。

獨立媒體(香港)
2013年11月22日

尊重網絡多元聲音 勿姑息網絡攻擊

網絡攻擊

獨立媒體(香港)就《主場新聞》網站遭受攻擊發出聲明

《主場新聞》上周五遭受嚴重網絡攻擊,並發出「我們絕不屈服 他們不會得逞」聲明

這是繼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大紀元》,再有本地機構遭受惡意網絡攻擊。《主場新聞》受到「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DDoS)」,令網站流量急升至正常水平的300倍,最終網站停頓。本年四月《香港獨立媒體網》也受到同類型網絡攻擊 。

香港一直是資訊自由港,接二連三的惡意攻擊明顯是打壓互聯網上的多元聲音。我們在此嚴正讉責幕後黑手,督責警方認真查辦。同時呼籲大家尊重異見聲音,切勿姑息破壞網絡自由的惡行。

不容黑社會文化摧毀公民社會--獨立媒體(香港)反暴力聲明

protest

昨日(8月11日),梁振英出席天水圍地區論壇,結果場外有示威者遭到語言及暴力恫嚇,甚至多人圍毆一人情況。這批在傳媒鏡頭下仍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多次施加肢體暴力、拳打腳踢的兇徒,明顯干犯刑事罪行,如《侵害人身罪條例》。我們對這些行為感到非常厭惡。連同早前發生多宗記者暴力事件,如學民思潮成員出席「佔中論壇」被襲、多宗記者及攝影記者採訪時遇襲,足見以暴力妨礙新聞及言論自由的趨勢日增,此風絕對不能助長。我們對此極度忿怒,並強烈讉責指使他人及直接行兇者。

從傳媒及網上傳流的短片及圖片,我們有理由相信,反對政府的示威者遭暴徒襲擊時,警員刻意縱容,事後亦鮮有暴民被拘捕。警方「隻眼開隻眼閉」,嚴懲反政府示威者,動輒檢控(甚至低調通緝),卻待直接施暴者以寬,讓兇徒逍遙法外。這荒謬不公、順應當權者的執法方式已經迅即破壞香港的社會安寧,助長以暴力解決問題的惡行。多次不檢控和輕判足令歹徒心存僥倖,以為享有特權,不會受到法律制裁。事實擺在眼前,較早前一人從後襲擊記者,到混亂中暗地腳踢學民思潮成員,直至昨日光天化日鎂光燈下毆打示威者--行徑有如黑幫情節。這種儼如黑社會式的暴力文化正火速蔓延,一發不可收拾。兇途已經變本加厲,直接威脅本地公民參與集會、示威及遊行的人身安全。本應除暴安良,維護法紀的警員竟然成為幫兇--我們悲憤莫名,警方表現實在可恥!

文明自由的社會裏,持任何意見人士都理應享有免受暴力對待的自由,記者亦應享有高度採訪自由,不會因職責而受到無理傷害。

警方從人民授權,獲得公權力成為執法者,任重道遠,更需要竭力保護人民發表意見的自由,保障每一個公民的人身安全。我們要求警務處長曾偉雄敦促部下嚴肅處理,從速破案,不許同類事件出現。警務署應該發出聲明,斷然拒絕黑幫文化入侵公民社會,對暴力行兇者「零容忍」。

言論、表達和新聞自由乃香港引以為傲的原則。《基本法》第27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即使示威人士持反對政府的意見,他們都是行使《基本法》列出的權利,理所當然享有表達意見、集會及示威的自由。他們的聲音和意見應獲得尊重。我們認為,論壇外所發生的一連串暴力行為針對異議聲音,是公然挑戰香港的核心價值,並違反《基本法》。我們促請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均需發表反對暴力的聲明,以正視聽。並呼籲司法系統當機立斷,以阻嚇性的判刑嚴懲暴徒。

獨立媒體(香港)
2013年8月12日

獨立媒體出席「捍衞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記者會

943471_671605712866093_997559289_n

(獨媒特約報導)資訊科技屆議員莫乃光聯同多位泛民議員舉行記者招待會,支持「捍衞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的動議及修訂。又促請政府通過「資訊自由法」、「檔案法」,保障公眾可向政府索取應得的資料,以維護香港市民重視的核心價值和經濟發展優勢。在場記者、學者及民間團體代表均批評政府不願公開資料,剝削各方知情權。

泛民議員倡資訊自由法

議員范國威認為相關法案有助市民認識應有的公民權利,保障商業社會有效運作,並可監察政府是否合理地行使公權。修定案有六點,分別是保障記者的採訪權,盡快制定「資訊自由法」,香港電台的編輯自主,要求政府為新免費電視發出牌照,政府放棄以任何方式監控網絡,以及香港市民二次創作的權利。議員毛孟靜表示對現下的新聞自由悲觀,但決不能容許情況惡化。她擔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今年4月時表示年底將處理纏擾法的立法問題,「纏擾」一詞定義模糊,記者追訪採訪對象可能已構成纏擾罪行,憂採訪被限制,損新聞自由。

莫乃光憂慮近年香港的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都受到衝擊,即使政府否認網絡23條的存在,但每一條條例都可成新23條,如《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Cap.390)和《版權條例》(Cap.528)。修定時,政府很容易在修定或執行條文時「做手腳」,或濫用現有法例,如刑事罪行Cap.200《有犯罪或不誠實使用電腦》。

工黨代表何秀蘭和張超雄都支持「資訊自由法」,「檔案法」和「舉報者保密法」,加強監察公私營機構,制止違規及欺詐等不法行為。自從紀律部隊資訊數碼化之後,資訊發放收緊,外間不容易接政府內部訊息,影響新聞自由。何秀蘭質疑南丫島海難中海事處內部調查並無民事紀錄,對官員毫無問責制衡的作用。

學者、業界促政府檢討資訊開放制度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傅景華表示學術研究也受現時的法例影響。2007年時傅景華因研究地鐵增建幕門有否提升公眾安全而需向運輸署索取墜軌資料,被政府以《個人資料(私隱)條例》(Cap.486)中因為涉及第三者資料而拒絕提供資料,因而拖延研究進度16個月。他批評很多研究公共政策的學者索取資料時都遇上困難,認為政府需要檢討《公開資料守則》和相關條文。

獨立媒體(獨媒)倡議幹事方鈺鈞指,政府應保存有關政治決策和內部的檔案紀錄,讓公眾對政府的施政有跡可尋,使之成為香港歷史的文獻記載,還原事實的真相,以正視聽。獨媒在今年 2月18日就香港政府將要向聯合國提交《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三次報告的會議中,已促請落實「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亦獲近700名市民支持「監察政府,《檔案法》、《公開資料法》不能少」聯署。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指業界爭取「資訊自由法」索取應得的資料已有二十年,然而政府一拖再拖,以行政守則《公開資料守則》代替,更用法律條例《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將更多應公開的資料保密,她表示十分失望,要求梁振英實踐《2012年行政長官參選人新聞自由約章》第二條的承諾,「在任內積極推廣制定資訊自由法,營造更加開放的社會環境」,保障公眾利益。

920940_671605809532750_1568487474_o

記者:Alice Chui